是誰扼殺了他們生的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據悉,二零一一年十月,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腦科醫院又發生一起病人跳樓事件,病人從五樓跳下,據說被抬走時已無搶救價值。前兩年,該院也發生過病人跳樓身亡的事故,那人只有三十多歲,只因無錢治病從重症監護室跳樓自殺,令人惋惜。

其實,各地因無錢治病而自殺的都不少。現在醫院的醫療費普通百姓根本承受不起,得個感冒去醫院點滴就要幾百上千元。若得了重病,住到重症監護室,每天醫療費五、六千元,住院二十天就要十餘萬元,一般家庭根本無力承擔。而很多病又無法治癒,最終只能落得人財兩空。所以有些人就選擇了自殺這種極端方式。螻蟻尚且惜命,誰不珍惜自己的生命,然而是誰扼殺了他們生的希望?

追本溯源,現在人們被中共幾十年來灌輸了「無神論」、「一切向錢看」等等種種變異思想,使世風日下,道德急速下滑。人們心中的白衣天使變成了白狼:「縫肛門」事件、紅包送錯肚裏留紗布事件等等層出不窮。中共挑起的一次次群眾鬥群眾的政治運動,使人與人之間沒有了信任,互相傷害,落井下石,坑、蒙、拐、騙、偷橫行,使人精神緊張,心力交瘁。環境惡化、空氣污染、水污染、毒奶粉、地溝油、毒大米、假藥、假煙、假酒等,都在危害著人們的身體健康,造成癌症村、艾滋村及一系列心腦血管等流行病的發生。醫院早已人滿為患。是誰剝奪了人們的健康?是中共。

人們不去想根本原因或知道原因也在消極承受著。沒得病的暗自慶幸自己的幸運,得了重病的就得想方設法治病吧,而現在的醫療水平有限,對各種疑難病都無能為力,醫院在將病人的錢財榨乾後就將人推出門外。

然而,卻有許多醫院治不了的危重病人得到了神奇康復。僅舉幾例: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國經濟時報》以《我站起來了!》為題報導河北邯鄲家庭婦女謝秀芬在癱瘓十六年以後因煉法輪功恢復了行走能力。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演唱及錄製過上千首歌曲,曾被評為全國聽眾最喜愛的歌唱演員。一九八三年,三十九歲的關貴敏歌唱事業正達高峰,卻意外發現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為了治病,他休養一年,四處求醫,找偏方,並嘗試各種氣功,但都未見好轉。一九九六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紹下,關貴敏開始學煉法輪功,一年左右,身體痊癒了。

'汪志遠'
汪志遠

汪志遠先生曾在美國哈佛醫學院工作,卻身患世界五大絕症之一的「漸凍人」病,無藥可醫,但是參加法輪大法學習班的第一天時就全身舒暢,發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現象,如體內滾滾熱流湧動,莫名地持續流淚,一路上多次找廁所大量小便等;修煉三個月的時間,身體狀況完全恢復正常,一度六克的血色素(不到正常男子的一半)也都正常了(而人的血細胞周期需要一百二十天),體重從一百一十多斤恢復到了一百五十多斤。《波士頓環球報》記者聽說此事來採訪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看到汪志遠正在跑步!

還有一位山東大法弟子投書明慧網講述她見證的奇蹟:「前不久的一天下午,丈夫突然嘔吐不止,經醫院檢查確診為多發性腦梗,要住院半個月。我告訴醫生沒有醫保,不住院。晚上八點回家後,他就開始聽法輪功師父講法錄音,第二天學煉五套功法,煉功幾天不但腦梗好了,心絞痛也好了,折磨他三十年的頑疾,皮膚病不翼而飛,他的皮膚病是上火得的,癢起來鑽心,身上層層疤痕,晚上從來沒睡過好覺,衣服一脫就開始撓,沒有藥能治,修大法一身頑疾不治自癒。親朋好友無不感歎大法的超常與美好,現在婆婆大姑姐,小姑妹已走入修煉。

「我的一個朋友嫁到韓國,零九年生二胎時,嬰兒腦癱,還有心臟病,婆家給她壓力很大,婆婆不搭理她,丈夫不要這個孩子,理由是沒有錢治療,養不了這孩子。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打電話跟我訴苦,我說無論如何你都不能遺棄這孩子,因為是你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的,你有義務把他帶好養大,她說多家醫生會診孩子將來不能自理,即使能活下來對家庭也是個累贅。我告訴她只有一個辦法,對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出現奇蹟,改變你們的命運。

「後來我女兒去韓國,我給她隨身聽下載了師父講法錄音,朋友就給孩子放師父的講法聽,逐漸發現孩子的智力與行為很正常,聰明可愛,現在兩歲已經上正常孩子幼兒園,孩子的爸爸、爺爺、奶奶都喜歡的不得了。我的朋友非常感激師父,大家都知道腦癱是世界醫學史上攻克不了的難題,聽大法不治自癒,真是神奇,不可思議。大法給她一個完整的家、一個健康的兒子,是大法改變了她的命運。」

這樣的事例很多很多。修煉法輪功和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都可以使人達到身心健康,只因中共的迫害和惡毒誣蔑,使很多人即使得了重症也不敢煉法輪功,不敢承認法輪大法好,失去了得救的機會。那麼,是誰扼殺了他們生的希望?還是中共。

中共對法輪功真、善、忍的迫害,破壞的是中國的傳統道德和社會資源,傷害的是全體中國民眾的身心健康。您還能說迫害法輪功與您無關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