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迫害紀實(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州市所謂的「法制教育學校」是中共非法私設的一個黑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於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設立,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和人身自由,強制洗腦(下文簡稱「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廣州亞運會期間及之前,廣州當局綁架法輪功學員於此進行迫害,洗腦班一時人員爆滿,並將法輪功女學員李紅霞迫害致精神崩潰。亞運會後,洗腦班仍在肆虐,至今不止。在這個邪惡的黑窩,長期有猶大為虎作倀。二零一零年中共「兩會」 期間,中共又弄來靳雅佳等五人的所謂「演講團」到洗腦班和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招搖撞騙。當今還在洗腦班行惡害人的猶大有陳穗玲、陳麗霞、禤錦霞、黃忠誠等。

明慧網曾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迫害紀實(一)》)、十二月一日(《「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迫害紀實(二)》)連續刊發長篇調查報導予以揭露,本文承接該報導,簡要記敘亞運會後此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廣州譚崗勞教所入口(現在廣州法制學校設在裏面)
廣州譚崗勞教所入口(現在廣州「法制教育學校」設在裏面)


現在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

這個臭名昭著的洗腦班,原設在廣州石井鎮槎頭西洲北路五十六號,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底搬遷至位於廣州慶槎路一八三號的廣州市譚崗強制戒毒所內的廣州市譚崗勞教所內。

具體位置:出西洲北路口左拐,順著大路一直走大概一公里多就能看到崗樓,對面是嘉忠物流中心,往前是譚村牌坊。這段圍牆內為監區,再往前就看到大門了。門前只掛「廣州市譚崗強制戒毒所」的牌子,在大門裏不遠一棵樹上掛一小牌「廣州市譚崗勞教所」,而「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在這裏根本不掛牌,這說明邪惡更隱晦、更見不得光。面對大門,左邊是廣州市第二、第三看守所;右邊是廣州市六十三中學。車站在右邊。站名是凰崗站或湖天貨運站。可乘公車:17、839、228、521、830、280、563、705等。

洗腦班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是在一棟只有一層的建築物內,十幾間房,男女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在同一層,每人單獨關押,房門在外面反鎖。一邊房間有獨立衛生間、有水龍頭,另一邊沒有。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一般被關在有獨立衛生間的房內,平時就在裏邊洗涮,一般不准出來。衛生間沒有門,建一面牆擋至脖子。每間房門都挖掉一塊邊長三十釐米的正方形,鑲上透明的有機玻璃,室外值日保安、警察(不分男女)每隔幾分鐘就逐間房明目張膽的探頭探腦。房內屋角裝有一個黃豆大小的攝像頭,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二十四小時均在攝像頭和室外值日保安警察監視之下,女學員的房間,男保安男警察也可看來看去,沒有隱私可言。保安和警察的宿舍和辦公室在旁邊另外的建築物內。

一位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迫害期間,目睹了被惡警、惡人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下是其之揭露:

一、從早餐後到晚上睡覺前,不讓法輪功學員休息,全天候放誹謗大法的光盤;放中央焦點訪談誹謗大法片子及「天安門自焚」偽案;放一些亂七八糟的所謂講課、音樂、座談會等等,使法輪功學員的頭腦整天處於疲勞狀態。

二、把法輪功學員分開關押,每人被關在大約五、六平方米的小房間裏。在這個小小的房間內安裝有攝像頭,不准出門口,不准開門,二十四小時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除此之外,在每個房間的門上還有一大塊可窺視房內的可視鏡,門口設「執勤」,「執勤」可以隨時窺視房內。

三、安排猶大和惡人作所謂「幫教」,讓這些惡人給法輪功學員讀誹謗大法的書和其它邪的法門的書;不讓睡覺,並且把床撤掉;不給飯吃;罰站;動不動就拳打腳踢。

我目睹了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聽見法輪功學員被打後發出的慘叫聲。

一、綁架、劫入洗腦班

遭廣州市洗腦班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大體上分三種情況:一種是冤獄期滿再被劫入的;一種是遭「六一零」操控當地中共人員陰謀綁架劫入的;一種是散發真相資料遭惡告劫入的。

(一)冤獄期滿 再被劫入洗腦班

迫害中無數法輪功學員身陷囹圄。許多法輪功學員遭中共的監獄、勞教所等等黑窩野蠻的迫害,當他們的勞教期或被中共法院非法強加的刑期到期時,「六一零」仍不放人,而是把他們強行從監所直接劫持到洗腦班繼續關押迫害。

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就是如此,它與廣州市洗腦班串通一起,把勞教所期滿的法輪功學員全部強送洗腦班繼續迫害,美其名曰從新驗收,及格後才放人,極其惡劣。如羅春紅、張潤釧、譚燕生、駱麗萍等等在非法勞教期滿後,被直接強送市洗腦班繼續迫害一個多月。

廣州市男勞教所也不例外。家住廣州天河區的法輪功學員謝偉德於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勞教所;謝偉德本應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釋放,但十一月下旬,謝偉德又被轉移到廣州洗腦班繼續迫害。

又如唐秀榮。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上午,唐秀榮去超市購買東西時講真相遭綁架,在番禺區大學城派出所她拒絕拍照,被六、七個警察按在地上毆打。後被劫持到番禺區看守所拘留一個月。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在本人否認犯罪的情況下,唐秀榮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所外執行。番禺區看守所簽了釋放證明書(落款七月十四日)後,並沒有放她回家,而是強行把她綁架到廣州市洗腦班繼續迫害。

中共惡人將大學教師汪宏發從拘留所劫持到洗腦班的過程,就可見其醜惡行徑之一斑。

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城建職業學院汪宏發老師被廣州市海珠區「六一零」、公安分局國保辦、江南中街綜治辦、江南中街派出所構陷,被以莫須有的罪名行政拘留十五天。二月十五日非法拘留到期,當局仍不放人,直接將汪宏發綁架到廣州市洗腦班繼續迫害。

當天,汪的妻子鄧怡攜十歲女兒冒著小雨於八點前趕到拘留所準備接丈夫回家。八點五十分,江南中街派出所專區民警陳建華開警用麵包車載著綜治辦主任劉國財、徐仙妹、江南中街萬壽居委負責法輪功辦事員林創州三人,直奔拘留所準備帶走汪。為便於劫持,惡徒事先將汪轉到旁邊的看守所內。看著滿臉鬍鬚形容憔悴的汪宏發拿著東西走出監所,女兒失聲痛哭,大叫要爸爸,汪向外跑,不配合上他們的車。快到門口當下,陳建華迅猛暴力撲倒汪,汪的東西四散落地,後經鄧怡清點,不見了一台手機。汪身上的一個MP4及U盤被扣下,也不給清單。

當時場面很亂,由於家屬堅持接人和群眾圍觀,惡徒未能得逞,一個多小時後,惡人調來二輛警車、三個女警、六個男警,十多個便衣,硬推開鄧怡母女,一個高個子男警似乎是所長,全程錄像。最終汪宏發被劫持到陳建華開的車離去。

同時惡人還想誘騙母女上他們的車,母女不配合,在回家路上,幾台車和便衣對母女跟蹤。鄧怡質問這些人,將汪帶到哪裏,惡人竟不答。母女被迫到位於廣州大道南九百九十九號的海珠區政府東門的綜治維穩信訪中心詢問。對方扔來幾句冷冷的話:你也不是第一次啦,你應該知道他現在去辦班,你問江南中街就知道在哪辦班了。自那天起派出所便派來兩人如影隨形的跟蹤鄧怡及其親屬,令鄧的親屬感到恐懼。

汪宏發在洗腦班被迫害,導致出現嚴重的高血壓症狀,於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回到家中。

(二)遭陰謀綁架、劫入

例一。張莉萍,女,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幹部。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廣州市公安局警察以「去執行義務交警任務」為名,用欺騙手段綁架了正在上班張莉萍,於當天劫持到市洗腦班迫害。不法之徒這次對張莉萍的綁架,不出示任何合法手續,沒有任何合法名義及不出示任何合法證據。家人打電話質問其單位的邪黨政委,該政委以依據單位的規定可以送去「學習」為藉口,無理狡辯。作為執法單位的官員,他們當然明白張莉萍根本沒有犯法,他們也明白在沒有犯罪證據的情況下,強制讓人失去自由就是綁架行為。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與廣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一直以來是間斷的派人監控張莉萍,學院領導層本來沒有對張莉萍採取非法手段,但是從去年開始,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就圖謀對張莉萍進行洗腦迫害,其單位政委、政治處主任及公安局洗腦專家多次找張莉萍談話,逼迫她放棄信仰,未得逞後,遂上報廣州市公安局,合謀綁架了張莉萍。

例二。譚凱青,女,在中國工商銀行廣東省分行工作,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在家中上互聯網之時被綁架。譚凱青家屬表示,譚凱青已經修煉法輪功十多年,是公認的名符其實的好人。綁架之時,譚凱青的丈夫曾廣源也在家中。曾廣源在廣州海關工作,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一直反對譚凱青修煉、講真相;曾多次在譚凱青煉功的時候打罵她。有一次,譚凱青跟他講述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時,他更是對譚凱青拳打腳踢。譚凱青八十多的母親在失去女兒音訊後,問女婿曾廣源,譚凱青去了哪裏?曾廣源惡狠狠地回答說:「我保證她十天就會出來。不過,等她出來了,我還會給她一個教訓,看她還敢不敢『搞事』(指講真相)。」

譚凱青
譚凱青

例三。鄧芳郴,女,三十五歲,湖南人,二零零四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她十分慶幸自己能有緣得法,她不斷實踐真、善、忍,努力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鄧芳郴在廣州市白雲區聖嘉皮具城二樓開店做皮具設計生意。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下午,海珠區居委會人員打電話把她騙回店鋪,又以「購買香港神韻票」為由強行把她帶走,並對她丈夫和弟弟承諾「事情問清楚」就回來。但隨後卻把她綁架至看守所,接著又秘密關押到廣州洗腦班。居委會帶的人搜查她隨身包包和店鋪,發現有法輪功的真相資料。隨即海珠區「六一零」強制關閉其店鋪,命令業主停止繼續出租給她使用,導致跟她一起開店的弟弟失業。

(三)講真相、贈發真相資料遭構陷、綁架、劫入

例一、胡秋娟,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在白雲區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先被非法關押在白雲區看守所,後劫入洗腦班。

例二、李彬彬,女,四十幾歲,廣州鐵一中學職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因壞人構陷而被綁架到洗腦班,第二天被抄家。

例三、李紅霞,女,二零一零年十月因在外講真相,被劫持到廣州洗腦班,被迫害致精神崩潰,十一月底,疑又被劫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後下落不明。

二、攻心邪術

洗腦班迫害過的廣州及周邊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迫害的手段也因人而異。洗腦班採用中共的所謂「攻心戰術」,以各種騙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欺騙和誤導。

據知情人反映,廣州市洗腦班若遇見堅定的法輪功弟子,就會變換嘴臉,表面上不給你看誹謗大法的東西,而用其它旁敲側擊的方式,試圖鑽空子找突破口來給法輪功學員洗腦。甚至有的法輪功弟子被單獨長期關押,惡人也未敢在房間內播放誹謗大法的東西。但他們會讓一些邪悟猶大和所謂的「專家」來跟你談,打探你的個人愛好,例如琴棋書畫、花鳥蟲魚等,然後投其所好,跟你「探討」,或是問你喜歡看那些書籍,甚麼中醫、養生等等,儘量滿足其需要(反正用的是納稅人的錢),試圖在你的思想中找出突破口,攻其一點。一些邪悟猶大以佛教居士自居,拿出許多佛教、傳統文化資料讓你看,一段時間後跟你再談,看準時機,見縫插針的塞上洗腦私貨。

如還不能得逞,惡人就採取強制措施,把法輪功學員帶到其它沒有床的房間(有時就直接在法輪功學員住的房內)開批鬥大會,由十幾保安、警察和邪悟者圍攻一個法輪功弟子,由早上八點多一直到晚上睡覺(有時十點多,十一有時多,每次時間不等),中午有時給睡覺,有時不給(一幫保安、警察在法輪功學員住的房內故意大聲喧嘩,既可不讓本房法輪功學員睡覺,也可順便吵一下其它房的法輪功學員。有時在法輪功學員呆在房間的休息睡眠時間內故意放佛教或邪黨歌曲騷擾弟子。這種批鬥大會和卑劣流氓行徑也不是一時一事,而是持續數週或數月不等。

在生活上,他們會在一些小節上故意刁難,如不開空調,不給倒馬桶,不給潔廁精,不給家人接見,不給散步,縮短睡眠時間等,在房間內二十四小時放佛教或邪黨歌曲,擾亂你的思想、生活作息。洗腦班還強制規定專門由法輪功學員輪流洗公共廁所和洗澡間。

攻心邪術無效,洗腦班就以暴力手段赤裸裸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三、暴力凌虐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遭中共人員綁架的廣州市白雲區個體經營者鄧芳郴,被洗腦班劫持凌虐逾一年半。在洗腦班,鄧芳郴不放棄信仰,拒絕接受強制洗腦,多次絕食抗議,洗腦班惡人對她實施了慘無人道的迫害:把她綁在一張椅子上,雙手雙腳固定,一直在她鼻孔內插著管,頻繁地野蠻灌食,並且逼她當著攝像頭、監視窗用尿盤大小便,長時間不給漱洗,這種對人格尊嚴的侮辱,痛苦不堪的折磨,目的是為了逼迫修煉人放棄法輪大法的信念,這是邪惡的行為,見不得光的。鄧芳郴的弟弟給她送衣服,洗腦班也不允許與其姐姐見面。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珠海法輪功學員何志維,女,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被珠海「六一零」綁架,先後被劫持到三水省洗腦班及湛江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九年十月又被劫持轉移到廣州洗腦班,直至其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正念闖出。在經歷了湛江洗腦班的恐怖迫害後,廣州洗腦班又對何志維實施了種種殘酷折磨。目的是以強制的手段逼其放棄對「真、善、忍」的信念。

何志維一直懷著慈悲善念,平和地與其接觸的獄警、保安等講迫害的真相,勸其善待大法,不要助紂為虐。並以煉功的方式抗議一切強加的迫害,呼籲停止無期的非法關押。洗腦班惡警把她綁在一張椅子上,剝奪其正常吃飯、睡覺、大小便、洗漱的權利,由於手腳不能動,吃飯被人餵,熱天不給洗澡,大小便被三個人抬著拉在椅子上的便盆裏,便後不能擦臀部,房角上有監控器,二十四小時都有男女幹警監視,門窗上有保安不時巡視,這是對女人尊嚴的極大侮辱,後來由於身體及屋內散發出惡臭,沒人願意進屋,他們還大罵羞辱何志維,五天後,停止了這一輪迫害。

何志維對洗腦班頭目說:「這是強加給法輪功學員的非法、非理性的迫害,我們不承認它。」他們說:「那你投訴吧。」於是,何志維寫了申訴書,呼籲停止這種無理的迫害。可是他們又說:「告也沒用,沒人受理,你可叫你的親人為你投訴啊。」在接見親屬時,何志維把申訴書交給親屬並委託其申訴。可後來得知,他們在親屬走時把申訴書沒收了。

接著他們又實施了新一輪的迫害,在何志維煉功時,往她下身潑髒水,時常用水從頭淋至腳,大熱天時,長時間不讓洗澡,不讓換洗衣服。連續一個半月每晚深夜兩點三十分才准許睡覺。

除了肉體折磨,他們還實施種種精神摧殘:找來八、九個人實施批鬥會式的夾攻;一張攻擊法輪功的光盤,長期不斷重複大聲播放甚至夜晚也不放過;用宗教洗腦,一張「地藏經」連續播放一星期,這種車輪式的狂轟濫炸持續了兩個多月。

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何志維一直堅定對大法的信念,一方面拒絕接受邪惡的洗腦,一方面仍堅持煉功。惡警開始大打出手,中秋節那天早晨,何志維開始煉功,他們就把她拖到廁所,一男警一腳向她踢來,頭被撞向牆壁,保安又拿起花洒對著她由頭淋至腳。

由於何志維一直堅持煉功,他們又把她捆綁在椅子上,她就高喊:「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後來,他們就罰何志維坐束縛椅(一種專門對付精神病人的椅子,吃喝拉睡都在椅子上),房屋地上、束縛椅下粘貼著大法師父的像。整整十八天不給沖涼洗漱,房內散發著惡臭。不能煉功,何志維就天天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修煉無罪!迫害有罪!不要助紂為虐!」惡警們為逼使其妥協,五天不給一滴水喝,甚至向她噴辣椒水。惡警向她臉上狠狠揪摑,何志維仍不妥協,罰坐二十一天,醫生來檢查說臀部都坐爛了,才停止了這一輪虐待。

為逼使何志維屈服,他們又使出一招:餓飯、斷水。長達一個多月,每餐只給幾口飯吃,甚至有一天一日三餐粒飯不給,斷開水她就只能喝自來水,飢餓令她腸胃絞痛。後來她大聲高喊:「不給飯吃是違法的,天理不容!就是畜牲也要給它吃飽喝夠,我們不是畜牲,我們不承認這種強加的虐待!」這樣才制止了又一輪的迫害。

四、長期劫持迫害

例一、鄧芳郴,女,三十五歲,湖南人,在廣州市白雲區聖嘉皮具城二樓開店做皮具設計生意,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被中共人員綁架,之後被劫持到廣州洗腦班逾一年半,遭野蠻灌食和人格侮辱。

例二、孫彩英,原中山醫科大學外語系(現中山大學醫學院)講師,在亞運之前被綁架到槎頭洗腦班,截至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報導之時仍在被迫害中。孫彩英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於二零零四年六月下旬被劫持到廣東省法制教育所(洗腦班)洗腦迫害,後又被迫流離失所失去工作。

例三、嚴槿,女,三十四歲,畢業於中山醫科大學。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因為中美合資的廣州百特僑光醫療用品有限公司的內部網絡監控有疑似敏感言論,彙報當地「六一零」,嚴槿在當班時被綁架,被洗腦班劫持迫害約二年。期間,百特僑光公司以長期未上班名義把嚴槿開除。嚴槿曾任廣東省人民醫院內科培訓醫師,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期間廣東省公安廳向醫院通報要求加強監控法輪功學員,被迫離開醫院。前後還被迫害過幾次,家庭也因前夫的被迫害而破裂。

例四、張麗,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在上班路上給一武警講真相被綁架,遭洗腦班迫害逾兩年。

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成立以來,用盡各種罪惡的手段,迫害了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犯下了重罪。

但謊言和暴力無法抹殺人的良知。同化「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用正信窒息著邪惡,使中共迫害難以為繼。最近消息,目前洗腦班的經費已不下撥,即將面臨解散。徹底解體這個邪惡的黑窩,不能讓它再毒害眾生,此其時也!

附錄:部份遭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1、 孫彩英(原中山醫科大學外語系講師,在2010年亞運會前遭綁架、劫入,長期受迫害;2004年6月下旬也曾被劫入)
2、 李紅霞(女,2010年10月因在外講真相,被劫持到洗腦班,被迫害致精神崩潰,11月底,疑又被劫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後下落不明)
3、 方偉鵬(男,2010年11月4日遭綁架,劫入)
4、 譚凱青(女,在中國工商銀行廣東省分行工作,2010年11月7日遭綁架,10天後劫入)
5、 李彬彬(女,四十幾歲,廣州鐵一中學職工,2010年11月7日遭綁架,劫入,第二天被非法抄家)
6、 謝偉德(男,2009年9月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6個月,2010年11月下旬從勞教所劫入)
7、 汪宏發(男,大學教師,在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後於2011年2月15日劫入,3月11日正念回家)
8、 張莉萍(女,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幹部,2011年4月11日劫入)
9、 葉慧珠(女,家住在華南理工大學),60歲左右,約2011年5月被劫入)
10、 胡秋娟(女,2011年5月23日遭綁架,劫入)
11、 唐秀榮(2011年6月16日遭綁架,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所外執行,2011年7月14日卻從番禺區看守所劫入)
12、 李積(2011年7月15日從番禺區看守所劫入)
13、 林穎榆(女,2010年9月30日上班途中遭綁架,後從看守所劫入)
14、 駱麗萍(女,2011年7月非法勞教1年6個月期滿當天劫入迫害45天)
15、 張潤釧(女,2011年 8月10日非法勞教期滿當天被劫入)
16、 羅春紅(女,非法勞教期滿從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劫入迫害1個多月)
17、 譚燕生(女,非法勞教期滿從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劫入迫害1個多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