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故事五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

三聲「法輪大法好」救活了一車人

前年冬天,我去家住在通遼市的妹妹家,那天天氣特別不好,天上下著雪,地上刮著白毛風,天很冷,我們四個人開車走,我兒子開車,車在304國道上,車開出了大約一百多公里,到了烏寒大壩,路上的坡度很大,這是一個事故多發地段,這塊發生過很多交通事故。

我們這輛車型很小,再加上路很滑,這時過來了一群牛,有一隻牛受到了驚嚇,被小車撞飛了出去,小車的玻璃全部碎了,牛當時就死了,出租車就一下子開到了圍欄上,車被彈了回來,在彈回來時,車翻立了起來。

當時我甚麼都想不起來了,大聲喊了三聲「法輪大法好,師父您快點救救我!」車不但沒有繼續翻,而且向前穩穩的放直了,車上的人全部得救。不然的話,車就會繼續往下翻滾,結果就不言而喻了。

車上的人家裏都說:這是法輪大法的師父救了我們。

牛被撞死了,放牛的人說你們得賠我牛,我按數賠償了牛錢。

我活了過來

去年七月,我當時不知甚麼原因突然過敏休克,當即就不省人事了,呼吸衰微,幾乎要停止了。家裏人嚇壞了,急忙把我送到了醫院,到了礦區醫院急救科,急救科給我進行了氣管切開術,配用了醫院呼吸機,醫院的醫生說這個老太太已經沒有甚麼搶救價值了,即使活了,也是植物人。化驗抽血,化驗室說:「這不是活人的血,這是死人的血。」讓家裏人準備後事,家裏人給送靈車打電話,四個孩子二個兒子,二個兒媳婦,跪著求師父說:「大法的師父,救救我的媽媽吧!我們不能這麼小就沒有媽啊!」當時醫院裏有很多人,四個孩子一點都沒有顧慮,周圍不少人都聽到了。

當時我雖然外部表現的昏昏迷迷的,但我內心卻是清清楚楚的,我不但沒有害怕,而且我還知道我不會死的,師父一定會救我的,不一會兒我看見了師父,師父把我放在了一輛神車上,那輛神馬車就像神韻光碟上的神馬車,我清楚的看到了這輛神馬車是一個個珍珠做成的,非常漂亮,非常好看,不長時間,我就慢慢的活了過來,醒來後,我跟家人說出了這一切,家裏人都非常感謝師父。

寒夜奇蹟

那是在2005年的冬天,我與一個同修去家屬區去寫:「天滅中共」「全球公審江澤民!」當時天氣非常冷,有零下28度,我們戴著手套,只寫了三處,手套就磨破了,露出了手指頭,手指頭凍得很難受,就像貓咬的一樣,我當時想這麼冷伸不開手,這可怎麼辦呢?

這時師父的法一下子就打進了我的腦子裏,剛一轉念,我索性就把破手套扔掉了,手馬上就感到非常溫暖,就像是夏天一樣,一點也沒有冬天的感覺,我非常驚奇,是師父在溫暖我的手。

我對另一個同修說:「我的手一點都不冷了。」同修驚異的問我:「你怎麼不冷了呢?」我就給同修了背那一段法,同修沒有說話,默念了一小會,她就繼續去寫,不一會兒,同修高興的對我說:「我的手也不冷了,也不疼了。」

於是我們繼續寫標語,一直寫到了半夜12點才回家,到了家裏,我發現穿的新買的膠底棉鞋,底子都斷了,羽絨服帽子都掛滿了白霜,可見當時的天有多冷哪。

那一晚上,我們在家屬區一共寫了153處,無論人從哪個方向來,都能看見。這些標語保存了很長時間。

熱油燙手安然無恙

2005年秋天的一天,我從市場買了一堆小茄子,因為茄子小,我覺得只適合做燒茄子這道菜。因為是炸整個茄子,溫度一高,茄子就脹起來了,我用勺子去翻一下,茄子就炸開了,沸油濺了出來 ,油正好濺到了我拿馬勺的左手上,從手腕一直到手背全部濺上了油,大家知道沸油的溫度多高啊,皮膚澆上,一下子就燙焦了不可,可當時我只是覺的像澆了一杯涼水一樣,甚麼不好的感覺都沒有,就像沒有事一樣。

我跟家人說,這是師父在保護我啊!不然的話,我這隻手就廢了。我的丈夫聽了後,雖然他沒有吱聲,但他發自內心的一笑,我深感到他是佩服大法的,果然後來不久在大法的感召下,也得了法,開始步入了修煉,我的兒子與兒媳婦也都支持我,經常幫我做大法的事,每年給大法捐錢做資料,救度眾生。

善的力量

我的兒子今年31歲,是一個不修煉的常人。兒子27歲那年,在南方打工,我放心不下,把他從南方叫了回來,一方面可以在本地找工作,另一方面我可以經常看護他,讓他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一個好人。

回來後他到一家工地去打零工。第三天發生了意外,他抬鋼筋時,不小心踩滑了,右腿別在鋼筋堆裏,當時腳踝的膜脫離,小腿骨裂開了一條大縫,小腿腫了起來。我兒子給我打電話,讓我快點去,我趕到了現場,看見兒子滿頭大汗,痛得說話聲音都顫抖、變音了,我趕緊告訴他,我說:「兒子,你快點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兒子平時寡言少語,不善於說話,兒子默默的念了一會,這時我再看兒子,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身子不抖了,神情也平靜了,臉上的痛苦表情也沒有了。汗也不出了,我知道大法在他身上起了作用。我說兒子咱們回家吧!工地的領導說,你們回家也行,工資與醫藥費我們照發。他們讓我兒子到醫院拍個片子,以便以後作為報銷憑證,到了醫院拍完片子,又打了一個吊瓶,我們就回家了。

回家後,我跟兒子繼續說:「一定要念大法好,求師父保護。」同時還給兒子放大法真相光碟,兒子一天比一天好,大約過了二十多天,兒子就能下地了甚麼事都沒有了。

我到工地去給兒子辦理有關手續,當時辦公室裏面有六個人,都是工地有關領導,他們的態度很生硬,說他只幹了三天,工地只能開一部份工資,其它的一概不管。我聽了,不慌不忙的跟他們說:「你們不給我兒子開一分錢,我也不會跟你們計較,因為你們心裏非常清楚,這件事怎麼處理,你們也應該知道,如果攤在你們身上,你們會怎麼辦呢?我不想多說,我也不會跟你們打官司,不是說我不想要這個錢,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是一個法輪功弟子,大法弟子就是修真善忍的,與人為善,你們也不容易,你們不給我也不爭。」

開始幾個人態度很不友好,一下氣氛就緩和下來,其中五個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看著我,我又緊接著開始講大法的師父是怎樣教我們做人,以及大法在世界上的洪揚,中共邪黨的黑惡歷史和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有一個人說:「你別著急,你兒子的事,該咋辦就咋辦。」我不但順利的辦完了有關手續,六個人當中,有五個人用真名退出了邪黨組織。其中二個領導還親自開車把我送回了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