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近期網絡封鎖的想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從九月份開始邪黨加劇了對網絡的封鎖,使得一個多月了網絡突破還是很不盡人意。以往網絡突破不順暢的時候,沒過幾天,同修們就研製出了新的網絡突破軟件,很快解體了邪惡的陰謀。以前即使嚴重也沒像這次這麼長時間。破網軟件一遍又一遍的升級,可是不到一天,新版本的軟件又出現了無法突破網絡的現象。

剛開始網絡封鎖嚴重,突破軟件不怎麼好使的時候,我很有信心,因為我相信我們的同修馬上會研製出新版本的突破軟件,所以我一點也沒擔心。沒想到該下載《明慧週刊》、《明慧週報》的時候,我真是費了很多勁兒才把該下載的東西下載成功。我也認識到了我的很多執著心,比如麻痺心、依賴心等等。找自己的問題之後我就開始發正念解體封鎖網絡的邪惡因素。到現在,我也沒因為網絡封鎖沒下載成我想下載的東西。雖然這樣,破網的時候我總覺的有哪個地方不對勁兒。看網上的切磋有很多同修通過找自己、發正念都成功破網了。這都是好事,可是我覺的還有不足。前幾天上網的時候,我突然想,我們有神通,我們能破網,那常人怎麼辦?研製破網軟件,不僅是給我們用,常人也很需要呀,破網軟件不能順利突破封鎖,那麼多以前通過破網軟件了解真相的常人不就是又只能聽到邪黨的一面之詞了嗎?聽久了那說不定又被它們騙了?還有我們散發的破網軟件光盤、通過郵件得到破網軟件的常人,如果他們試了又不好使的話,是不是又失去了得救的機會了呢?如果我只滿足於自己能上網,執著於自己的狀態如何如何,這是不是也是自私的一種表現呀?

還有多少同修知道現在網絡突破很費勁的現狀呢?如果聽到了是不是那是技術同修的事,反正我們能看到《明慧週刊》,有真相資料可發就行了呢?作為技術同修,我們也是不是因為這是有『學術含量』的項目,沒法跟不上網的同修說清楚呢?

通過新唐人電視台在台灣中新二號、在韓星五號上的成功播出,我們看到了整體的力量。當新唐人播出受干擾時,我想很多同修都對此事發了正念,其中很多同修根本沒看過新唐人,甚至不知道甚麼是衛星是咋回事,但是大家都知道新唐人是師父肯定的,是救人的,干擾新唐人正常播出就是干擾救度眾生。所以大家都齊發正念共同突破了這個難關。

雖然有很多救人項目師父並沒有一個一個的肯定,但是突破網絡封鎖是很重要的救人項目,這是不容置疑的。在大陸的特殊情況下,有的救人項目受阻了,鑑於安全考慮,對此發正念的有可能是參與項目的幾個同修,可是突破網絡封鎖受阻這個問題,我想不能只是上網的同修發正念,而其他同修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很多真相光盤裏幾乎都有突破網絡封鎖軟件,所以這個軟件是否好使是非常重要的。

以往網絡封鎖加劇的時候,我都認為那是針對大法弟子來的,所以等我能再次順利破網的時候,心裏取笑邪惡,笑它們瞎折騰,想你們能把大法弟子咋的。總是把這世間當作了大法弟子與邪惡的正邪戰場。通過這件事情,我悟到我基點站錯了,大法弟子不是來跟邪惡打仗來了,而是救度眾生來了。

悟到了這個理我知道我應該怎麼辦了,明天我就通知更多的同修讓他(她)們一起發正念、一起趕快解體封鎖網絡的一切因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