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法會投稿 找回真正的自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看了《明慧週刊》第五百零四期中<大陸同修千萬別錯過法會提高的機會>這篇文章,使我頗有同感。這次法會,我用了整整五天的時間,寫完了自己的修煉心得,終於在截止日前向明慧網投了稿。寫稿中我感到,這個過程是一個真正熔煉自己的過程。過程中使自己破除了障礙,排除了干擾,提升了境界,對師父講的法,認識更加清晰。

一、轉變觀念,破除思想障礙

自己在十五年的修煉中,由一個「危重病人」到身心發生巨變,始終堅定著這顆修煉的心,但由於受無神論的毒害較深,在這條很窄的修煉路上,沒有真正的走正走好,強烈的人心,使自己在很長一段時間,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這次法會徵稿發表後,開始思想有些麻木,學法小組同修一起交流,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應拿起筆來,無論寫的好、寫不好,都應該破除自己思想中的障礙,積極投稿,因為我們是大法中的一員,我們是法粒子,我們有著宇宙正法中的歷史使命。在同修的互相激勵下,我決心克服困難,決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寫出一篇像樣的修煉文章。

決心定了,但往計算機前一坐,仍然是愣愣的發呆。就這樣時間又過去兩天,隨著時間的流逝,心裏真著急呀,但就是沒有思路。這時師父看到我有了這個願望,就安排周圍的人點化我。一次在飯桌上與未修煉的家人交談,當說到寫修煉體會時,我說:人家沒有文化的老年人都能寫出那麼好的文章,我文化也不低,為甚麼就是寫不出來呢?丈夫不客氣的說:人家是發自內心的,是用心在寫,你是為寫而寫。女兒啟發我說,你就當不是在投稿,是在總結你自己,再試一試。當談到修煉的問題時,女兒又說,總感覺你好像不是在修,你是在做,為做而做。

是呀,我是在修煉嗎?家人都感到我是在為寫而寫、為做而做。那麼,在修煉中,我是不是也是為修而修呢?在學法小組交流時,一位同修對我說:「寫稿一定要站在法的基點上,我們寫稿是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對!問題就是出在這。第七屆法會,自己就是抱著大法治了我的病,帶著這顆感恩的心,這樣的基點,怎麼能站得高呢?怎麼能寫出好的修煉體會呢?師父說:「有人覺的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這是我修煉中多大的一個執著啊!

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法這麼神聖的一件事,不能忘了我們的責任和使命,基點真正的站到法上來。法理清晰了,思想障礙排除了,頭腦便清醒起來。在大法修煉的十五年中,多少超常的變化,多少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現象,一件一件……,像電影一樣,一幕幕展現出來。師父告訴我們,我們都是天上的王,是有大智慧的。我懂的大法是超常的無所不能的。站在了修煉人的基點上,我用心去體悟,通過寫交流文章,提高自己的悟性。我深感,只要真正站在法上,有太多太多要寫的了。

二、排除干擾

寫稿過程中,除了思想障礙,還遇到了許多干擾。比如身體上的干擾,寫稿前很長一段時間皮膚出現奇癢無比的現象,越是在寫稿過程中,越有干擾,控制不住的癢癢,使原本就撓的皮膚出現的硬塊,越加厲害。

另外,在投稿的最後一天,還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稿件截止日最後一天,我才完稿。與丈夫一同出去辦事,同時給同修交稿,讓同修幫助上傳明慧網。路上一次停車時,車打不著火了,他打了多次都不行,當時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干擾,我想,今天無論如何要把稿子發到明慧,我發了一念,排除一切干擾,同時請師父加持。接著對丈夫說,我來。我坐到了司機位置,一打火,車子發動了。丈夫說,奇怪了,你怎麼就能打著呢?因為論駕齡他可是老司機了,而且這輛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這種情況。我告訴他,我求師父加持了。他看了看我,愣了一下,沒有說話。因為他以前可是「絕對的無神論」。這裏我還要說一句,在常人生活中,這樣的問題要是在寫稿前,正念沒有這麼強時,我是不會意識到這也是干擾,並馬上想到求師父加持。

還有,就是怕心去掉了許多。近兩個月來,在師父的安排下,在同修的幫助和鼓勵下,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但我曾因做資料時思想不純而被邪惡鑽了空子,非法關押過。所以這次開始做資料,時時會有些怕心冒出來,隨著做資料,壞思想去掉了許多。就在這次寫法會交流文章時,我又明顯的感到,不像以前那樣怕了。這個怕的物質在寫交流文章中,逐漸的去掉了。

就這樣,在短短幾天時間裏,因為有了正念,師父的加持,排除了很多干擾,去掉了很多人心。長期感覺自己遇到矛盾不會向內找的問題;總是正念不起來的問題;平時不能很好的調整自己心態,平靜祥和對待周圍環境的問題等等。自己的正念不知不覺中,漸漸的在增強、增強。

通過投稿,使我真正明白,師父為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專門安排法會交流平台的真正意義。我也為自己沒能珍惜前幾次法會的機會而感到慚愧和後悔。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來,我們大陸同修千萬別錯過,這是師父特意為我們安排的提高的機會呀。

從第八屆法會徵稿開始到結束,我經歷了由於修煉狀態不好導致心裏消沉而帶來對法會徵稿的──麻木,以至到準備寫稿但又沒有思路的──無可奈何;進而由悟到法理後對修煉感悟的──源源不斷,到能站在法的基點上思路清晰語言流暢的──成稿。這是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是同修的幫助,是大法給我的力量。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致台灣法會〉說:「希望大家通過這次法會都能找到不足,更加精進,把法會開成一個比學、比修、向世人展現正法的聖會。」今後我會本著對法負責,對自己修煉負責的態度,積極向明慧不斷的寫出自己修煉中的體會,圓容師父要的。

此時,我感到了自己空間場如此的清涼,我又找回了真正的自我。

以上是自己所在層次的體會,如有不足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