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李瑋聆被劫持數月 母親二次要人遭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法輪功學員李瑋聆被非法關押在長寧看守所已數月之久,她母親近期兩次去要人遭拒絕。

十月十二日,李瑋聆的母親到看守所去要人,那天正好是接濟日(家屬給犯人送錢、送物或接見的日子),見有人在排隊,她母親也排隊等候,等輪到她母親時,裏面的警察認出了她(因她母親在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被關在長寧看守所九個月)就說:你沒有接到通知自說自話闖了來,下次不可以。她母親說:「那我要求見所長」。女警察撥通了所長的電話,轉告了李瑋聆母親的要求。放下電話,女警察對李瑋聆母親說:「同意了,讓保安帶你去吧。」

進到裏面,李瑋聆母親見到所長,就說要求見到女兒,回答是拒絕(這個所長是女看守所所長,姓肖。長寧區看守所所長,名字叫王林榕)。他說,在沒有判決之前,不允許任何人接見,並指著牆上的條文說著。她母親說,甚麼條文,本來你們就是非法關押,對大法弟子根本不講甚麼法律……。他說,你們有意見可以等法院判了以後去上訴。當問到女兒情況時,他說,她的情況,就是高血壓。

李瑋聆母親從看守所出來,正好看到女婿在排隊寫接濟單(每月可接濟四百元),因母親沒準備只交了二百元,裏面的辦事人員說,夠了,別交了,她母親也沒堅持,女婿人老實,也沒敢堅持。回家時,女婿埋怨說使接濟的錢沒交上,在裏面錢越多越好,碰到甚麼意外可以用。

十月十七日,李瑋聆的母親又去了長寧看守所,第一,她要給那認識的所長講真相;第二,把少交的錢補上,不能剝奪了女婿的權利;第三,得知法院延期到二十四日開庭。

一到那裏,那個收錢的警察在打電腦,他一看到李瑋聆的母親就說:「你怎麼又來了?」她說:「我要見女兒。」回答還是那句:「不可能。」李瑋聆母親說:「她父親過世一百天了,我來接女兒回家見最後一面」。警察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以前從來沒有過這類事情」。她對他們說(共四個人,一個警察,三個保安):「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迫害法輪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法輪功沒有錯……」。一個保安馬上制止說:「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你敢……。」她母親說:「你脫了這身衣服還不是和我們一樣……」她母親在臨走時,還告訴他們:「我勸你們牢記法輪大法好,會救你們的命。」這個警察的番號:021419。

李瑋聆,現年五十三歲,家住上海長寧區長寧支路,曾是上海市食品一店的營業員。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李瑋聆為說明真相到北京上訪,被當地惡警送至精神病院,並被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二零零零年她第二次到北京上訪,被遣送回滬後關押在長寧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李瑋聆絕食抗議,被惡警野蠻灌食迫害,幾個惡警、打手一擁而上,有的抓手,有的銬手銬,有的坐在她的肚子上,野蠻的用力插管,致使食管破裂,血都噴出去很遠。回家後,由於當地警方街道不斷騷擾,李瑋聆被迫離家出走,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後來在山東做真相時被當地公安「六一零」人員綁架,被遣送回上海。後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一年被送入上海女子監獄迫害。

李瑋聆出冤獄才二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上海長寧區「六一零」在她外出時綁架了她,晚上,惡警用從李瑋聆身上抄到的鑰匙到她家進門抄家,她女兒剛剛下班回家,惡警抄走了很多個人財物。

李瑋聆的老父親生前在無數次遭到抄家的驚嚇中,得了嚴重的心力衰竭和糖尿病併發症,長期臥病在床,經常送醫院搶救,每當居委會通知要開始「監控」了,老人就發病一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