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煙台地區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棲霞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

一、棲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實綜述
二、棲霞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
三、棲霞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實

一、煙台棲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實綜述

山東省煙台棲霞市也是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較嚴重的縣市。一九九九年以前,棲霞有一萬多人學煉法輪功,許許多多的病人煉功後奇蹟般的好了病,因此人傳人,心傳心,學的人越來越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指揮全黨迫害法輪功之後,法輪功學員紛紛自發進京上訪,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證實大法的美好,但卻一個個被關進看守所受盡非人的折磨。

棲霞市迫害法輪功由市長李寧親自抓,「六一零辦公室」由公安局副局長牟中華及主任唐功銘、主任王建國,再加幾個凶殘的打手劉維東、曲建秋、林霞等組成。又從鄉下派出所調來一些警察,肆意騷擾、抄家掠劫法輪功學員家庭、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很多人都知道棲霞西城鎮有一處高職學校,但並沒注意那裏還掛有一個「法制培訓中心」的牌子,更沒有幾個人能知道這就是棲霞「六一零」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是棲霞「六一零」頭子牟中華、唐功銘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很多見不得天日的罪惡就在這裏進行著。

在洗腦班裏,惡徒隨意的對法輪功學員謾罵、威脅、毆打、電擊等;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野蠻灌食;把法輪功學員雙手銬在背後掛在鐵窗的欄杆上,雙腳不讓著地;幾晝夜不讓睡覺,強迫看那些亂七八糟的錄像;逼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

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僅受到精神和身體上的摧殘,還受到經濟上的勒索、掠奪和敲詐。惡人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罰款,少則幾千,多則幾萬,很多人被開除公職。凡是被綁架到西城洗腦班的學員必須交三千元「生活費」供他們辦一期洗腦班。這樣,很快「六一零」就換上了高級麵包車(後被政府調去)。

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一個個受盡非人的折磨:王亞平一半臉被上萬伏電棍電了六次;李玉真被惡警張學成拽著頭髮往牆上、鐵門上猛撞,拳打腳踢,在滴水成冰的日子不讓穿棉衣站在鐵籠子裏凍幾個小時; 連六十多歲的老人孫秀亭也不放過,惡警每天折磨她;牟桂芹被拉到地牢裏坐老虎凳、電擊;宋文珍因背法被惡警馬舔飛銬在鐵窗上凍;邴維麗、李秀香等十一人因煉功被集體銬在鐵窗上,半夜後才放下來;柯美風手凍爛了,仍在被逼迫不停地幹奴工;張玉娜、張玉風、孫景春、楊翠英、李玉華、李偉等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每天被逼幹十九小時的奴工(加工汽燈紗罩或果袋等),還不讓睡覺,他們二個小時換一個班監管著。對男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嚴重:蹲馬步,倒下就用電棍電,拳打腳踢,惡警讓犯人集體打,王桂偉、李叢林、孫景春、李偉等被打得無法站立,還要幹奴工。

法輪功學員只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沒做違法的事,不應承受這非人的折磨,就集體絕食,抗議無理關押。獄長隋志春、看守所獄醫李平讓精神病院給強行灌食,一根塑料管子這個拔出再給下個插上,有的拔出來時還滴著血。並在所灌的食物裏加濃鹽,蓄意折磨法輪功學員。灌食時,七、八個人扭著、按著直至不能動。李平拽著法輪功學員的頭髮像豬一樣的吼:再叫你們學(法輪功)!還有公安局副局長孫太國像魔鬼一樣在現場指揮,並大叫:使勁灌,往死裏打!叫李平灌死拉倒。他抓著學員的頭髮往牆上撞,並說:再叫你們去北京上訪!許多人被超期關押,最後欺騙家屬交幾千元「押金」才放回家。但回家也無人身自由,房前屋後有人盯梢、蹲坑,各個路口有公安把守,村口都有崗。說政府有令,哪個村、單位有法輪功學員上訪就嚴肅處理一把手。許多領導被逼採取了嚴防死守二十四小時監視,家裏電話都被竊聽。惡人趁機幹壞事,隨便進家抄家,許多人工資被扣除,只給點生活費,孩子上學都是借錢。並可隨時抓你到公安局錄口供、照相、按手印。公安局成立了「六一零辦公室」,基地設在小莊職中,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有的在田間地頭幹活,有的在家中吃飯甚至睡覺時就被抓走。

在這十一年的邪惡迫害中,棲霞執法機構知法犯法先後將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重刑,最長者達十年;粗略的、最保守的估計: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一百多人次被勞教;有近三百人次被「六一零」夥同惡警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至少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被注射有損大腦神經的不明藥物;有二十多人流離失所,至今還有數人有家不能歸;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六人;至於說被綁架到拘留所、鄉鎮派出所遭受國安公安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何止上千!電業局職工魯世花2001年到北京上訪至今音信全無。

這場由中共惡首江澤民發動的對全國億萬民眾的瘋狂迫害,其手段之殘忍,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二、棲霞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

◇王麗萱,女,二十七歲,煙台市棲霞寺口鎮南溝村法輪功學員。兒子孟昊不滿八個月。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 十一月七日王麗萱母子在煙台開發區駐京辦事處墜樓而死。

◇林憲風,女,六十七歲 ,煙台棲霞市樓西夼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進京為大法上訪,被多次綁架、非法關押及在洗腦班轉化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就在含冤離世的前兩個多月左右,還遭到棲霞市廟後鎮派出所惡警非法抄家。在長期高壓迫害下,林憲風於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林憲風九十多歲的老婆婆,在惡警最後兩次非法抄家時不讓惡警綁架她善良的兒媳婦,曾兩次昏死過去。

◇孫愛華,煙台棲霞市廟後鎮上孫家莊村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棲霞市政府邪惡人員綁架到小莊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第二天體檢身體不合格,三個警察將她背著、抬著送回家。幾個月後孫愛華含冤離世,丟下一對兒女,兒子才八、九歲。

棲霞市六一零把不修煉的常人也逼上絕路

◇棲霞大柳家法輪功學員林翠芬(女,五十多歲)於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晚被當地惡警綁架(參與綁架的主要惡警為胡紹勝),隨後被棲霞」六一零」非法勞教一年。被勞教前家中的婆婆主要靠她照顧。被勞教後,其婆婆缺人照料,加上思念媳婦,一直生活在抑鬱淒苦中,不久上吊自殺。

◇李新燕夫婦看衣秀英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也想了解一下法輪功。黃曆二月十二日,衣秀英帶上講述法輪功真相的光盤到他家去放,不料被不明真相人構陷,一夥惡警闖入他們家,衣秀英走脫。惡警沒找到她,就把李新燕夫婦綁架到了當地派出所,並搶走了他們家的電視機、VCD,逼他們像犯人一樣蹲在地上迫害,並揚言要把他們發到遼寧。因為他們不修煉,沒有經過那樣的場面,嚇得渾身發抖。衣秀英聽到這個消息後,就到派出所說清了事情。沒想到惡人把他們每個人脖子上掛個黑牌子,寫上了名字,貼上了照片,逼他們滾動按手印,並再一次逼他們寫保證書,分別被罰款四百元、二百元才放了。李新燕的妻子由於被極度恐嚇,再加上他們省吃儉用買的電視機、VCD和四百元錢被搶走,在悲憤中得了重病,一年後含冤去世。惡黨不僅迫害修煉人,還把一個不修煉的常人也逼上了絕路。

三、棲霞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實

◇山東棲霞喬瑞榮在洗腦班、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山東省棲霞市高級職業學校(現更名為煙颱風能電力學校)教師法輪功學員喬瑞榮,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棲霞公安綁架,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受到中共不法分子的殘酷迫害。

二十二日上午,喬瑞榮老師正在語文組辦公,三名棲霞公安人員闖入辦公室,將喬瑞榮強行綁架至棲霞「六一零」洗腦班(設在棲霞高職校園內),不讓任何人探望。 「六一零」人員對喬瑞榮行刑逼供,一連折磨喬瑞榮六、七天,不許坐下,不許躺下,更不讓睡覺。他們還對喬瑞榮拳打腳踢。

在這期間,還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同時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同時遭受著不同種類的折磨。 「六一零」惡人只給法輪功學員每人每頓半個小饅頭,一點兒菜,十幾個人一小暖瓶水,「不餓死渴死折磨死」就是他們的原則。「六一零」還逼迫每人每月交兩千元錢,還經常耍其它手段騙學員錢財,由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連白髮蒼蒼的老人也不放過。(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同名文章)

◇山東棲霞市牟祖廣遭受的綁架、勞教等迫害

山東省棲霞市唐家泊鎮法輪功學員牟祖廣,在過去十二年來,至少十三次遭中共邪黨人員綁架、勞教兩年。勞教期間六一零人又把他送精神病院,天天逼吃精神病人才吃的藥,還讓張口檢查看藥是否吞下去。這種迫害近一個月。中共邪黨人員每次綁架牟祖廣,都先搜身、書包,錢他們留下,紙或手絹扔掉。這些年,唐家泊派出所到牟祖廣家搶劫五次,有些次牟祖廣當時都不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牟祖廣又被唐家泊派出所王玉愛等惡警非法抄家。

牟祖廣在被綁架、關押期間曾多次遭電棍電、打罵、腳踢臉、侮辱、不讓正常大小便,背銬高處腳尖點地、不讓睡覺等多種折磨;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迫害更甚。

◇山東棲霞市王志生曾經遭受的毒打折磨

王志生,今年六十二歲,山東省棲霞市翠屏區葉家埠村農民。他自稱自己曾是遠近有名的尖滑人,把身體搞得一身病,五十幾歲時,就像七十歲的老人。一九九八年七月幸遇法輪大法獲新生,徹底改變了自己以前的行為,不知不覺各種病都沒有了,思想境界有了很大提高。他發自內心的把自己煉功受益的情況介紹給別人,讓人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也能從中獲益。

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發生以來,在政法委王玉生的指揮下、在棲霞市公安局「六一零」(江澤民指使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頭目唐功銘、牟忠華的指使下,王志生先後數次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非法勞教(共五年)、五次被拘留,二次被強迫進洗腦班。在勞教所、拘留所、洗腦班這些邪惡的黑窩裏,被邪惡打的昏死過兩次。在身體被迫害得那麼嚴重的情況下,惡人還逼他天天出操跑步、掃雪、擦車、打水、卸煤,這些活兒,超出了他當時承受能力的極限,使他的身心遭受無盡的痛苦與折磨。其中牟因容、常因魁最惡。

◇山東棲霞退休教師孫秀亭遭迫害事實

山東棲霞市大慶路學校退休教師孫秀亭,因為堅持信仰,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流離失所。

孫秀亭兩次進京為大法討公道,遭綁架、酷刑折磨;六一零惡人李增光(已遭惡報:五十多歲死於胰腺癌)等強行送她至勞教所迫害,由於被長時間的關押迫害,身體極為虛弱,王村勞教所不肯收;孫秀亭老伴林儒鈞,一輩子本本份份做人。他見孫秀亭修大法受益匪淺,也走入了修煉。七二零後他兩次被關拘留所迫害,還被關洗腦班迫害一個月,迫害導致他心臟病發作。幾年的迫害,他精神屢受刺激,身體很快垮了下來,終於在二零零三年含冤離世。由於孫秀亭多次受迫害,女兒的精神屢受刺激,導致精神問題越來越重,她一發作就打人摔東西。可憐她無人照顧,把家弄得不成家,每月生活費花不到頭。這樣原本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講真話做好人就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山東棲霞市唐家泊鎮教師李愛華遭迫害經歷

山東棲霞市唐家泊鎮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李愛華,自九九年「七二零」後反覆多次遭中共邪黨派出所鎮政府等地迫害。二零零一年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被抓走,非法判刑九年零六個月。李愛華在看守所裏度過了十分艱苦的十個多月之後,被送到山東省監獄迫害。

李愛華在監獄期間,年邁的父母無依無靠,身體上的勞累加上精神上的壓力、摧殘,使他們過早地衰老。母親沒等到她回家就含冤離世,至死也沒有閉上眼;父親在她回家一年後也走了。出獄後李愛華由教師變成了無業遊民,只是靠打工維生。

◇棲霞市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棲霞市的八個鄉鎮、市區的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以煙台市「六一零」為首的惡人、惡警們非法騷擾、綁架關押,並帶走上前阻止的家人,搶走巨額資產。

這場對好人的迫害是煙台非法「六一零」預謀已久的,經過對被抓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詳細的摸底之後,八月三十日開始了綁架。這些惡人們強盜般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綁架、抄家,將所有值錢的物品包括錢財一併掠奪、搶走,所盜去的物品包括:轎車、摩托車、電腦、打印機、手機、大法書籍、法像、相框、電視機、影碟機、接受衛星的大鍋等私有物品,以及錢財四萬多元,搶劫掠奪的財物接近十九萬元。

棲霞市區及寺口鎮、官道鎮、觀裏鎮、西城鎮、臧家莊鎮、蛇窩泊鎮、桃村鎮等七個鎮總共騷擾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位,至少還有二十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棲霞市楊礎鎮藝術學校中新辦的洗腦班。

這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劉樂兵、林國軍、李喜民夫婦、馮運學、劉桂鳳夫婦、衣學明、馮翠榮夫婦、林福壽、楊翠英、姜淑英、陳培敬、林國玲、毛英德、程曉燕、孫永安、李玉玲、劉香賓、李建輝、張海鵬、王立彬夫婦(昔日學員)還有多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一同被關押。其中姜淑英的丈夫前去制止惡人,被戴上手銬打得鼻青臉腫、後背多處受傷,並帶走她的家人姜永戰、姜永令、林明平、姜寶敬、姜永臻等人。

目前,棲霞市楊礎鎮藝術學校中的洗腦班已解體;但是仍有八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其中衣學明、馮運學、劉國兵被關押在棲霞市看守所;劉國玲、姜淑英、孫倩靜、馮翠榮被關押在煙台市黃務南山勞教所遭受迫害;林國軍,被秘密轉移到招遠剛辦的邪惡洗腦班關押,並遭受著殘酷的折磨與迫害。該洗腦班辦於招遠市金亭嶺礦業有限公司中的一座樓內。金亭嶺礦業有限公司位於招遠市羅峰街道辦事處石門孟家村南,位於市區西南距離九公里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