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傷害了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十二年,這場殘酷的迫害到底傷害了誰?從一位修煉法輪功的醫生的遭遇,可以看得很清楚。

今年七月,明慧網上登了一條消息,一位病人到醫院看病,經檢查為胃穿孔、腸粘連、直腸癌,都是要命的病。為了能保住病人的生命,家屬拿出了一千元錢,塞到主刀醫生的手裏,醫生說甚麼也不要。推來讓去,最後醫生把錢收下默默地走了。手術非常成功。病人出院那天,醫生拿來了一張一千元的病人住院押金收據,告訴病人家屬說:「你們送我的一千元錢,我給你們交了住院押金,這是一千元的收據。我是法輪功學員,不能收病人的紅包。」

看了這條消息,不禁想起去年同期鬧的沸沸揚揚的「縫肛門」事件。一名產婦疑因未給助產士足夠的紅包遭到報復,肛門竟然被助產士縫上,雖然事後醫患雙方各執一詞,事件一波三折,但無論結果怎樣,人們對醫療的不信任和怨憤已展露無遺。

在中國大陸,醫生收紅包、開大處方、拖長檢查項目,已經成為普遍的社會現象。在體制的支撐下,患者和家屬苦不堪言卻奈何不得。在尋求解決之道的時候,有人指出:醫療決策中的不善最容易獲得自我辯護,像過度醫療有體制、法律、管理、技術、病人訴求等若干理由,我們唯有求諸良知。但是在中國大陸,在道德全面淪喪的今天,這是何其難以做到。人們說,「縫肛門」是看得見的報復,還有更多的報復方式,患者防不勝防。

而這位修煉法輪功的醫生,不但沒要紅包,還顧及了患者和家人的感受,在手術成功之後,才將實情告訴家屬,可見為對方考慮的是何等周全,這是真正有良知的醫生。像這種不收紅包且真心關心病人的情況,在修煉法輪功的醫生中比比皆是。有人將他們譽為濁世清蓮,一點都不為過。

但不幸的是,在這種醫療亂象中保守醫德本是極為珍貴,應該受到表彰和讚揚的人群,反而因此受到中共殘酷的迫害。為了逼迫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當局取消他們的行醫資格,或將他們非法監禁,進行殘酷的洗腦摧殘。

湖北省武漢三醫院的外科醫生王勁松,畢業於同濟醫科大學,他不僅專業知識好,修煉法輪功後,在當時收紅包、拿回扣成風的情況下,他從不收病人的紅包,不接受病人請吃,按病施藥,不開大處方,不拿回扣,儘量減輕病人的負擔,曾受到不少病人的口頭讚譽和書面表揚,被譽為「不收紅包的好醫生」。醫院領導和職工也都說他是好人。

就是這樣的好人,因為不放棄信仰,遭到三次綁架,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十個月和判刑三年。王醫生受盡折磨,不讓睡覺,長時間吊銬在窗上曝曬,他被迫害得雙腳浮腫,不能行走。從勞教所回來後,醫院又迫於上級的壓力,不讓王醫生上班,也不給生活費。王醫生多次到區衛生局上訪,兩年後才被安排在院武裝部上班(實際上被非法監控)。王醫生的工資還不夠最低生活標準。

周文生是黑龍江省肇東市東發鄉的一名鄉村醫生,也是一名深受患者喜愛的醫生。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無論嚴寒酷暑、無論病人有錢沒錢,他都真心真意為患者治病,他給患者看病藥量足,診斷準,多數頭痛、感冒一針就好,從不多收一分錢,老百姓親切的叫他「周一針」。周醫生因修煉法輪功被綁架後,當地的鄉親們非常痛心,村領導、村民七百多人聯名簽字畫押,要求政府放人。然而,當局不講法律,不顧民眾的呼聲,非法將周醫生判刑三年。

湖北安陸市普愛醫院醫生周大慶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他在準備手術的過程中被綁架。一天,一位腿骨骨折的病人需要手術,周大慶剛脫下棉襖,進行手術前的準備,這時安陸市「六一零」、公安及普愛醫院書記連棉襖都沒讓他穿,就把他強行綁架到「湖北省洗腦班」,還不許與家人見面。

三位好醫生的遭遇是眾多修煉法輪功醫生的縮影。然而對他們的迫害,受害的不僅僅是他們自己。面對當局不可理喻的行為,那七百多聯名上書的村民該如何憂憤?等待手術的病人該如何驚恐?好醫生周圍的同事誰還敢以「真、善、忍」為行醫準則?而修煉法輪功的醫生眾多,遍及全國各城市鄉村,受到傷害的何止是部份民眾?影響的將是一個數量龐大的人群。

更可怕的是,當善良被打壓,自律和良知被拋棄的時候,像病菌一樣繁殖的醫療亂象將再也無法抑制,老百姓看病難的出路將被完全封堵。由此可以看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打壓的是人的良知,受到傷害的則是全中國老百姓。

試想,如果深圳的產婦遇到的是法輪功學員,將會受到悉心的關懷而不會鬧至對簿公堂;如果所有的醫生都以修煉法輪功的醫生為楷模,醫患關係的和諧就不再只是一句口號和裝裱,那將給老百姓帶來多大的福份呀!法輪功將希望帶給人,中共卻致力將這希望毀滅。

中共是中國老百姓不幸的禍根。只有擺脫中共這個罪惡的淵藪,中國民眾才有可能重拾幸福和尊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