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市女子勞教所近期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河北保定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講真相時被便衣惡警綁架,後來被非法送到石家莊市女子勞教所迫害。在那裏我真實的看到了,也經歷了邪黨迫害大法的滅絕人性、慘無人道的各種暴行。

以下是本人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裏所見、所承受的真實情況,寫出來是為給其曝光,呼喚國內外法輪功學員和有正義感的世人,聲援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正念解體這個黑窩,把惡黨的醜聞公布世界,制止迫害。

黑窩內的惡警管教,把每個進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給安排了「包夾」,包夾就是一些因偷搶、倒賣人口、賣淫等等而被關進來的勞教人員,總之都是一些道德淪喪的犯人,這些人心狠手辣,甚麼事都幹,邪黨的惡警用這些人來轉化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僅此一條可想而知,惡黨要把中國人轉化到哪去?

他們為了不讓法輪功學員煉功、講真相和發正念,包夾配合惡警,每天都對我們強行轉化、洗腦、打罵、罰站、不准睡覺,他們聲稱這叫「嚴管期」。嚴管期一~三個月,轉化的和不轉化的都開始強迫勞動,不分老少、不分身體素質好壞,每天都安排超時間超體能的工作量,如果完不成就加班加點,直到把安排的任務完成。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的一天晚上,加班達到十二點,一般情況下也得到晚九點左右。如果拒絕幹活的,惡警就縱容壞包夾對我們打罵,惡警對我們更是經常打罵和不讓我們購買生活用品。

在這種沒有自由、沒有人權的高壓迫害下,有幾個正念強的法輪功學員一直拒絕和抵制迫害,她們是:趙美華、陳改芹、程豔雙、李麗英、李亞萍。但是她們遭到惡警的瘋狂的迫害,以藏志英為首的惡警和惡包夾張寧,硬是給她們增加給車間打掃衛生的任務,在七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惡警公然說道「電棍好久沒用了,生鏽了,該上上油了,並明白的告訴你們,這次就是衝著那些不幹活的說的,等過了八一咱們再見」,第二天他就休假了,而惡包夾張寧從那天起每天晚上都要問惡警:讓她們睡覺嗎?

終於在八月十二日晚上有一惡警說:「過了十二點再讓她們睡。」白天超體能奴役勞動,晚上不但不讓睡覺,還要罰站。

第二天為了討個公道,幾位法輪功學員拒絕勞動,誰知毫無人性的惡警不但不講道理,反而把她們拒絕勞動變成了迫害的理由。因此趙美華等人被強迫白天在廁所裏罰站,中午和晚上在宿舍大廳裏罰站,這一天除了後半夜讓睡一會覺之外,一直被罰站,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這樣連續罰站三天。

因法輪功學員不妥協,第四天惡警藏志英、張繼偉在廁所裏,竟然用電棍殘忍的電擊她們,一時慘叫聲夾雜著電棍的啪啪聲和打罵聲,充滿了整個三層樓區(第三層樓是勞教所二大隊幹活的地方),所有的人都聽到了。第二天惡警為了掩人耳目,趁中午休息時,藏志英又把同修程豔雙等人關在禁閉室裏用電棍電和拳打腳踢,雖然關在禁閉室裏,人們也聽到了慘叫聲和打罵聲。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第三天惡警藏志英、張繼偉為了不讓人們聽到他們對法輪功學員行惡所發出的慘叫聲,居然用膠粘帶把同修李麗英的嘴給封住,再用電棍電她,這次大約電了有半個小時,惡警藏志英還把同修李麗英的衣服扒掉,在她的身體上寫上謾罵師父的話,還踩著李麗英的腳用手擰她的身體。在這到處充滿邪惡的魔窟中,法輪功學員們承受著極大的迫害。

有一個叫李素雲的法輪功學員,性情比較耿直,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因上廁所遭到了惡警隊長的打手李娟的毒打,六十多歲的人遭到毒打後因疼痛難忍,一時吃不下飯(並非絕食),而惡警卻把她當作絕食的人對待,強行給灌食,其實是惡警成心在禍害人。毫無人性的惡警還不罷休,分別給李素雲加期十五天、趙美華加期二個月、陳改芹加期二個月,程豔雙加期一個月。

拳打腳踢
拳打腳踢

在這期間惡人包夾張寧對法輪功學員李亞萍每天非打即罵,她即下流又狠毒,她專用腳踢李亞萍的下身,導致李亞萍下身發炎排不出尿來,好長時間一直用手捂著小腹,非常痛苦。因不讓李亞萍購買生活用品,在購物時,李亞萍只好把錢卡給惡人張寧替她買生活用品,張寧正好藉機瞞著李亞萍用李亞萍的錢給自己買了很多吃的、用的。在張寧解教時她得意的說:「勞教所太好了,在這裏有隊長撐腰,不用幹活,想罵人就罵人,想打人就打人,買東西不用自己的錢,想吃甚麼就買甚麼,我都不想走了。」

在勞教所裏,像張寧這樣的人還很多,在這裏越歹毒,越兇狠的人,越受惡警喜歡。而且迫害法輪功學員越嚴重的越給多減刑期。而堅持真理、善心的法輪功學員卻被加期加刑。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共有四個大隊,今年被迫害的同修比去年少了一部份,也還有二百人之多。

因減少開支一大隊被解體,在一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分別分到二、三、四大隊。在今年的八月下旬勞教所分別把三個大隊後期去的,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調到無人住的四樓進行迫害,強制轉化,不讓下樓,每天吃飯由普教把飯給送到樓上去,每天對她們最少強化洗腦二次,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還對她們進行毒打、電擊,直到她們承受不住,違心的寫了「四書」,才讓她們下樓,又回到原來她們待的各大隊,繼續被強迫勞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