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翠珍自述在瀋陽女子監獄遭鐵鏈抽打等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點多,遼寧省錦州市太和區腰湯村法輪功學員景翠珍,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中共惡人綁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景翠珍被錦州太和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瀋陽女子監獄,景翠珍連續多天遭到惡人用鐵鏈子抽打、澆涼水,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等折磨。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景翠珍回到家中。以下是景翠珍自述她在瀋陽女子監獄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點多,我與同修發真相資料時,先後被綁架到女兒河派出所、錦州太和分局、錦州第一看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多,錦州太和區法院對我(還有另外兩名大法弟子)非法庭審,在沒有公布結果的情況下,被錦州太和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隨後,就把我送到瀋陽女子監獄。

剛到瀋陽女子監獄,惡警沈旭陽、張磊就開始逼我「轉化」(即違心表態放棄信仰),讓我寫甚麼「五書」,被我拒絕後,他們用三名犯人看著我,以趙立綿(音)(經濟犯)為首,時素盛(經濟犯)、范旭(販毒犯)三名犯人晝夜輪流用酷刑折磨我。白天是時素盛,夜間是范旭,趙立綿隨時參與對我用刑。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我被強迫坐小板凳(長:約十五釐米、寬:七釐米、高二點五釐米),不讓我睡覺,不讓上廁所。只要我一打瞌睡,范旭、趙立綿就用鐵鏈子抽我,開始抽我時,我還能睜開眼睛,後來鐵鏈子抽我時,我只知道疼痛,眼睛卻睜不開,這時范旭就把我拖到水房,用涼水給我沖頭。瀋陽的冬天非常寒冷,刺骨的涼水澆到頭上、身上……就這樣持續的抽打、澆涼水、片刻不停的非人折磨。

酷刑演示:懸空抽打
酷刑演示:懸空抽打

三天後,我已無法站立,到了第四、五天,我已精神恍惚、神志不清、全身癱軟,即使這樣,他們絲毫沒有減輕迫害。范旭、趙立綿仍然重複幾天來不變的迫害手段,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只要上下眼皮碰到一起,就是鐵鏈子抽、涼水澆、坐小板凳。說是坐小板凳,其實就是癱在小板凳上,這時,我已無法坐著。這樣的迫害大概持續六天。

之後,就讓我上車間奴役勞動。常常是早晨六點出工,幹到晚上九點多。每天要幹上十五個小時。有時,監獄為了多掙錢,趕任務,還要多延時。四年的時間裏,每天如此。

大約在一個多月以後,惡人又讓我填寫一個甚麼 「表」,到現在,我也想不起來那到底是個甚麼表?好像是打對勾、寫數字一類的。我不寫,惡人就又重複一個月前的迫害手段,強迫我坐在小板凳上,不讓我睡覺,不讓我上廁所。只要一打瞌睡就用鐵鏈抽打,還不清醒,就把我拖到水房澆冷水。第一天,趙立綿惡狠狠地打我嘴巴,不知打了多少下,一直打到她的手打累了,打不動了。一天早晨,大約四點多鐘,范旭、趙立綿突然用手狠掐我的大腿內側、打胳膊,全都掐成黑紫色(這種黑紫色留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還是不寫。范旭讓我脫衣服(凍我),我不脫,她就把我按倒在地,雙腳踩我的肋骨、前胸,強行將我的衣服扒掉,凍我。

從那以後很長時間,我胸痛、胸悶、氣短。到現在,我不能幹一點重活,只要稍微用勁,就覺胸悶、喘不上氣來,立刻覺得全身發軟,一點力氣都沒有。這種迫害又持續大概是五、六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