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和大法 肩膀摔傷後二日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騎車看望病重的母親,半路上突然撞到一個東西,我和自行車一起向馬路中間摔了出去,我倒在了地上,只覺得腦子嗡一下,血在往上湧。當時我很清醒,我在想,師父說「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想我得站起來!可是怎麼也動不了。

躺在馬路上看到在我身邊過往的汽車、摩托車、自行車都躲著我,沒人看、也沒人管,我就在那躺著念「法輪大法好」,念了一會,我就從地上慢慢的爬起來。我在想,是甚麼東西絆倒了我,一看是兩塊粘在一起的舊磚頭,就想把它搬到路邊。當我蹲在那搬磚時,才知道兩隻手沒知覺,兩隻手背、拇指很麻,就想我不能承認它,我一定要把磚搬到路邊上去,決不能再讓別人摔了跤。

我蹲在那念「法輪大法好」,念了無數遍,終於把兩塊拆牆磚搬了起來,用肚子一起用勁把磚搬到了馬路上。轉過身來,我看到一位出租車司機站在了我面前說:哎,大姐,你摔得好厲害呀,你看你臉(指我左眼角)都凸出來了、都出血了。我說,沒事。我就去推我自行車,可怎麼也推不動,兩隻手還是沒知覺。出租車司機說:我幫你把。我說:好吧,那就把車子拉上,把我送到我母親家吧。

路上我給司機講了大法真相。到母親家後,家裏人很多。他們看我摔成這樣,都很著急,都讓我快上醫院,我說沒事。我就想脫衣服,可是兩手還是沒知覺不會動,甚至兩個胳膊都動不了了。這時,家人更急了,都說這不行,就得上醫院,不能耽擱了。我就想,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就不承認你。我心一橫,堅定的說:我不上醫院,我肯定沒事。心想,我就信我師父的。

他們走後,我帶上MP3找到煉功音樂,我就想按照師父給我們下的氣機走。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我從胳膊不會動到會動、從很痛到疼痛、從動作不到位到達到位、從一至四套功法從煉不了到煉完。煉完功,我躺下休息,就覺得大拇指木,兩肩頭又疼又麻,好像一夜沒怎麼睡覺。第二天家人很早就來了,問我怎麼樣,我妹說她哼哼一宿,我說不知道,確實不知道。他們又說必須上醫院,因我丈夫和女兒不在家,他們說擔不起責任。我說服了他們後,我說我回家煉功。他們讓我吃了中午飯,妹夫叫來出租車,我就回家了。

回家後想把爐火點上,在用鐵勺掏爐灰時,拿著鐵勺的手用不上勁,鐵勺在爐子裏轉圈,也掏不出爐灰來。這時妯娌弟妹說,嫂子,我幫你吧。我說,不用了。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有我師父安排,今天我就不承認舊勢力對我的一切安排,你兩肩頭、手麻、痛,我就不承認你。我想起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我一定要把爐灰掏出來。在掏的過程中我就想,兩隻手越掏越有勁,越挖越有勁,就是在長功。結果把爐灰都掏出來了,點著了爐火,兩隻手也可以拿書學法了。晚上又煉了五套功法,就睡覺了。

第三天早上起來覺得很輕鬆,就學法煉功,中午自己能做飯吃了。下午,來了四位附近的同修,他們聽說後來看我,和我在法上切磋,看到我眼臉及眼角凸出的大包,消的非常快,一會兒比一會兒小,積的血散到下巴底下了,好的真快呀。

下午四點鐘,女兒來電話說,給她交手機費。我說行,就答應了。我想只要能讓車把把握方向,我就可以騎車出去,我騎上車子出去就把事辦好了,又到母親家看望母親。家人看到我感到驚奇問我:你怎麼來的?我說:騎自行車來的。他們不信,我說你們到樓下把我自行車搬上來。他們說,你胳膊好了?我就舉了舉胳膊給他們看。他們看到:哎,真好了。你真的沒上醫院、沒吃藥嗎?我回答:真的。你們知道嗎,法輪大法是講「真、善、忍」的,我不說謊的。他們都說:大法太神奇了,真好!從那以後,他們很相信大法,支持大法。

在這個過程中,我對大法真的沒有打折扣,真正的驗證了大法的神奇,真的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在這裏我真心的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感謝大法弟子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