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工程師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在很多企業和單位都有工程師,他們都是在技術上受到過訓練,在各自的行業有所專長的人。這些工程師和管理人員一起,為社會創造財富。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民眾遍布社會各階層,其中就有很多工程師。他們因為修煉法輪功,獲得身體的健康,提升了道德修養,在工作中盡職盡責。可是中共暴政容不得好人,這些工程師們只是因為堅持做好人、說真話,就遭到中共的迫害。

天津

天津無縫鋼管公司工程師黃禮喬先生,一九八八年大學畢業後,到天津無縫鋼管公司工作,經過幾年的辛勤工作,成為工程師,是單位的技術骨幹。黃禮喬自小神經衰弱,睡眠不好,經常做噩夢。黃禮喬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才健康起來,對法輪功和師父深懷感激。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黃禮喬三次被中共非法勞教,累計達七年。在勞教所曾遭受電棍電、大木板毒打、抻床、吊銬、長期不讓睡覺等酷刑虐待。黃禮喬於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勞教後,被其工作單位非法解除勞動合同。

天津塘沽栗豔俠女士,大學畢業後分到海洋石油工程設計公司(現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防腐專業的工程師,曾任多個項目的專業負責人。在工作中任勞任怨,經常早來晚走。特別是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主動承擔工期緊、任務重的項目,經常出差在外。丈夫非常理解和支持她的工作和修煉,她還有一個聰明活潑的女兒,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幸福。

一九九九年九月底栗豔俠被非法關押,八個月後被非法判刑,判三年緩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栗豔俠被單位強行送到塘沽區戒毒所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回家時,已被單位非法開除。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下午三點左右,栗豔俠在家剛下樓出門就被警察綁架到塘沽看守所非法關押,被非法超期關押半年後,中共法院在開庭不讓家人旁聽的前提下,非法對她判刑四年。

南京

劉開梅女士,一九六六年生,大學畢業,原南京市鼓樓區教育局從事基建審核的工程師。丈夫張雪峰,一九六五年生,大學畢業,原南京建築工程學院(現改名南京工業大學)土木系辦公室幹部。張雪峰、劉開梅夫婦曾多次遭中共綁架迫害,雙雙被剝奪原單位的工作。

最近的一次綁架發生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劉開梅與丈夫張雪峰同時在家中遭中共惡人綁架。劉開梅近日被非法關押在江蘇句東女子勞教所,身體狀況堪憂,甚至心臟出現停跳。目前家中只有七十多歲的二老和一未成年的孩子,父親失憶,母親身體不好,在經濟和精神上,這個家已難以為繼。

南京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第十四研究所(即電子部十院十四所)工程師張愛東女士,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早上八點左右,張愛東被南京市公安局「六一零」、鼓樓公安分局「六一零」、江東門派出所、街道、小區居委會一夥人從家中綁架,目前被非法關押在鼓樓洗腦班。這次是六十歲的張愛東女士第七次被中共綁架。

「六一零」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各地「六一零」辦了很多洗腦班,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劫持迫害無辜公民,實屬非法私設的黑監獄。

上海

家住上海徐匯區的五十六歲的張勤先生,是上海市勝德塑料有限公司的技術骨幹,曾任總工程師、質監科科長等職務。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張勤屢次遭到不法人員迫害,曾被非法關押多次。

二零零九年六月張勤 第六次被中共警察綁架,於二零一零年三月被徐匯區法庭非法判刑五年,這是他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他當即提出上訴,市中院於二零一零年六月在不開庭的情況下裁定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隨即張勤就被秘密送到上海市提籃橋監獄繼續迫害。可直到二零一零年十月張勤的家屬仍然不知他的下落。

北京

年近四十歲的劉永旺先生,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門經理、總工程師。二零零六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八年,現在被關押在唐山的冀東監獄第一支隊。一貫草菅人命的冀東監獄惡警鄭亞軍,連續八個月把劉永旺關入旁人不得入內的樓頂空房間,相繼指使十四名在押犯人每天變著花樣,肆意虐待、侮辱、摧殘劉永旺。惡犯們的殘暴下流行為讓正常人難以啟齒。

劉永旺的妻子齊淑英,是保定學院體育系的老師,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晚被警察綁架,家中只有一個上初一的女兒,需人照顧。

昆明

雲南昆明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培高先生,是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曾身患前列腺炎、結腸炎等多種疾病,全身發冷,大熱天都要穿很多衣服,每天上樓回家都氣喘吁吁。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路,從此所有疾病一掃而光。

李培高二零零八年奧運前被中共警察綁架,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五監區。李培高於二零一一年元月(過年前)回家。

蘇州

江蘇蘇州法輪功學員胡春清先生,是一位道橋工程師,現年五十歲,研究生畢業,家住蘇州市廂門。一九九七年胡春清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一身疾病不治而癒,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人生的真諦,從此生活變得充實而更有意義。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多年的迫害中,他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兩年多。在勞教所中,他遭到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惡警曾九天九夜不讓他睡覺,寒冬臘月逼他露天罰站,澆他一身水再電擊,還有頭浸馬桶、灌尿……

大慶

李業泉先生一九九零年畢業於吉林工業大學機械系,原大慶射孔彈廠分廠二車間技術工程師,修煉法輪大法後,曾獲射孔彈廠的「十佳青年」稱號,是單位的革新能手。 他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自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十幾年時間,李業泉累計被迫害七次,被多次關進看守所、拘留所和洗腦班迫害,身體和精神上都承受很大。 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份,又被秘密送到綏化勞教所迫害,在絕食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的情況下,才釋放回家。

李業泉是個非常本份、在工作上非常有鑽研能力的人,從不多言多語,工作兢兢業業,是個難得的人才。一次次迫害,最後單位又把他調離原崗位,分到了「老年辦」,在那裏打掃衛生、值班,和自己所學的專業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即使這樣,他仍然無怨無恨,年年被評為先進個人。

今年八月十六日上午,李業泉正在上班,被大慶油田裝備製造集團保衛科、書記闞德平、射孔彈廠「六一零」頭目鄭東升等人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結語

以上僅僅是我們從明慧網近期報導的案例中摘錄的,因為中共竭力掩蓋和封鎖迫害消息,明慧網報導的案例僅僅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從上面的案例我們看到,這些工程師們在一九九九年後反覆多次遭到迫害,被非法判刑、勞教,或者被劫持到洗腦班,中共對他們的迫害也給他們的親人造成痛苦。

這些工程師們在完成本職工作之餘,按照法輪功的教導修心向善,同時通過煉功得以祛病健身,能夠更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在中共迫害後,他們在堅持修煉的同時,向民眾講清他們在法輪功中受益的真相、澄清中共散布的謊言。他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在行使憲法賦予的信仰和言論的基本權利。中共對他們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是踐踏法律,是以法律為藉口迫害主流社會的善良民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