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辜負師尊的慈悲

——寫給還沒有走回來的昔日同修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學員了,修煉時二十歲,上大學二年級。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我也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經歷了拘留、洗腦班、單位騷擾等等迫害,其中也有沒走好的路。特別是有一段自我放棄的經歷,差點失去生命。寫下這段經歷,希望能給那些曾經走進大法,後來因為自己沒做好、覺得不配走回來的弟子們以啟示,期盼他們能體悟到師尊洪大的慈悲,早日走回大法中。

那是在二零零一年,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在洗腦班上突然感覺自己與法相隔(其實是因為我執著於個人修煉,使得邪惡鑽空子),感覺自己被甚麼東西隔離了,自己沒有任何能力了,甚至連《論語》都背不出來了(個人修煉階段背得很熟,常常以此認為自己法學得好──這是個大漏,也是舊勢力陰毒迫害我的一個藉口)。雖然我還有一絲正念拒絕寫「三書」,但在怕心和人情面子的觀念下,違心寫下所謂的「思想彙報」,其實是變相的「三書」,只不過文字遊戲似的、避重就輕的換種寫法。

寫完我就後悔了,內心十分痛苦;更痛苦的是,我好不容易回家,卻發現藏在樓道裏的大法書全部沒有了。我知道自己做了大錯事,心裏想,師父不要我這不合格的弟子了,我不配看大法書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啊!沒有大法書,連熟悉的《論語》也背不出來了,那時的苦啊。白天強打精神去上班;晚上到家就是哭。

這時邪惡的六一零又來找我,說我的「彙報」不合格,要重寫,還讓我去「轉化」別的大法弟子,否則直接勞教。我拒絕寫任何「彙報」,流著淚說:「你們要殺就殺,要關就關,這些事我一點不會做的。」我沒有從法理上悟到這是一次從新做好的機會,只是抱著寧死不屈的想法,覺得哪怕不修煉,也不能再對不起恩師了;反正死都不怕,還怕說句「法輪大法好」的真心話嗎?這次我拒絕配合邪惡,卻出奇順利的回家了。

人是回家了,可心彷彿在牢籠裏。腦子裏總在想,自己不配學大法了,又沒有保護好大法書,對不起師父。天天沉浸在悔痛中,變成了另一種執著,表面上對大法很尊敬,可內心卻放棄了大法修煉──理由是認為自己不配。常人都知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卻覺得自己不配念,活得十分消沉。

正在這時我懷孕了,心裏隱隱約約感到是師父慈悲,讓我好好活下去,還要保重身體(當時我瘦得只剩八十來斤,生活環境是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覺得生不如死)。懷孕期間,家人和同事朋友對我非常關心、愛護,甚至以前反對我修煉大法、被我視為「壞人」和「不可理喻」的人,也總是十分客氣有禮。有一次和先生散步,碰上曾抓我的警察,他主動笑著打招呼,還祝願我「早生貴子」。其實,我們從法中知道,大法弟子沒有敵人,世人都是為法而來的。舊勢力想利用世人對大法弟子行凶犯罪,目地就是所謂的檢驗大法弟子,並且把用來破壞性的檢驗大法弟子的常人、舊勢力看不上眼的生命給銷毀了。可師父是要儘量救每一個人,不允許舊勢力利用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如果大法弟子做得好,能把這一方有緣的生命都給救了。可是,我那時一味沉浸在自我放棄的痛悔中,絲毫沒有想到身邊世人的驚人變化是師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德。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好幾個月。

到生產那天,入院檢查才發現我的血小板遠遠低於正常值。我就想,這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修煉以前做過壞事,修煉後還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連人都不配活了,這些業力我得自己承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師父是把我們的生命從地獄裏撈起來,我們的業力大如山,靠個人的力量怎麼能承受呢?所以產痛來時,那真不是一般的痛苦,醫學檢查我的血小板連正常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醫院也沒有血漿,就告訴我「必須自己盡力生,無法剖腹產,否則大出血沒法兒搶救。」醫生估計上半夜能生,就去值班室先休息了。後來護士們也睡覺了,整個產房剩我一個人,我咬著牙承受,痛到快昏迷的那種迷糊狀態時,心裏就剩下一句話反覆念「師父,對不起」。可即使這樣,我都不敢念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為覺得不配求師父幫助。

就這樣熬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值班醫生突然驚醒,發現護士們還在睡覺,以為我已經順產了。她連忙叫醒護士們直奔產房,發現我已經半昏迷,羊水早破了,可產道沒開,母子十分危急。資深的產科大夫被緊急從家裏請到醫院;醫院讓我先生在「同意放棄孩子、搶救母親的責任書」上含淚簽字。當時這些情況我都不知道,只是自己清醒過來,配合護士轉移到手術台上。我身上接了各種線,按照醫生要求打催產針、盡力生。過了一段時間,我痛得幾乎又快暈過去了,迷迷糊糊聽見老醫生說「產道開不全,用產鉗夾」。這時護士在我身邊驚叫了一下:「孩子不行了。」這是她看監控器發現的。

那一瞬間,我內心突然生起一念:救護生命!讓孩子來到這世間,讓他(她)增加世上善的力量!我想讓孩子學大法。我從內心深處懇求師父救救孩子!那個念頭是如此強大,以至於我喊出了聲:「師父救命!」

一瞬間,我突然看到自己的頭前上方有藍色的虛空,偉大的師尊和數不清的佛道神莊嚴慈悲的守在我的身邊,嚴肅的看著我。我這才明白,原來慈悲的師父從來沒有放棄犯錯的弟子,一直守護著我的生命,是我自己固執的拒絕大法的救度啊。

這一瞬間,孩子竟然自己生出來了,醫生連產鉗都沒有用,在早已沒有羊水、產道不開的情況下,孩子奇蹟般的出生了!而我也沒有發生大出血。醫生護士驚奇之餘高興的喊:「順產,順產,母子平安。」

在生命懸於一線的緊要關頭,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們母子的命。

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下來,希望那些曾經走進大法、卻因為邪惡迫害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慈悲救度的事,從而不好意思再走回大法的昔日同修們,請快快放下各種顧慮心、疑惑心,早日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慈悲的師父一直在我們身邊,等著我們早日明白過來,早日走回來!

體悟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