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中共對去世的力虹為何如此懼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同情法輪功、揭露中共暴虐本性的詩人、作家、前《愛琴海》網站總編力虹先生,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寧波去世,享年五十二歲。中共在他去世後嚴加防範,不准任何人前往吊唁。中共為何對一個死去的人這麼恐懼?這究竟是為甚麼?

力虹原名張建紅,原籍浙江寧波鄞縣。力虹一九八零年開始發表作品,並創辦大學生詩刊《地平線》和文學雜誌《人間》,從此受到警方監控。力虹一生創作頗豐,涉及詩歌、散文、劇本、小說等多個文學創作領域。二零零五年八月在杭州參與創辦思想人文網站《愛琴海》,並任總編輯。

力虹在二零零六年五月至九月間,通過電子郵件在海外發表大量同情法輪功、揭露中共暴政的時政評論。其中主要有:《被盜的器官在呼嘯》、《活摘門方興未艾、奧運門又將開啟》、《面對活摘門,欲出應對法》、《面對調查報告布什將說甚麼》、《願意參加這個歷史性的調查》《傳九促三是中共過不去的坎》等。

力虹發表的這些作品,直指當時引爆世界輿論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的滔天罪惡。在海外華人吳××質疑媒體所報導的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真相的情況下,力虹發表文章,通過詳盡嚴密的分析,將這一容易使人被誤導的言論駁得體無完膚。

力虹的言論雖說是通過網絡傳達到海外的中文媒體,但這是在中國大陸險惡環境下敢為法輪功鳴不平的極少數知識份子之一。力虹在道義上的擔當,充份體現了他的良知和傳統文人的操守。

中共對力虹的忌恨與恐懼,其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力虹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在講述法輪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他不修煉法輪功,可是他對法輪功的公正認識與知道真相後的深刻同情,卻能引起世人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關注。

在力虹為法輪功站出來說話時的中國大陸,還有相當一部份人以所謂「中立」的立場看待法輪功的被迫害。這些人一個典型的說辭就是我不反對法輪功,也不反對共產黨,誰說的我也不相信。可是當血淋淋的真相展現在世人面前時,這些人的所謂中立其實就已經表明了自己因膽怯而拒絕表態的立場。而此時,力虹的文章在相當大的程度上為世人廓清了中共的暴力與謊言在人們思想中造成的迷霧。力虹的立場代表的是良知者對同胞受到殘酷迫害時的正義與良知,由此所引發的世人對中共暴政的譴責自然令中共最為驚恐和難堪。

力虹的言詞衝破了中共言論的底線,踩中了中共最為恐懼的敏感點。試想,一個政權殘忍地活摘人體的器官,如此的殘忍,它還配在中國立足嗎?不管中共如何掩蓋,只此一件真相的揭露就足以使中共喪失民意的支持。一個靠謊言統治的政黨在一個講真話的道義作家面前,恐懼得瑟瑟發抖。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晚,力虹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寧波中級人民法院對他秘密開庭審判。中共是這樣對力虹定罪的:張建紅在「文章中,大肆誹謗和詆毀我國國家政權是『整個人類不共戴天的死敵』、『中共極權暴政、非法政權』、『後極權主義政權』、『反自由、反天賦人權的頑固本質』、『一個全面殘害人權的法西斯式的獨裁政府、一個嗜血成癮、永不悔改的劊子手,一個業已犯下、正在犯下比納粹帝國更加嚴重、更加駭人聽聞的反人類、反文明罪行的政權』,提出『必須儘早、儘快結束目前的罪惡統治』、『告別專制恐怖,扭轉顛倒乾坤』、公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通過中共對力虹的定罪,我們看到了力虹的力量,當然也看到了這個邪惡政權的罪惡。最後,中共當局以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判處力虹有期徒刑六年。

有必要說明的是,中共在對力虹的判決書中絕口不提「法輪功」與「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相關信息。顯然,中共在所謂的秘密審判中也是極力迴避這一最令中共恐懼的真相的。中共對法輪功以及對力虹的害怕,由此可見一斑。

二零零七年五月,力虹在監獄醫院被診斷出患有罕見的神經功能障礙疾病,導致兩臂肌肉嚴重萎縮,喪失功能,正向兩腿擴散,有全身癱瘓的危險。其後,力虹的夫人曾多次向浙江省司法當局申請保外就醫,一直未獲批准。由於健康惡化,二零零七年十月轉入浙江省監獄中心醫院救治。據悉,力虹患有運動神經元疾病,該病被醫學界判為絕症。直到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當局在力虹全身癱瘓,不能說話和自主呼吸,只能靠呼吸機和輸液維持生命的情況下,才被允許保外就醫。半年後,因病情危重無法醫治而辭世。力虹去世前後,他所在的醫院布滿國保警察。

當然,力虹的保外就醫根本不是監獄所能左右得了的。力虹的冤案牽扯到中共的高層,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從力虹去世後,浙江警方極其快速的出動,限制大陸異議人士對力虹的追悼,就可以窺見中共控制力虹逝世事件的影子。

中共為甚麼連一個死者都如此的懼怕?不是懼怕他的遺體,而是懼怕人們由此所聯想起的對他的非法判刑與非法囚禁,當然更怕世人因提起力虹的名字而聯想起他遭迫害的原因。但是中共的掩蓋、阻擋本身就已經說明了中共對力虹所揭露的事實真相的默認。中共是因對力虹所揭露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的恐懼而虐殺了他!這樣的事實中共不敢說出,但是這已經深深地刻在了世人的心裏,也必將在中共被解體後鐫刻在力虹先生的墓碑上。

力虹是以一個人的力量挑戰中共的威權,他憑借的就是無畏的良知和高尚的操守。他的背後是無數的有良知的中國人的支持:知道真相者自然就會站在他的一邊;而尚不知情者,一旦明白了真相,自然就會成為支持力虹的力量。力虹知道他的良知與自己所付出的代價,這是一個民族希望的基礎。力虹實踐的其實是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的必然選擇。這當然也是中共最為害怕的。

力虹雖說已經走了,但他所留下的道德力量正在感召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的良知。現在的中國,不是有越來越多的力虹這樣的人正在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嗎?中共在力虹去世後的恐懼也正說明了這一點。

最後,讓我們引用力虹二零零六年八月在寧波所寫的《四十年反控制散記》中的一段文字,作為文章的結尾:

「至今,我仍在感謝上蒼,在中共邪黨水泄不通的鐵桶陣中,竟然賜給我們七個月的時間,讓我們的《愛琴海》發出了令極權暴政膽戰心驚、惶惶不可終日的聲音!」

力虹走了,但他所留下的聲音不正在中華大地迴盪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