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元寶山區看守所惡警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在當時所長張海清、副所長白傑的指使、操縱下,內蒙赤峰市元寶山區看守所惡警們便魔性大發,無所顧忌的折磨、摧殘法輪大法學員,這些地獄裏的小鬼,一個比一個凶殘,一個比一個毒辣。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常說的一句話是:「你們想修成嗎?那首先就得趟過元寶山看守所這個鬼門關。」在這所人間煉獄裏,多少堅定的大法弟子遭受了肉體的和精神的酷刑折磨,流過淚,流過血,那裏的罪惡罄竹難書!

惡警杜學武,2000年時才二十多歲,還沒有成家。此人無才無德,卻有強烈的往上爬的慾望。參加工作不久,便遇到邪惡的江澤民集團瘋狂非法打壓法輪功。他認定這是一個讓他往上爬的「好機會」。他對待法輪功學員是完全失去理智的,毫無人性的。

曾被非法關押在元寶山看守所的眾多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都遭受過這個惡警的野蠻迫害。一次他毒打一個近六十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搧耳光,踢、踹,打的他自己直冒汗,於是就把衣服脫掉光著膀子使勁打。實在打不動了,就開始想其它毒招兒:責令這位老人下蹲,學走鴨子步,說學的不像,對老人進行辱罵和踢踹;還覺得不夠,又強迫老人長時間下跪,在老人膝蓋下面墊上乾硬的鹹菜疙瘩;在老人後背上壓上裝有幾十斤重的玉米麵袋子,強迫老人在地上爬,如果袋子從後背上滑落下來,就對老人進行毒打。就這樣羞辱、虐待一個比他的母親年齡都大的老人!

在元寶山區看守所裏關押著一些賣淫女,這些賣淫女不會被關太長就會出去。惡警杜學武對這些賣淫女總是笑臉相迎,公開說甚麼「賣淫是本事」,是為了生存的一種辦法。反過來卻常常辱罵法輪功學員。

惡警張士孔(音),個人生活荒淫無度,當過兵。他說要把自己在軍隊裏學到的二十多種「招兒」使出來,讓法輪功學員「嘗一嘗」。他在看守所裏是出了名的「張惡人」。只要他值班,普犯們就都被嚇的鴉雀無聲,生怕被他拖出去往死裏打。除了法輪功學員,其他犯人對他都極端仇恨又極其怕他。他打人耳光不是說打幾下就完了,啪啪左右開弓,一打就是幾十下,被打的人的雙臉頰立馬就會紅腫起來,血從口裏往外直流。好多法輪功學員被他打耳光,面部被打的血肉模糊。

杜學武、張士孔、張海清、白傑等惡警常用的打人手段稱「開皮」,「踢踹踩頭」。惡警逼一位法輪功女學員強迫下跪,接著就狠狠地衝她的面部就是一腳,這位學員立即滿口是血,門牙嚴重鬆動險些掉下來。

一次張海清指揮惡警給法輪功學員們「開皮」──即將人後背衣服掀起露出皮膚,用硬塑料管或三角皮帶猛抽後背,從頸椎開始抽打直抽到尾骨,打得皮開肉綻,然後再在每個大法學員的臉上又踢又踩。

法輪功學員張秀霞老人,不放棄信仰。惡警張海清就把她拖到走廊裏,連打帶踢,踢倒後,用穿著大皮鞋的腳狠命的踢老人的頭,往她的頭上踩,並踩著臉狠狠地碾。張秀霞的臉和頭當即腫脹得很大。他又揪著張秀霞的頭髮在走廊裏拖來拖去,直到將人打的昏死過去。

暴力灌食是惡警對大法學員使用的另一種酷刑,用這種手段使人處於生不如死的境地,逼大法學員妥協。

灌食時,惡警通常指揮幾個男性犯人把法輪功學員從床上抬到地上,再按住手腳(有時用腳踩住頭)灌。一次,惡警白傑對姓王的女法輪功學員進行灌食迫害,灌的是鹽水。鹽水濃度已超過身體正常需要,如果不喝水,隨時將有生命危險。

一次惡警白傑毒打一個法輪功學員,把她踢出去很遠。這個法輪功學員的臉撞在窗戶框架上,面部劃出約四釐米長的大口子,鮮血直流。接著他又用抻床酷刑折磨這位學員整整兩天。

不論春夏秋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都在這個黑窩裏承受著惡警們的非人折磨。

夏天,惡警逼迫法輪功學員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在地裏長時間幹農活,不給水喝。去廁所不讓用衛生紙。

到了晚上,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鞭打、踢踹、抽耳光、電擊,再把他們趕入看守所院裏的一個一米深的水池裏,強迫大法學員在水裏蹲坐,衣褲全部浸濕,出水後再讓蚊蟲叮咬,一直折磨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又強迫大法學員幹農活。

在滴水成冰的季節,惡警們會在夜間三點多鐘強迫幾十名大法學員起床,不讓穿棉服,只穿秋衣秋褲,頂著刺骨的寒風光著腳繞著看守所大院一圈一圈的跑,當學員跑的體力透支的時候,惡警又在地上潑上水,水很快結冰,強迫大法弟子光腳在冰上長時間站立。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惡警們就給她戴上腳鐐,再讓她蹲下去,用雙手抱住左腿,用手銬把雙手銬住。就這樣,讓她貓著腰,拖著沉重的腳鐐迎著寒風繞著看守所的大院艱難的行走。王雷等惡警穿著棉服還凍得直跺腳,卻不斷的催著這位女大法學員快走。等她走完兩圈回到被關的監室,已連床也上不去了。見證人說這位學員的腳後跟被腳鐐磨的露出了筋骨,直淌鮮血。

2001年1月1日,惡警張海清叫囂:整死你們,讓你們記住,明年的一月一日是你們的一週年。我讓你們活得不如狗!他讓法輪功學員光著腳在外邊跑,把法輪功學員的腳都磨爛了、凍傷了。惡警還讓法輪功學員圍著大牆爬,膝蓋和手掌都磨爛了,手凍僵了,過後十個手指蓋全都脫落了……。有一位曾被張海清殘酷折磨的女學員回憶說:「2001年1月1日,那天是黃曆臘月初七,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剛下完雪,元寶山看守所所長張海清就把我們十名大法學員喊出去,讓學狗爬(學員中年齡最大的已有六十二歲,最小的二十多歲),在院子裏繞圈爬了近三圈。四個犯人穿著大衣,棉皮鞋輪班看著我們爬,他們還凍得亂跺腳。而我只穿了一件薄秋衣,一條薄絨褲,十個手指凍僵了,得落地時能聽到巴巴的響聲,一會兒十指全部凍死。進屋後幾分鐘,手指蓋就與肉分離。三天後,手指皮陸續往下掉,有的一塊一塊下來,有的整個一個手指筒掉下來,黃色的水不斷往下滴,手指蓋相繼脫落。腿磨出血,褲子上粘著厚厚的一層皮肉,脫都脫不下來了。手都這樣了,第二天警察還故意拿衣服來讓法輪功學員(用手)洗。」

從法輪大法被殘酷迫害到今天,已經走過了近十二個年頭。縱是血雨腥風,法輪功學員仍以堅強不屈的意志,用生命譜寫著維護宇宙真理的偉大華章。而那些惡警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也在歷史中一一的記錄著。不管他們走到哪兒,正義的審判不會放過這些歷史的罪人。

望那些執迷不悟的警察們,冷靜理智的想一想:罪惡的江氏集團動用了整個國家的專政機器,動用了整個國家的巨大財力、物力和人力,動用了全部國家壟斷的宣傳喉舌,經過了史無前例的長期而又殘暴的打壓,法輪功不僅沒有被「鏟除」,相反仍以不可阻擋的洪勢在全球廣泛傳播!這不足以證明邪惡是永遠壓不住正義的?而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則早已聲名狼藉、內外交困,在國際面臨眾多的法律控訴,正在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那麼,作為其追隨者的下場又將如何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