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修煉路上謹記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十五年來,我每天都在學法,從未間斷過,在學法中往內找、去執著,每前進一步都是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修煉路上,我謹記著:證實大法,講真相救世人。

1、全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才經過九天的學法班,師尊就把我的身體全部淨化下來,我多年的胃病、嚴重的腦供血不足、常年的腹痛等病症全部消失。目睹我的神奇變化,親戚、朋友、同事、鄰居相繼走進法輪功修煉。

我的丈夫、婆婆都是大法的受益者。丈夫嚴重的頸椎病臥床已經兩年,甚麼都幹不了。看了師父濟南講法的第七天,師父就給他淨化身體,他能上班了。單位還通知他晉升研究員(正教授)。丈夫參加了全省晉升研究員的外語考試,各項業務考評也都名列前茅。當時他們系統的人都感到十分震驚,我丈夫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你們也煉吧。他單位很多人因此而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婆婆八十多歲,手上長了個包好多年了,百治不癒。她跟著我們聽了幾天錄音,手上的包不知甚麼時候就消失了。婆婆激動的說:「李老師是神!李老師是神!把老師敬起來吧。」她樸素的敬意,感動了她周圍的很多有緣人。

2、走哪把真相講到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公開詆毀宇宙大法。

為了維護大法,還師父清白,我來到我們煉功點附近的派出所洪法,因為那裏有我的同學。我的聲音很大,引來了他們的所長,我給他們講法輪功不但使我們的身體健康,也使我們的道德升。用自己煉法輪功的身心變化告訴警察煉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所長把我叫到他屋裏說:「你回去吧,我們也不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做。」

一個月以後,他們派出所的警察受命隔兩天來我家一趟。我想你們只要來,我就給你們講真相。他們輪著來「轉化」我,結果反而讓我把他們都救了,他們都表示不反對法輪功,不迫害法輪功學員,但要我別告訴外人,否則飯碗就沒了。

我退休後在一家私人公司幹財務,給身邊的同事講真相。利用他們打字和複印技術把我寫好的真相材料印出來。晚上和同修一起發出去,當時收到了震懾當地邪惡的作用。

我還和同修一起建立家庭資料點,大量的真相資料以最快的速度分發到同修的手裏,送到有緣人的家。同修把每一份資料當成講真相的利器,將印有真相的不乾膠貼在人們最容易看到的地方。每一張真相幣在我手裏我都叫它發揮救人的作用,否則我不會把真相幣用掉。我把真相幣帶到我能去的所有地方,因為我的孩子在不同的城市工作。買菜時拿出一張遞到賣菜人的手裏,並告訴他後面的字,這樣既不影響別人做生意又講了真相勸其三退,善良的人都會接受。遇到惡人就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

我走到哪都會把正念和善良留到哪,決不錯過任何機緣:擦肩而過的人我把微笑和善念給他,如果再見面,對方會說我們在哪見過,我就直接告訴他,我們是有緣份的,你是有福份的人。就給他講真相,解答他心中的迷惑,直至他自己要求三退,把法輪大法真相護身符給他,告訴他叫自己的親朋好友都明白真相,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他們都會得救。

我和丈夫回老家去,我求師父加持,徹底解體干擾有緣人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讓有緣人都明真相、退惡黨、得到救度。我到家時,十幾口人都在,我想我來對了。抓住時機,我請師尊給我智慧,就講大法的神奇,講我身邊發生的事情:我的鄰居七十多歲,煉法輪功身體甚麼病都沒有,退休人員辦手續,勞保處的人到處喊克華(化名)、克華,喊一聲她應一聲,勞保處的人說:「沒喊你,克華是位七十一歲的老人。」別人說,她就是克華,「啊!看你不到五十歲。」就這七十多歲人,被車撞倒兩次,毫髮無損,撞她的人嚇壞了,她告訴人家:「你們走吧,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事。」我還告訴他們神韻節目中的故事,濟公為甚麼搶親,家裏十幾口人聽了直點頭,全部認同了大法好,並做了三退,都爭著要護身符,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訴他們不但自己知道法輪大法好,還要告訴身邊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外甥四十八歲,一直認同大法好,就是沒有走進大法。一次,他告訴我說他身體不舒服、腿腫,去醫院看也沒查出有甚麼病。我告訴他跟我煉功學法吧。他把《轉法輪》請回家,每天看一講。到第五天,高興的對我講:「姨,我的腿不腫啦,身上也有勁了。我出去用三輪車拉客,心裏就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原來一天掙十幾元錢,這幾天能掙到八十多元錢,學法輪功、念法輪大法好還解決了生活問題,大法真太神了,我一定叫我全家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第六天他又告訴我:「姨,奇蹟!我中午做飯,把油鍋放在打著的煤氣罐上,然後去看看電飯煲中米飯做好了沒有,一看斷電了,我就開始修理,忘了爐上的火,結果油鍋著火了,火苗都挨著房頂了,房頂可是蘆葦編的,可一點事都沒有,我抓起油鍋扔到院子裏。現在想起來真後怕,兩罐煤氣一旦著火爆炸,不是我一家的問題,而是幾十家的問題,後果不堪設想。我剛學法師父就這樣保護我,我真正明白了為甚麼全世界有這麼多人煉法輪功。我一定按師父講的做,報答師父的大恩。」

3、難忍能忍為救人

我丈夫的家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都很相信大法,「七二零」以後他們相信邪黨的宣傳,反對我修煉,把我當成傻子,對我進行人格侮辱。我公婆往往人越多罵得越起勁,我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得忍,常嘿嘿一樂。他們罵我是傻子,我就告訴他們傻子不造業。

一次,我的兩個小姑子在她們父母面前責問我:「這些年我哥的錢你都用哪去了?」叫我給她們報帳。我的心一下子堵到嗓子眼兒了。這時師父把金光閃閃的「真、善、忍」三個大字閃現在我的眼前,師父的教誨也在我的耳邊響起:「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讓我來救她們的。我笑著說:「你哥的錢,你們過問可以,你們要我把二、三十年的帳報給你們,我沒做記錄,怕報不全。」我開始報帳,兩位老人的吃、穿、用,兩個孩子從小的費用和上大學的開支,沒有任何外來收入,全是我倆的工資。說到這,老人也說話了:「這不是你們該管的事兒。」

我接著告訴她們:「你們也知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如果在我修大法前,你們敢這樣問嗎?我修煉法輪大法啦,我們師父叫我們做一個好人,做個活著為了別人的人,我和你哥的身體都是師父給淨化的,師父教會我們怎樣去做高尚、大德的人,真的希望你們也看看《轉法輪》。」

這時她們面帶愧色,表示接受大法,並要了法輪大法真相護身符,做了三退。從此也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六年底,我去上海給女兒帶孩子。我把女兒家裏所有的事情全部承包下來,因為我是修大法的,得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證實大法。女兒特別支持我修煉大法,女婿也沒有反對。

小外孫一歲了,開始學說話,他第一次開口就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連貫地說了出來,當時全家人都很震驚。我女婿問我:「是你教他的嗎?」我說:「是我啊!」他把臉一沉說:「你怎麼煉我不管,別把我的兒子教壞了。」我告訴他:「全世界有很多小朋友都修大法,你看我們洋洋多聰明,身體又好。」我女婿說:「不要跟我說這些沒用的,不願意在我這兒你就走。」我明白是叫我過關的,但還是落下了既傷心又委屈的淚水。

一關沒過好,下一關接著來。女婿不和我說話。我是修煉的人,不和他一般見識,我和他說話,一遍不行十遍,最終他還是說話了。我告訴他,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的師父教我們活著就是為了別人的人……不等我說完,他的臉又沉下來,手指著我的鼻子說:「你是說我錯了嗎?」我沒多說話,到我睡覺的房間裏,雙手捧著師尊的照片對師尊說:「師尊啊,我錯在哪呢?」我一講又一講的學《轉法輪》,但實際中還是放不下,怕再得罪了女婿,惹的大家不痛快。

這個關還沒過去,新的考驗接踵而來。我丈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就不修了,這時他病了,得的是焦慮症,我們只好回到山東自己的家裏。往日的同修都到我家來輪流陪他學法,我丈夫的心除了怕還是怕,去醫院吧,也不解決問題。我的心怎麼也放不下。

我和同修切磋,大量的學法,真正的悟到:「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第140頁)我悟到是自己還有人的情放不下。

在師尊的呵護下,我把人心全部放下,人怨我不怨。我主動打電話給女婿道歉,結果女婿向我承認錯誤。而從新走入修煉的丈夫,身體也完全恢復健康。

回憶我的修煉道路,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在正法修煉的最後時刻,我會在這與主佛同在一世時走好最後一步,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在救度眾生中實修,圓滿隨師還。

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