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不能只做不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自九九年邪惡迫害以來,一次次的非法勞教,一次次的被綁架到看守所和洗腦班,我的名字在我們地區的同修中可以說是人人皆知,就連當地的邪惡部門和勞教所中也出了名。當然不是說我的出名是因為我修得好,恰恰相反是因為自己在反迫害中沒能全盤否定舊勢力而屢遭迫害造成的。

面對多年來邪惡迫害,我曾無數次的反省自己,每次迫害回來我就努力的多學法,多做三件事,遇到問題也能夠向內找,並不斷的去掉執著和人心,可是過不多久卻又遭到邪惡迫害。到底問題出在哪呢?到底自己的哪顆心叫邪惡牢牢的抓住把柄了呢?多年來這個問題一直纏繞著我,使我感到極其的困惑。

當寫這篇文章時,我剛從邪惡的看守所出來,這次出來後,我下決心一定要解開纏繞我多年的困惑。所以在這段時間裏我努力的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可是找來找去跟以前找的結果沒多大區別,再進一步的找,似乎就沒有了結果。

有一天,學法時腦子靜不下來老拋錨,於是自己發了個正念,再集中精力學,學著學著腦子裏突然出現了師父經文《再認識》的內容。師父的這篇經文,我不知學過多少遍,甚至早已背下來。可是為甚麼在遇到問題時就想不起來呢?原因是人的觀念在阻礙著。

每次迫害回來不久就要急於做大法的事,當妻子(同修)不同意做時,原因是我有急躁心、幹事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可自己認識不到。跟她爭、跟她鬧,其結果每次都是妻子(同修)的讓步而收場。為甚麼呢?因為我認為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是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是誰都不能干擾的。所以每當出現矛盾時,我就用這些話來壓她,逼她讓步。可是這個讓步不是我們在提高中化解了矛盾,而是在爭執中壓制了矛盾。因為我沒有認識到,師父是在借妻子(同修)的嘴在暴露我的魔性,在去我的執著,在純淨我的心態。而是一味的執著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認識,在加重證實自我的心,導致了我們夫妻同修之間的配合不默契,從而給邪惡留下了可乘之機。

多年迫害中的困惑終於在法中解開了。做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絕沒有錯,但切不可忘記是我們大法弟子在做。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就必然有一個去人心、提高心性,從而達到心態純淨的問題。心態純淨我理解,由於層次不同它的標準也不同。對不同層次的標準法對他有著不同層次的要求,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所以我們要清醒的明白,無論遇到任何矛盾時就是師父在暴露我們的魔性,從而讓我們去除它。真能做到也就達到了不同層次的標準和在那一層次純淨的心態。

那麼當我們在做大法事時,心裏出現浮躁、不穩或爭執時,我認為最好把要做的事暫時放下或緩一段時間,在找出原因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後再做,這樣就能達到那一層次中的心態純淨,所做的事才是最好,最神聖的。有些事情沒辦法緩,就應該在做的過程中修過去,而不是只做事不修心。

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