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一個稅務所長的返本歸真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我今年四十七歲,大專學歷,九八年初有幸得法輪大法修煉,當時在稅務局(國稅局)任副所長。在這十幾年的風風雨雨中,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聖美好,給我身心帶來的巨大變化。同時,也見證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下面就把我在這十幾年風雨中如何衝破艱難險阻,堅修大法不動搖,如何提高心性,正念正行,做個合格的大法徒的體會,簡要彙報如下:

*人生的路越走越窄

記得在剛上中學的時候,正好趕上1978年開始的人生觀大討論。是由一篇文章《人生的路啊為何越走越窄》引起來的。在《中國青年》雜誌上看到那麼多人參與討論,各抒己見,爭論著人生的意義,人生的路究竟應該怎麼走?從那時起我就立志自己長大後當一個哲學家,能夠解答人們的各種人生當中存在的疑問,指導人們怎樣走好人生的路。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接觸各種哲學流派,閱讀自己能夠接觸到的各種哲學方面的書籍。從中發現,當時我們所接受的馬克思的哲學理論,特別是在哲學的基本問題上,存在著嚴重問題,並於1983年寫了一篇《論馬克思的形而上學》近萬字的論文,複寫三份並分別寄給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部、北京大學哲學系、復旦大學哲學系。兩封信退回,一封石沉大海,那時我才明白這樣的文章在中國是不可能發表的,甚至沒有人敢正視的。由於當時的環境是屬於最寬鬆的時候,我才沒被整治就已經很幸運了。雖然自己沒考上大學,做哲學家的理想破滅,但自己還是常常在思考,人究竟是從哪來的,要到哪去,人生的意義和目地是甚麼?如果說那時還算有一點理想、目標。

可從一九八五年參加稅務工作後,在實際工作中,在灰色的現實面前,自己在學生時代的夢想被徹底擊碎了,就連參加工作後想好好幹一番事業的想法都很難實現,因為在中國的社會裏無論甚麼部門,沒有關係、後門光靠自己踏踏實實憑良知去做是很難有發展的。理想和現實的巨大落差使我從苦悶、彷徨開始走上消極混世,隨波逐流,甚至墮落。由不會吸煙到一天一包外國煙;由滴酒不沾到一天喝一兩頓酒,醉生夢死。因為總有人給你遞煙,經常有人吃請;從不會打麻將到學會了賭博,「小桌一放,啥事都忘。」幾乎所有的政府機關都是這樣,稅務局更是如此。上午上班喝點茶水看看報紙辦點業務,下午基本都「下戶」了。喝酒的喝酒,打麻將的打麻將,上洗浴的上洗浴……。記得剛到稅務局的時候,大家穿得都很簡樸,小肚子稀癟。幾年之間,小肚子都吃的溜鼓,穿的也上檔次了,出門打車的次數也多了,經常也能出入一些高消費場所……。當時老百姓的流行語,一條大黃狗(派出所),兩條大灰狼(工商、稅務的著裝為藍灰色),還有甚麼四大黑(公檢法、國地稅、坐台小姐、黑社會),就是這些部門的真實寫照。如果說社會是一個大染缸,那麼這些政府機關,公務員系統就是染缸中的染缸。在這裏,吃喝嫖賭是家常便飯,以權謀私,慷國家之慨已蔚然成風;權力不用,過期作廢是座右銘,甚麼「清正廉潔,人民公僕」那是講給別人聽的。一個有志青年就是這樣成為一個隨波逐流的混世之徒,在中國這不是個別現象,有多少人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因為這個體制就造就這樣的人。

大家都知道水往低處流,可還是都爭先恐後,有意無意的被帶著走。我似乎明白了當年的《人生的路啊為何越走越窄》。現在看不僅僅是越走越窄的問題,而是越走越黑,越走陷在泥沼裏越不能自拔,最後只能是死路一條。怎樣才能從這個污濁中脫穎而出,像成語說的:「出污泥而不染」,不久我終於盼到了這一天。

*得大法 明法理 出污泥而不染

九八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因我母親身體長期有高血壓、心臟病,我家的一個親屬給我母親拿來了一本《轉法輪》。說很多人看了這本書病都好了。讓我母親也看看書試試。我母親沒怎麼看,我無意中看到了這本書,一下子就被這本書吸引住了,從晚上八點看到後半夜三點,讀完了一遍,我被這本書深深的震撼了,憑我的人生閱歷,我深知這本書絕不一般。長期困擾我的,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許多關鍵問題在這本書裏都迎刃而解了:我知道了人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人為甚麼這麼苦,人生的得與失。特別是師父說的:「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轉法輪》)師父的話一下子打到了我的靈魂深處,我終於明白了人生真諦。

有了正確的宇宙觀,帶來了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就如同在令人窒息的密室中打開了一扇天窗,叩開了人生中理智的大門。我明白了自己應該怎麼做人了,我知道了回家的路應該怎麼走了,我不再低迷、消沉、墮落和隨波逐流,開始逆流而上,從此我開始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而且我堅信我一定會走到底,義無反顧!

我從修煉的第一天開始,就戒掉了我的三大不良嗜好:吸煙、喝酒和賭博。

在稅務所這樣的窗口部門,接觸的又都是個體戶,私營企業主、各種各樣的商家和社會的有關部門都要協調好關係,還要協調好上下級的關係,所以抽煙、喝酒、在一起打打麻將,有時成為社交、拉關係、辦事的一種常態了。冷不丁一下全部戒掉,很多業戶,同事,有關部門的朋友、關係戶,包括上級領導,都覺得挺奇怪的,甚至認為你不夠意思,不給面子。每次分局局長來我所,都是我負責接待,安排飯店,陪著喝酒,打打麻將。這回不陪喝酒了,領導都不滿意,我每次都是耐心解釋:我修煉法輪功本身就是淨化身體,去掉各種不利於身心健康的那些不良嗜好,請各位領導多包涵,有時不好推辭,人家喝三瓶啤酒我就得陪他們三壺茶,以茶代酒,應付過關,時間長了,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也不難為我了。修煉大法以後到現在,我沒有抽過一支煙,更沒有接受過別人的一盒煙,那要是過去早就成條的都收下消費了。在稅務所當所長,抽煙有幾個花錢的?修煉後我沒有接受過業戶的一次吃請,做到這一點確實很不容易,因為修煉前自己總是喝的雲山霧罩的,各方面的應酬很多,自己酒癮也很大。有時從中午一直喝到半夜,身體各項機能也嚴重損傷。我家兄弟幾人因為喝酒的原因,離婚的離婚,得病的得病(糖尿病、高血壓等)。我如果不是因修煉大法,及時戒掉了酒,後果很難想像會是個甚麼樣;戒賭也使我身心受益匪淺,因為打麻將經常熬夜,不能按時回家。也因為經常輸錢,回家對不上帳,搞的夫妻關係緊張,婆媳關係很難調和。不能體貼妻子,沒有照顧好老人,孩子。最後導致夫妻離異,給老人和孩子以及對方帶來的創傷無法彌補。

煙、酒、賭,這三大嗜好以前我也嘗試許多次把他們都戒掉。幾次半途而廢沒有成功過,修煉後真是輕鬆加愉快的就把它去掉了。很多人都佩服我說真有毅力,我說這在法輪功裏真是小事一樁,因為這樣的事比比皆是。

我認識的老太太功友中,她們有的從六、七歲、十幾歲就開始抽煙,都抽了五、六十年了,修煉後幾天之內就把煙都戒了,再也沒有抽過。在修煉法輪功的人群當中,這樣的神奇的事太多了。

例如,在我們一起學法的小組中(總共8、9個人),有兩個老太太,一個是六十多歲的阿姨,小學2年級文化,《轉法輪》三個字就認識一個「法」字,晚上做夢中李老師拿著小黑板教她認字、背法。也就半年多的時間裏,《轉法輪》這本書都能念的下來,現在不僅能閱讀《明慧週刊》,還能自己上網看明慧,三件事做的很好。還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個大字不識。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幾年的時間跟大家在一起讀、念、記,近二十萬字的《轉法輪》也基本都能認識了。七十多歲的純文盲,在這麼短的時間裏,能讀二十萬字的書,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可這樣的奇蹟在大法修煉中卻又很「平常」。正是因為他們那顆想得法返本歸真純淨的心,和大法師父的慈悲,奇蹟才屢屢發生。同樣也正是因為我想做一個好人,脫胎換骨的改變自己,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奇蹟也會在我身上時有發生。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按著大法「真、善、忍」的標準我嚴格要求自己。無論在甚麼樣的環境中我都是以踏踏實實幹事、堂堂正正做人為準則。遵守國家法律,遵守社會公德。工作中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廉潔奉公、一塵不染。僅九八年一年中,我沒有休息過一個大禮拜,因我們所的另一位主持工作的副所長是剛到稅務局的轉業軍人。業務不是太熟悉,所以所內的工作基本都是我在做。幾年來,我們所積極按時完成上級下達的各項收入任務,檢查任務,目標管理考核,行風測評的各項工作,協調好上下級之間的關係,和有關部門的關係,以及和廣大業戶之間的關係,搞好職工的各項福利,我所的70多歲的老幹部因為家離所較遠,樓層較高,沒人願意送,每次我都把工資福利送到家或扛到六樓,省得他自己大老遠到所裏來取,他非常感動。大家也都比較滿意我的工作,在年終的全分局所長述職報告會上,主持工作的另一位所長直接跟大家說:因為我不太熟悉業務,我們所的工作都是另一個所長幹的,而局裏的人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

在廉政方面,修煉法輪功以後,我所拒收的紅包,各種實物說成千上萬是不為過的,因為當時稅務所有一定的權限。每年收的稅都劃分到各個區、街道、鄉鎮,是地方財政支出的主要來源,而稅務所在劃分收入上是有一定活動餘地的。所以各區街鄉的領導對我們也比較重視,每年也都給稅務局的各級領導一定的「表示」,紅包大小是幾千元不等(指所長一級)。這樣的紅包,連局長都照收不誤的,在沒修煉之前我也收過。煉功之後,我就不再收了。因為我認識到了那不該我得。業戶逢年過節,送到我家的煙酒糖茶、大米、豬肉,各類農副產品我知道後都及時的如數返還,像送不回去的水果就按市場價格給錢;修煉後,我把自己僅有的一個三千元存摺,當作稅款,上交了國庫,就算是我這麼多年在稅務局工作搞不正之風給國家造成的損失的一點彌補吧。所內的麵包車都是我自己開,辦一趟私事我都自己花油錢(過收費站交的錢沒到所裏報銷),而我管轄的業戶當中有多個加油站,我完全可以免費加油。每個月我用所內的電話辦私事我都自己掏電話費。這些事在稅務所的歷史上也很少有過,有很多業戶對我說過:所長啊,我們到過很多政府部門辦事,像你這樣的好人,不多見啊!你為我們辦了這麼多事(納稅事宜),我們的經營情況不好,你給我們按政策定稅到最低照顧我們,我們純粹為了感謝你,給你東西不要,請吃飯不去。送個紅包你追到大門外送還我們,你不知道,你們所內有些人在給我們辦手續過程中,變著法的點我們,讓我們給他上點貨,認識認識。好壞我們看的都很清楚,我們真的謝謝你,我說:「不用,這些都是你們應該享受的待遇,是我應該做的。如果要謝,就謝謝法輪大法吧!」

後來惡黨迫害法輪功後,我因進京上訪,回來被拘留、勞教。很多業戶到拘留所去看我,甚至開車到幾百里外的勞教所看我。見面後拽著我的手說:「我們知道你是好人,雖然你現在不在稅務局了,不當所長了。但我們拿你當朋友,有甚麼需要不用客氣,缺錢儘管開口,保證比你當所長時還好使!」話雖然不多,但確實讓人感動。在這個物慾橫流,腐敗無處不在的社會,在這個千人指萬人罵的腐敗系統內,在這個人走茶涼、落井下石的現實中,還會有人這樣對待你,怎麼能不令人感動呢?我們市局的局長,分局的局長和區的領導,在找我談話的過程中,也都說過:「也就是你吧,我們也調查過你,在煉法輪功的這幾年中,工作幹的不錯。很廉潔,業戶口碑很好,如果換了那些調皮搗蛋的稅務幹部,我們早就不管了,巴不得誰搞點事把他開除算了。」在這樣的體制中,在這樣的社會大背景下,在這個環境氛圍裏,做一點好事,有時是很難的,做一個好人就更難。在這個大染缸中,能夠出污泥而不染,那更是難上加難!

因為一個正的東西樹立起來,那些不正的、不夠正的、邪門歪道的都會顯露出來,就像我在稅務局當所長。你不接受吃請,可能就影響了別人吃請;你不收禮,可能就影響了別人收禮;你不貪不佔,那就可能影響了別人的「收入」;你清正廉潔,不以稅謀私,嚴格把關,那些吃拿卡要慣了的,靠以稅謀私,到處「開口子」「組織收入」的那些人能不恨你嗎?你工作中積極肯幹,認真負責,獎勤罰懶能不觸動那些好吃懶做,勾心鬥角,搬弄是非,嫉賢妒能的那些人嗎?如果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那樣去做人的,也是做不到的,因為做一個好人實在太累,也帶有一定的風險。

*衝破圍堵 堅定走正返本歸真路

九九年的「七二零」迫害發生後,自己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麼做了,由於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用各種人心對待發生的一切,現在看來,完全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修煉,更不會向內找,把做事當作了修煉。

因為不知道怎麼做,心中雖然也害怕、困惑、迷茫,但是有一點,就是對師對法從來沒有動搖過,懷疑過,無論是誰說甚麼,造甚麼謠,無論天塌地陷。我都會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所以在後來因為進京上訪、開法會、講真相、被撤職、罰款、開除稅務局、三次非法治安拘留,兩次非法形勢拘留,兩次非法勞教(第一次勞教兩年、第二次勞教一年)。我都沒有動搖過對大法的正信。因為我深知大法和師父叫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這絕沒有錯。我在法中受益這麼大。常人還講個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不能落井下石呢。作為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應該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討回師父的清白,當時因為法理不清,認為這些魔難是必然的,完全承認舊勢力的各種方式的迫害。當時還引以為榮呢。認為自己名利情看的淡,放的好。美其名曰:唐僧取經九九八十一難,少一難還得補上呢,這點難算甚麼,上勞教所進監獄可能修的更高呢,這就是自己當時的想法。

帶著這些人心、怕心,還有隱藏的很深的求圓滿之心,在「七二零」的當天,與同修一起進京上訪,結果還沒有到信訪辦,在北京府右街就被抓到了豐台體育場,當晚被非法押上火車遣送回本地。在派出所關了一宿,第二天單位領導把我接回稅務局。之後,一把手局長,管紀檢的副局長,分別找我談話,叫我認清形勢,別再做傻事,雞蛋碰石頭等一通說教,同時警告我:如果再發生類似的事情,誰也保不了你。甚至連累很多人丟烏紗帽;回到家後,家庭觀、親情觀都在等著呢。老母親本身就有高血壓、心臟病。平時勉強能維持自理。兒子也有心肌炎,受到驚嚇、刺激也經常犯病;哥哥、姐姐身體也都不太好,擔心我一旦失去工作怎麼生活,接下來因為開法會又被治安拘留,派出所上門抄家,街道上門所謂幫教,社區、委上也都上門「關心」我。面對這種黑雲壓境,瘋狂的打壓勢態,我沒有被打倒,沒有動搖。通過學法和同修交流,我們覺得還是應該進京上訪,向政府、人民講清真相。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實在太難了,因為當時周圍不斷的有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公安部門、單位、街道、社區、委上。打壓、監控的力度不斷升級。從單位到家裏都有人在暗中監視,跟蹤。對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更是實實在在的圍追堵截。那時我已經被撤職和記過處分了。如果再次進京,那就不只是開除和拘留那麼簡單的事了。等待自己的可能是手銬和監獄了。我知道到了真正放下名利情、放下生死的時候了。關鍵時刻,師父的法再次點醒了我:「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精進要旨》〈真修〉)

法理上清晰了,放下也就不那麼難了。經過我與同修們的充份準備,切磋交流。九九年九月中旬,我借了錢,跟同事說好請他幫忙請假,我給母親和孩子留下了字條,和同修們成功的突破了有關各方的圍追堵截。兩天後再次踏上了北京的土地。如果說,第一次進京上訪,是在修煉的路上邁了一小步。而第二次進京則是跨了一大步。因為你不真正放下名利情,你就邁不出這關鍵的一步。出發前,心裏還是充滿陰霾,當坐上北京的列車後,心裏的陰霾一掃而光。後來悟到是師父把這些不好的東西給我消掉了。

當時我還不明白反迫害的法理,但我知道了當我們走正返本歸真路時,師父一定會給我們做主。今天回想起來,當時有很多地方做的很不理智。可師父就看我們對大法這顆堅定的心,精心呵護著我們,沒有師尊的苦心點化與一路上的精心呵護,巧妙安排,我們是不可能衝破層層封鎖順利到達北京的。雖然這次上訪又被遣送回來,但在北京與全國各地的同修切磋交流使我受益匪淺,也與接觸的警察講了很多真相,同時也再一次向有關部門、周圍的人們表明了我們堅修大法的決心和勇氣。沒有甚麼能擋住大法弟子們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的路。

二次進京回來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後,又被我單位非法軟禁半個月(公安局的指示),記得當時正好趕上十•一長假,我們分局七十多名正副科所長,去掉幾名女的。六十多人輪番看著我。每天十人,白天六人,晚上四人。一天三頓飯店,車輪戰式的輪流勸我,做我的思想工作。市局一把手,市局主管宣傳的副局長,我們分局的六位局長,十•一也都沒休假,輪番找我談話,區裏的有關領導,公安局的人也不斷施壓,我家裏有抱病的老母親,心臟病的孩子沒人照顧,分局只好派一個身體強壯的小伙子到我家吃住。幫助照顧老人孩子,可想而知:為了迫害法輪功,他們不惜動用多大的人財物力,七、八十人長假不能休,拿著獎金,加班費、一天三頓飯店,每頓飯店不低於六個菜,局領導還要安排公安局的人吃飯,據後來的一位市局局長透露,為了轉化我,分局花了二十多萬,知情的人說,其實分局搞基建無法報銷的白條子,都算在幫教法輪功的帳上了。其實,無論真假,究竟花多少錢,也都是在非法的迫害好人。

當時我也和勸我的這些人說過:「你們這麼勸我,那麼開導我,怎麼就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句,從哪個法律角度上講,我們稅務局也沒有甚麼權力軟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啊。不讓人家回家啊!況且我家的老人、孩子都有病,需要親人在身邊照顧。我無意指責誰,只是說出一個簡單的事實、道理和良知問題。我們這些人都是稅務局的精英,這麼一點法律常識不會不懂。」大家都勸我要識時務,面對現實,不要雞蛋碰石頭,胳膊擰不過大腿等。我也常常在想,廣大老百姓(納稅人)和政府部門(人民的公僕)相比,究竟誰是主人,誰是僕人,誰應該是大腿,誰應該是胳膊,誰是石頭誰是雞蛋呢?我們今天所面對的現實究竟是甚麼?要識甚麼樣的時務,明辨甚麼樣的是非,這確實是每個人都應該嚴肅思考的問題。我們大家都在一個分局工作,互相之間都非常熟悉,我以前是一個甚麼樣的人?怎麼工作的,大家都很清楚。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發生的變化,對單位的貢獻,對社會風氣的影響,對家庭鄰里的正面作用,特別是在廣大個體業戶中的口碑,大家都有目共睹,可以去調查核實,如果我做錯了,違法違紀了,領導和同事們可以批評指正,或受到法律制裁,像這等搞政治運動的形式,文革式的整人手法,去對待一個善良的好人,未免太讓人心寒。

記得我們分局的一位領導也曾勸過我,我就跟他說:「法輪功是李洪志老師92年開始傳出來的,經過80年代的氣功熱和假氣功的惑亂,90年代初氣功已經冷了下來,對於真假氣功人們已經具備了辨別能力,最起碼不會輕易的,盲目的再去相信甚麼,就像李洪志老師在《再論迷信》經文中說的那樣:『其實經過了各種各樣政治運動的人們會有很強的分析能力,過去他們有過信仰,有過失落,有過盲目崇拜,也有過經驗教訓,特別是在文革中受到過難忘的心靈觸及,這樣的人們叫其隨便就相信甚麼這可能嗎?是真理還是搞政治的人所炒熟的所謂迷信,今天的人們是最能明辨清楚的。』『大法修煉的學員對於宇宙真理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人類無論站在任何立場上否定高於人類社會一切理論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勞的。』」我跟這位領導說:「這點我確實深有體會,在這幾年修煉中,我發現在法輪功中有兩個比較大的人群,一個是很多老頭老太太、農民、文盲比較多。另一大人群就是知識階層,修煉法輪大法的比較多,像清華大學修煉大法的教職工不下300人。中國科技大學的許多導師、博士、博士後、各科專家修煉大法的就更多;在美國的大法弟子中,拿幾個學位的修煉者更是比比皆是。在前一個文盲,半文盲的人群中,這些人你說甚麼高深的理論他們不懂,他們看重的是實際效果,如果不是親身受益,各種病都好了,收穫了健康,或者在其家人身上受益了等,你就是說出花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而在後一個知識份子人群,如果你從理論上說不過去,他們也絕不會相信。就我自己來講,我本身大專文化,而且我讀過各類的書籍,涉獵了很多學科的理論,從社會科學到各門具體科學,我認為都直接或間接的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很多修煉者都是從懷疑中解決了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走過來的,是經過了各種的實踐的檢驗的。所以說法輪大法是修煉與實踐的昇華。這在以後的嚴酷打壓中那麼多人堅定不移、毫不動搖的實際情況也充份的證明了這一點。說誰上當受騙,未免有點太簡單粗暴,是典型的文革語言,黨文化思維。人們現在活的越來越清醒和理性,怎麼能那麼輕易受騙上當呢?您說是吧?」這麼多天下來,這麼多位局長、科所長幫助也好,車輪戰也好,最後他們也不得不承認,你說的很實在,也很在理,我們無法說服你。無論怎樣,這些在大染缸中被污染較重的人們,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一些法輪功的真相。

其實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何止是上北京存在圍追堵截,可以說在我們返本歸真的路上,到處都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圍追堵截。如果我們正念不足,人心太重,那可能隨時就把你圍堵下去;反之,如果我們正念很足,真正的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在邪惡的「圍追堵截」過程中,因為人心太重,也摔過跟頭:面對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在警察一次次非法抄家過程中,心臟病高血壓發病時的痛苦,面對幼小的兒子眼巴巴的看到無辜的父親被一次次抓走,關進監獄,以及老師同學知道自己父親煉法輪功後那種歧視和白眼;看到哥哥因為我煉法輪功而影響了在單位晉級和長工資的鬱鬱寡歡;面對姐姐到監獄探望我,看到我被折磨消瘦那剜心透骨的傷痛。我曾經波動過,違心的玩過文字遊戲,簽過所謂不修煉的保證書、轉化過。以及在怕心,安逸心的帶動下,被邪惡圍堵下來,給大法抹過黑,給自己修煉路上染上了污點。雖然很快就歸正過來,但畢竟是摔了一跤。

但在多數情況下,都能經的住考驗,堅定的走過來。記得在2000年3月份,市局副局長到拘留所宣布辭退我的決定時跟我的一段對話:給你一個選擇,如果想要稅務局的工作,就得放棄法輪功,如果想要法輪功就得捨棄稅務局的工作,你自己看著辦吧。我說:如果非讓我選擇的話,我只能選擇法輪功。局長又接著說:市局黨組已經開會討論過了,並形成了文件,如果你改變態度,我可以讓文件作廢。你知道嗎?有許多大學畢業生,手裏拿著10萬8萬,就想到稅務局當一個「員」。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你在這個難得位置上,可你卻不珍惜這份工作。我說:不是我不珍惜這份工作,是非讓我作出這樣的選擇,以前我既可以煉法輪功,又可以幹好稅務局的工作,而且恰恰是因為我煉法輪功,工作才做的更好。

2005年,我因為發短信講真相被抓,一路不配合,不回答審問,不照相,不簽字,不穿號服,不背監規,不坐板,在看守所十天中,一直在絕食抗議,高喊法輪大法好!並向駐看守所的檢察院工作人員,揭露以前在看守所迫害死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這次被勞教一年,但到勞教所因身體原因勞教所不收,當天晚上直接回家。

*在救度眾生中歸正自己

在勞教所出來後,我就在市中心最繁華地段的一個大商場給人當保安,商場地處市中心鬧市區,營業情況比較好。是本市最大的商圈。因為接觸的人員較多,對於講真相來說也都特別方便,只要你能講,隨時隨地都可以做。但是這裏的環境也比較複雜。

我來這裏打工,本市的「六一零」,當地的派出所都知道,可能也都布置有眼線監視我(我都不承認)。國安,內保人員也經常出沒,而且我在這打工,商場的工作人員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剛到商場不長時間,商場管安全的副經理就跟我說:「你得十分注意,市六一零派甚麼重案組的頭頭來商場跟我打過招呼,說你是全市掛號的重點監視對像,有甚麼活動可以隨時抓捕,你家的電話,你的手機都被監控(所有的一切迫害我都不承認)。」

由於我剛從勞教所出來,學法也跟不上,悟性也不太好,幹事心特別強,遇事向外找,各種黨文化的惡習表現很突出,爭鬥心、求安逸心、顯示心,色心也都很強,特別是怕心。加之在勞教所、看守所被殘酷迫害的陰影時常困擾著自己。針對這種情況我決定靜下心來多學學法,我利用一切時間把師父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講法和後期的講法都連續的看了幾遍,能背下來就背法,同時每天上明慧網,閱讀同修們的心得體會,交流文章,反覆背《道法》、《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越最後越精進》等經文。我逐漸明白了甚麼是正法修煉,甚麼是舊勢力,它們和師父的關係,大法弟子的使命、為甚麼我長期處於魔難之中,怎麼樣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通過不斷的學法,提高心性,在講真相的實踐中逐漸明白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甚麼迫害不迫害的,這種概念都不去想,師父為甚麼在《轉法輪》沒有直接講到迫害,和反迫害的法,我們不應該被迫害,誰也不配來考驗大法弟子,我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我們不是在反迫害中修煉自己,我們是肩負重大使命的大法徒,救人與助師正法是我們的本份。我們有甚麼執著都會在大法中歸正,因為我們是在主動同化大法,舊宇宙的一切生命與因素都不應該干擾我們,誰做誰是罪,誰干擾正法,影響我們救度眾生,我們就解體它。

師父後來給我們講過相由心生的法,也講過大覺者是用慈悲善念去善化自己的世界。那麼我們今天所接觸的一切人,可能都是未來我們世界的眾生。我們真得修出那洪大的慈悲善念才能救得了他們,「法徒慈悲世間行 善念救人除邪靈」(《感慨》),明白法理後,才有了正念正行。

*大法弟子純正的一切本身就是最好的真相

因為常人就是從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你的所作所為來判斷你的好壞,判定大法的好壞,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從我們身上體現出來的真誠、善良,包容別人的心態,堅韌不屈的人格,良好的道德風範都有助我們講好真相。

我從未迴避過任何人,無論甚麼人問我,我都堂堂正正的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自身的巨大變化向人們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和福益身心!也揭露著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我沒有任何不良嗜好,吃喝嫖賭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衣著整潔得體,談吐大方,待人熱情,心平氣和,領導分配甚麼工作都積極按時完成。吃苦在先,任勞任怨;我從不說謊,搬弄是非,背後對人說三道四,晚上在商場值班正常的學法煉功,利用在商場的方便條件,講好真相,商場的所有員工和很多商家業戶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很多商場的業戶都說:從你的身上我們了解了法輪功,根本不像電視中說的那樣,因為你的為人處事本身就是最好的真相,你的帶有傳奇色彩的經歷最能說明問題,讓人信服。

商場工作人員絕大部份都是年輕的女服務員、女老闆。在商場六、七年打工生涯中,我沒說過一句髒話,帶過一個髒字,從未跟人煽過一次情,沒講過任何下流的黃色笑話。講真相也從未影響過業戶的銷售情況。這麼多年,沒往商場的地上吐過一次痰,沒拿過商場的一顆螺絲釘。從未跟任何人發生過任何衝突。是商場公認的好人,我覺得這也是大法弟子應該有的風範。

在這個魚目混雜的公共場所,到處充滿邪惡眼線的環境氛圍,能時刻堂堂正正說出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是需要勇氣的,能在這裏講真相,勸三退,講述大法的美好與神奇,那更是要有修煉人的正信的。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雖然我不太精進,但從未停止過救度眾生講真相的腳步。踏踏實實幹事,堂堂正正做人,理智,智慧的做著三件事。

回想這十幾年的修煉路,能夠突破層層封鎖,衝破各種圍追堵截,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和正確導航是不可能堅持到現在的。

師恩浩蕩,浩蕩的師恩,師父給予我們,為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敬意和感恩!我做的還遠遠不夠,只有在救人中更加精進,不斷歸正自己,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抓緊救度眾生,才能對的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由於層次有限,文章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