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概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明慧記者海濤綜合報導)提起「學習班」,凡經歷過中共「文革」時期的人,都能明白「學習班」的特別意思,中共「學習班」雖然不是正式監獄,但其摧殘人精神的力度毫不遜色。不讓人睡覺,一批又一批的「專案人員」連番上陣搞車輪戰;還有精神戰,拿你親人的前途威脅恐嚇,沒日沒夜。目的是不管你是個多麼堅強的人,也要將你的精神折磨到難以自持的地步,企圖迫使你向邪惡勢力屈服。

在人們尚未完全抹去對那段歷史的悲憤和創傷時,也許還不知道,如今中共辦「學習班」的手段集史上邪惡大全,正在被廣泛地用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中國主流社會民眾。「學習班」被冠以「法制教育中心」、「教育轉化學習班」、「崇尚科學教育學校」等名稱,是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灌輸謊言、體罰恐嚇,以強制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的私設監獄。稱之為「洗腦班」更為切合實際。

據明慧網資料館不完全統計,全國各地在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的統一操縱下,動用大量財力、人力資源辦洗腦班,所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已達數萬人。2010年一年被非法劫持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人數計 2038人,其中半數以上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案例發生在中國大陸28個省、直轄市,以黑龍江、河北、湖北、山東、遼寧、吉林、重慶、四川最為嚴重,去年被劫持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均在百人以上。

以上數字僅僅是來源於突破網絡封鎖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案例,實際數字應該遠遠超過上面的統計。


圖:山東龍口市洗腦班。隔著鐵絲網大鐵門,可以看到騙人的大牌子「法制教育中心」。

圖:河北「廊坊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

黑社會劫持手法

洗腦班裏所謂工作人員,由中共政府、司法各類人員組成;各地以國保警察為首,不定期的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或者對非法勞教期滿的法輪功學員,不放回家,直接轉至洗腦班「學習鞏固」。

各級六一零、公安、國安和街道辦事處有關人員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為了不暴露行蹤,掩蓋惡行,經常採取黑社會手法。有些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了十多天,家裏人還不知道人在哪裏。這些部門綁架法輪功學員,不需要任何手續,不出示證件,不需要家人簽字,就是人突然不見了。

軟硬兼施的「轉化」手段

被劫持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進去後被關入囚室,一人一室不准出門(另配兩個包夾、或單位分配來的「幫教」),吃、喝、拉、撒都在室內。「包夾」人員半步不離,監視法輪功學員不准煉功。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聽誣蔑誹謗法輪功的資料,然後逼迫寫出認同誹謗之辭的「體會」。適時還有專門培訓的說客,以中共哄騙人的歪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洗腦。

對經過上述反覆運作無效者,也就是堅定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罰坐小板凳,不准動,大、小便要請示;或長時間罰站,罰不准吃飯、不准睡覺。比較典型的,如在湖北省洗腦班,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天精神緊繃,從早上八點到晚上九點由幫教包夾和惡警看管,晚上由兩名陪教夾持,頭頂上雙燈晝夜照著,電視開著,上廁所都有人看著,日夜都是幾雙眼睛盯著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還做記錄。若有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就逼坐老虎凳、迫害性灌食、或電擊。


電擊酷刑示意圖

在強制轉化達不到目的時,他們就變換方式,硬的不行來軟的。用騙子的手法玩騙術,關心你的身體、家庭狀況、許諾只要承認「轉化」就改善你的經濟條件。

在四川德陽市洗腦班,有一次他們想欺騙法輪功學員侯光桃老人,配合他們拍攝錄像哄騙人,幾部攝像機對準侯光桃老人和專職的騙子說客,承諾說:「你配合我們拍好錄像,我們給你蓋新房子,買新家具,辦社保,以後你每月有錢拿」。侯光桃老人無論他們怎麼花言巧語,一句話都不說。

洗腦班更陰險的是採取既騙又詐的連坐手段,告訴你如不配合轉化,你的家人不能升學、不能升職、該享受的福利和各類待遇取消。

湖北省黃石市法輪功學員陸松明於2010年10月25日被610劫持入武漢板橋洗腦班。在毒打、餓飯、不讓睡覺、每日罰站到深夜兩點等手段均不奏效的情況下,洗腦班人員惱羞成怒,找到陸松明的家人、親戚去給他施壓,揚言:如果再不簽字轉化,就讓他們都下崗。把他的女兒帶去跪在他的面前哭,哀求他轉化。又叫他的妻子寫信去說,不放棄修煉就離婚。陸松明說:我今生就是為大法而來的,不管怎樣,絕不放棄修煉。

洗腦班費用來源、規模

洗腦班費用主要來源於中共財政專撥。有些地區洗腦班每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還要向當地政府、或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榨取一筆費用,更不計學員家屬被勒索敲詐的各種名目費用。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山西省汾西縣「六一零」頭子、政法委書記張俊奇與汾西縣公安局政保科長田俊平,欺騙劫持法輪功學員十人,到陽光大酒店二樓辦洗腦班。據悉,這次洗腦班「上邊」撥經費十萬,如果不辦就沒有。他們拿民脂民膏隨意揮霍,每天變著花樣的吃喝。這樣一次性縣級的洗腦班就花費如此金額。

二零一零年六月,四川德陽市「六一零」和德陽市政法委辦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原寶曇村小學在中共當局改造後,就變成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洗腦班一個專搞文字材料的姓胡的大學教師稱:「我們有的是錢來轉化你們,這次帶來幾百萬。」每個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洗腦班還向當地政府要五千元。


圖:四川德陽市和興洗腦班的後圍牆

也有企事業單位幹部為了撈政績、保烏紗,動用公款配合610。2010年,大慶石油公司「610」機構奉行中共指令,勾結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強制轉化公司內部修煉法輪功的職工。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因「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極端殘忍,臭名遠播。大慶石油公司單位領導與各級「610」機構明知真相,卻昧著良心奉上自己單位最好的職工任人宰割,動用公司公款,或逼法輪功學員家屬出錢,每送一人出資一萬元。

在中共利用大量國家財政來源支撐,以及對各級企事業單位的威脅榨取下,洗腦班辦了一撥又一撥,省、市、縣、區級都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例如在成都,除了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腦班,每個區幾乎都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洗腦班分常設或臨時機構。直接歸湖北省610管轄的湖北省洗腦班──武漢板橋湖北女子勞教所旁邊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就是一個常設機構,常年不停歇的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洗腦,不妥協的就長期關押。

迫害的都是甚麼人

被劫持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來自社會各階層,很多是主流社會的民眾。這些人按照法輪功的教導修心向善,是社會上最善良的一群人。

成都武侯區政法委的金花洗腦班設在金花鎮草金路66號。法輪功學員徐筱蓉目前仍被非法拘禁在該洗腦班中。徐筱蓉女士是四川省成都錦城外國語學校的優秀高級教師,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成都當局綁架到武侯區金花洗腦班關押,至今已三年多。

遼寧省大連中山醫學院副教授於曉豔,因是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當地公安局抓捕後關入撫順洗腦班(所謂「遼寧省關愛教育中心」),二十天之後才獲得釋放。她是大連人權律師王永航的妻子,王永航因為大連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二零零九年被大連法院判處七年徒刑。


袁平均生前與孩子在一起的照片

四十五歲的袁平均,家住石家莊市新華區革新街電信局宿舍,以擺攤替人縫補衣服為生,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在出攤時,被居委會主任黃某協同新華分局寧安路派出所推進一輛小型麵包車帶走。袁平均的丈夫張運動當天上午回家時,目睹了寧安路派出所抄家,派出所臨走時還強要550元錢作為袁平均去「轉化學習班」的生活費。八月十二日上午,石家莊市新華區610機構突然來人告知,袁平均當天死於位於新華區柏林南路6411招待所的秘密「轉化學習班」。

李福榮,五十多歲,山東省金鄉縣魚山鄉李樓村的善良農家婦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綁架到濟南洗腦班,沒幾天就被迫害得大出血。家人很氣憤,指責政法委書記劉偉、魚山司法所楊林軍等人:「她不偷不搶做好人,老老實實過日子,棉花還沒拾過來一遍,是你們把人綁架走的,萬一她有危險就找你們要人。」

七十歲的四川省文物管理所退休幹部廖永輝,在成都金花洗腦班被非法拘禁的十個月中,受到二十四小時監控、威逼、經濟迫害等折磨摧殘,致使其心絞痛頻繁發作,回家後不久便含冤去世。

……

保住中國的良心,制止迫害

中共「610」的洗腦班辦班過程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沒有任何法律條文確認其性質,卻隨意拘禁;洗腦班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甚至致人死亡而不負法律責任。這樣的洗腦班是徹頭徹尾在犯罪,殘害生命、踐踏法制。

而中共洗腦班所關押迫害的又是一群最善良、正直的好人,是中國社會的脊梁,他們以「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不屈從於權貴,拒絕以錢財腐蝕自己,就是踏踏實實地做真誠善良的人、對社會對家庭負責任,同時堅守自己作為修煉人的信仰,心在方外,淡泊坦然。也許中共害怕的正是他們這種高貴的品格和言行,才不惜血本「轉化」他們,企圖以利益誘惑、以暴力脅迫,用謊言充斥他們的心靈,使他們放棄修煉人的心境,變為中共的馴服工具。

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該想想,自己可以不信法輪功,但是我們是否允許中共用百姓的錢,以國家的名義,精神摧殘、肉體迫害這些有信仰的同胞?讓高尚、堅忍的品格消失,以欺詐、奴顏來代替?我們的生存環境需要更多的真誠、善良,我們都會對中共說「不」,停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