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山東茌平縣王立軍被毒打折磨的遭遇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山東茌平縣法輪功學員王立軍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發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資料時,被警察綁架,在東阿縣高集鄉派出所被惡警打得昏死過去。十一月二十七日,王立軍被非法勞教,被投入位於章丘市官莊鄉的山東省第二勞教所,被惡警酷刑折磨。以下是他記述遭迫害的經歷。

被毒打昏死,遭酷刑逼供

我是二零零三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晚上十點三十分左右,我去發真相資料,被惡警蹲坑盯上,幾名惡警跳下車來,不由分說對我拳打腳踢,其中一名惡警手持橡膠棒劈頭蓋臉的猛抽,並將我強行拖上警車,將我拉到了東阿縣高集鄉派出所。

他們把我拖到訊問室,我剛開口說了一句:「你們不要迫害善良。」幾名惡警二話不說,又對我拳打腳踢,那個拿橡膠棒的惡警對我迎頭一棒,我頓時眼前一黑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想從地上坐起來,還沒有坐住,就又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發現他們已經用手銬把我銬在了鐵椅子上,手銬緊緊地勒進了肉裏,已經不能再緊了。留下一名惡警看著我,他們又開車回到抓我的村子,還想迫害其他的同修,結果一無所獲。他們逼問我是哪裏人,我沒有回答。

第二天一大早,幾個惡警繼續逼問我姓名、住址、是幾個人來的、用甚麼交通工具,我還是不回答,他們偽善哄騙我:「你這也不是甚麼大事,和家人聯繫,交幾千塊錢,就放你回家。」由於聽信了中共的宣傳,他們還問我學法輪功一個月給發多少錢。我說:「學大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的,不領錢;這些真相資料都是我們自願出資做成材料讓人明白真相,救人的。」我還給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的偽案,講了貴州平塘縣掌布鄉「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這是天滅中共的事實,善惡必報的天理。告訴他們我學大法後身心受益的事實,可是他們因為聽信了中共的謊言,根本聽不進去,還是一再逼問我的情況,我還是一句也沒有說。

早飯後,東阿縣城的惡警趕來了,繼續逼問我,結果還是甚麼都沒有得到。為了得到「證據」,他們把我沒有發完的真相資料、光盤、不乾膠等擺了一地,多個惡警按住我,強行給我照像,後來居然企圖侮辱我,要強行脫下我的褲子,我拒不配合,他們就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打得我一隻眼睛青腫。

這天下午,他們仍然逼問我的情況,其間他們還給我強行照相上網,企圖查出我的情況,看來惡警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有登記,可能因為我是二零零三年才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仍然一無所獲。一直到了下午三、四點鐘,才把我從鐵椅子上放開,把我帶上車,強行到東阿查體。並非法把我送進了東阿縣看守所關押,因為我沒有說姓名,他們就給我寫上「甲懷疑人」,關押在10號監倉,惡警唆使犯人給我洗涼水澡,就是脫光衣服,用涼水往身上潑,當時已經是黃曆的十月中旬了。他們還強行給我照像,並按手印,並幾次逼問我的情況,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況,我依然沒有配合他們。

大約過了十天,又把我調到四號裏,在惡警的唆使和縱容下,在押犯們問我還煉不煉,因為我說還煉,他們就毆打我,我的臉被打的青腫,肋骨青腫,疼痛難忍,他們還強迫我用手拿抹布擦監倉的地面,每天好幾次。擦地的過程中,經常無故對我拳打腳踢。惡警為了撈外快,對外招攬了一些手工活,給每個監倉根據人數下任務,完不成就恐嚇、謾罵。當時是製作花圈,因為我不配合邪惡,在押人員不能完成任務,也因此無故的打罵我。在這個環境裏,在押人員互相打罵也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出於侮辱和蔑視,他們命令我煉功給他們看,我不配合他們,幾個在押人員就強行扒下我的衣服,往我身上澆冷水,當時已經下雪了。我遵從師尊的教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善惡有報的天理,可惜他們無動於衷。惡警們怕出人命,又把我調到了五號監倉。

在五號,依然是拖地,做花圈。其間,我還是給在押人員講真相,有兩個在押人員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惡的黨、團、隊組織。

在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章丘市官莊鄉)遭迫害

十一月二十七日,我被非法勞教,被投入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章丘市官莊鄉)。

剛到勞教所,我被分到七大隊,惡警對我洗腦,強迫寫三書,我不寫。惡警們就派出猶大對我洗腦、轉化我。有一天,猶大們圍著我,我給他們講了一個明慧週刊上登載的同修修煉故事,那是一位五、六十歲的女同修,在一九九九年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惡警抓住迫害,問她還煉不煉,同修回答煉。惡警打的她渾身是傷,有一個好心的警察偷偷勸她說,你就說句不煉了,回家煉有誰知道啊,何必吃這眼前虧呢。同修說:「我學的就是真、善、忍,這第一個字就做不到,那第二個、第三個字更無從有了。」我對猶大們說:「你們也學過大法了,一個個的都是大男人,怎麼還不如上了年紀的女同修呢?」這句話震撼了猶大們,此後一個多小時,他們都靜默無聲了。

大約過了一個月,惡警李公明見我毫不動搖,就把我雙手戴銬交叉,威脅我說再不放棄信仰就要用五根電棍同時電我,就這樣銬了我兩個多小時才放開我。然後繼續洗腦,共三十九天,最後惡警無可奈何,只好作罷。

接著就在勞教所出工幹奴工,但這樣就可以接觸到同修了,經過和同修交流、切磋。認識到出工幹活就是配合邪惡,不能這樣做了。因為我不配合裝卸,一個惡警把我叫到他辦公室裏談話,問我為甚麼不幹活,我反問他:「你是一個警察,是人民警察吧?作為一名人民警察,是不是應該光明正大、大公無私啊?」他說當然是啊。我又問他:「一個人說話不算數,出爾反爾,算不算是無賴?」他又說是。我說:「現在這個社會,壞人們向人民耍無賴,迫害好人,還讓好人幹不該幹的活,那你作為一名人民警察,是應該保護人民,還是要迫害人民呢?!」他沒想到我說這些,一下子理屈詞窮,惱羞成怒的把我推出來辦公室。

還有一次,因為我不配合加班幹活,七大隊的隊長羅光榮把我帶到他的辦公室裏威脅,問我為甚麼不幹活。我說:「第一,是你們勞教所加班、超時間幹活;第二,我們學法輪功沒有犯法,所以才不出工、不幹活。」他推脫說:「犯不犯法我們不管,是誰抓的你,你去告誰去,來到我們勞教所就得歸我們管,就得幹活。」我說:「我是農村來的,不知道甚麼大道理,可也不能共產黨把我迫害了,我還幫它幹活,共產黨把我賣了,我還幫它數錢,也不能它把我的牛搶走,我還幫它去賣牛,也不能你把我的地霸佔了,我還幫你種地去。」他無言以對,只得作罷。

但是其間因為有怕心,有時也還是出工幹活。在幹活的間隙,為了發正念,我在桌子上寫了一個「滅」字。這天上午,我發現在「滅」字後面被一個惡警寫上了法輪功。我就把把前面的「滅」字擦掉,又在後面加了一個「好」,改成「法輪功好」。但是惡人見不得「法輪功好」,中午,惡警李公明把我叫去,雙手戴銬交叉上下吊在床上大約三十分鐘,這種酷刑非常厲害,時間長了手就得殘廢。我腰手疼痛難忍,渾身是汗,滿臉汗水吧嗒、吧嗒的往地下滴。他見我並不屈服,怕時間長了出事擔責任,就把我放開。這時我身體僵硬,已經不能正常坐立了……

這樣過了五六天,我仍不屈服。惡警羅光榮來叫我出工,我拒絕之後,他帶著多個惡警(約七、八個),把我雙手一手一銬,站立銬在床上最上面的鐵管子上,一直銬了三天三夜。這期間,早晨、上午提出大小便要求,要下午再提出才可以去。折磨得我痛苦不堪,幾乎承受不住了。在第四天,他們把我單手銬在窗戶上,讓我坐在小椅子上,播放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廣播讓我聽,而且放到聲音很大,企圖給我洗腦,也毒害著眾生。每天晚上,惡警李公明把我帶回七班,猶大就用佛教的東西給我洗腦,我身體被折磨的十分虛弱,腰疼的好像以前的風濕病犯了一樣,兩個多月躺在床上,行動困難。洗腦、迫害一共持續了一個多月,惡警李公明見我還是不「轉化」,還要我出工,我不配合。

後來他們把我調到十班,一個月後八月六號的下午,又把我調到一大隊。在一大隊宿舍住了四五天,那時一大隊九班和十班有空房間,因為我不屈服,惡警為了折磨我,在後大廊離廁所很近的地方讓我打地鋪,一直在那裏住了八十多天。這是因為九月二十八號一大隊普教開大會,給邪黨唱讚歌,我不去,惡警郭孟會就指派兩個犯人把我架過去,會上普教們都站起來唱「讚歌,」我坐著不動,郭孟會覺得在人前丟了面子,會上在大庭廣眾之下,破口大罵。散會後,他們還是毒氣不出,又到後大廊(我打地鋪的地方)不僅對我破口大罵,郭還抓住我的頭髮,使勁搖晃。勞教所裏一個個隊長、大隊長,都是這樣以打人為樂的變態地痞、流氓!

以上是我被迫害期間的部份經歷,我寫出這些是要讓世人看看自稱偉光正的邪黨,和這些自稱人民警察的邪黨走卒,醜惡變態的嘴臉;揭開邪黨的畫皮,在他們自稱「人權最好的時期」是怎麼樣殘酷、惡毒的迫害修心向善的大法修煉者的;在「春風化雨」的教育後面掩蓋了多少法輪功學員的血淚和屈辱!揭穿這些無恥的謊言,在事實面前,希望善良的民眾能分清正邪、識破謊言,拋棄邪惡、退出邪黨,為自己的生命選擇美好的未來!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