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長時間發正念所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我是半開著修的。我地區絕食回家的同修,邪惡操控法院給了她判決書,非法判三年,十天後執行。同修的心當時有點不穩,我們幾個同修一起切磋,要把這件事變成好事,十天長時間發正念,加持同修的正念,給相關部門講真相,也加持各部門工作人員的正念,讓他們都順應「真、善、忍」,善待大法弟子,同時清除我縣另外空間利用各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

下面是我十天長時間發正念時看到的一點情況:

頭三天我們清除了很多邪惡。第四天,剛開始發正念,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了,它們像霧和煙一樣,直壓到我頭上、耳朵這,我的頭有點暈,剛立掌手就哆嗦,我不讓手倒,我和同修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十分鐘後,我的頭腦清醒了,它們還是一批批的圍攻我,想把我的手弄倒。它們只要靠近我就解體了。後來它們不敢靠近我,就用繩子套我的手,繩子是用法器和功變成的。我的手指被它們套住了。它們一起拉繩子,我的手哆嗦著在抖動,我就是不讓手倒。我和同修們都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了邪惡。

因為清除的邪惡太多,舊勢力因素調來了很高體系中的「死水」,生命碰到就會爛掉或解體成水。我的右腿剛碰到這死水,就開始爛,瞬間我的腿沒有了肉皮,露出了骨頭,由一小片逐漸向大擴展。一會兒整個小腿露出了骨頭,剩下的肉也成了一條條的,左腳也開始爛。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我一動不動,心如止水,無怨無恨,那一刻我達到了堅如磐石、金剛不動、無私無我,放下了生死。眾神都驚呆了,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切。因為我身心到位了,這水在我身體上不能發揮它的作用了,只是身體承受著痛苦,我一分一秒的堅持著。那一刻真是驚心動魄,反映到這邊,我的腿像刀割一樣疼。我咬牙堅持著,心想:有師在、有法在就有我在。我有一口氣也要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這邪惡因素。我堅持著,和我一起發正念的同修們看到我很難受的樣子,就把功打到我這加持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們正念加持下,我堅持了大約半個小時,這邪惡的「死水」終於在我們強大的正念場中解體了。師父瞬間把我的右腿治好了,我的腿一下子不疼了。

第五天,邪惡利用情來干擾我,讓我的孫子中午哭個不停,兒媳說孩子病了上醫院。我村到縣醫院十多里,醫院下午兩點上班,回來就耽誤我發正念了。我沒動心,我和妹妹(同修)發正念,清除利用孩子干擾我們發正念的一切邪惡,孩子沒事。到兩點我照常長時間發正念,結果兒子媳婦去醫院回來說孩子沒事。

第六天,剛發正念,就壓下來厚厚的一大層透明的、由小粒子組成的物質。我們發了會兒正念,它們沒有反應。我想這是甚麼物質呀,這麼頑固。我一看,是不重視發正念的同修空間場中的「怕、恨」交織成的物質,太頑固了。我想就用我們修出的善、慈悲來解體它們吧。瞬間我看到了整體善的力量把這頑固的物質從中間劃開了。我們組成了一朵大蓮花。我和同修們蓮花手印中又都有一朵蓮花旋轉著。那種慈悲、祥和真是美妙極了,無法用語言形容。任何不正的物質都會被歸正和解體。過了一會兒,又是同修們空間場中的情出來了,它們組成了一個大情網,我想起師父的法「真念化開滿天晴」(《感慨》),大情網一下就解體了。

第七、八天,邪惡又來干擾我。我那兒媳感冒的很重,她下午去輸液,讓我看孩子。我心裏有點不高興,嘴上沒說甚麼。我一下想起在生活上要儘量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平時這孩子不好照顧,又不會走,也不在屋裏玩。快到兩點了,我求師父幫助,讓孩子自己玩,不干擾我發正念。孩子真的基本沒干擾我,就自己玩。

後兩天,邪惡干擾我們身體。有的同修咳嗽、有的頭疼、有的像感冒一樣流鼻涕、有的身體發冷。就這樣同修們都堅持下來了。

在這次長時間的發正念中,一老年同修每天堅持,沒時間幹活也發正念。結果十天下來,她說幾十年了肚子裏有一大硬塊,鵝蛋大小。煉功十幾年了也一直沒去,總是干擾她的身體。這次十天正念發下來,那硬塊沒有了。真是只要把自己溶入整體中,整體的力量就能顯現出來。

同修們呀!我們共同精進起來吧。我知道自己也有執著和人心。我們必須多學法,學好法,才能向內找,才能去掉一切執著和人心,才能發好正念,做好三件事。我們都要重視發正念,不重視發正念,邪惡不但害自己,也要迫害同修們。這時間是師父給我們大法弟子留下來救人的,就看我們怎麼利用它,別說我們沒時間多忙了,只要我們有精進向上的心,只要我們想就救人,師父甚麼都能給我們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