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為甚麼還存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為甚麼邪惡的洗腦班現在還存在?我們修煉人應該好好的想一想,從新審視一下自己。就我自己的體會認識與大家交流一下,洗腦班至今還存在的原因和解體洗腦班的緊迫與必然性。

二零零四年我被綁架到一個邪惡的洗腦班。當時因為孩子考上了大學,親朋好友都到我家恭賀,放鬆了三件事,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一個公共場所,光天化日之下,七、八個警察無視法紀,不出示任何證件,不理會圍觀的幾十人的譴責聲,強行將我綁架抬上車。我就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當時看到這些警察面部蒼白手都發抖,慌張的說:「我們把你送去一個月,保證把你接回來。」

一路上我就跟他們講著真相,心中充滿著慈悲,因為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這麼多人緊緊的擠在一個小車裏面,我就把我坐的一個座位讓給他們坐,自己蹲著,給他們繼續講著真相,他們激動的說:你們真是好人,我們是沒有辦法,都是上面逼著我們幹的,你不知道我們的壓力有多大。因為他們這些人是被邪惡操控的,我一點兒也不恨他們。

我進了洗腦班,心完全是祥和的,一點兒怕心也沒有,感覺我就是來解體邪惡救他們的。正是中午的時候,「六一零」的一個主任端著一大碗飯給我吃,我很善意的說:「你好,這麼多飯我吃不完,別浪費了。」他放下手裏的飯菜握著我的手,流著眼淚說:「好人,好人。」我看著這裏的幾十個工作人員非常可憐,非常同情他們。我想:既然來了,一定要救你們,解體操控你們的邪惡爛鬼。

當時,這個洗腦班連同我一起關了九個法輪功學員,聽他們說在這之前已經辦了好幾期了,被所謂的轉化了很多人,他們拿到了很多獎金。我在這裏除了見人講真相,就是集中精力發出強大的正念近距離直搗魔窟,消滅邪惡,讓邪惡無喘息之機。猶大們四、五個人輪班給我洗腦,我發我的正念,根本不理睬他們的,一點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他們打我,罵我,我也不恨他們,心中只有對他們的慈悲,他們打完後,自己流著淚說:不打你了,對不起。陪住的是我的居委會的兩個青年女孩,天天哭著要回家,根本不管我的,我發我的正念煉我的功。後來換了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我又跟她講真相,她明白真相後,也吵著要回家。她丈夫打電話說:「你趕快回來,千萬不要幹傻事,沒有好下場的。」她也回去了,最後剩下一個小女孩也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住在一個屋子裏。深夜很少睡覺,發正念,煉功。

後來那八位同修,其中幾人都在絕食了,有的被強行野蠻灌食,被迫害的不像人樣了,有的打點滴。我想我不能絕食,還要吃多點,吃飽了有精力發正念。二十天左右,這八位同修被迫所謂轉化,使我傷心流淚,為甚麼這麼不爭氣,怎麼對的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啊!在這裏我沒有失去信心,更加集中精力發好正念。

後來這被轉化的八個人也陸續來轉化我,我又幫助他們從法上提高。十幾個猶大對我沒有辦法了,放棄了。又來一個「六一零」的人員和警察來對付我,拼命的罵我:「就剩下你一個人不轉化,我們這一次的獎金沒了,你壞了我們的整個大事,我們在前幾期的班轉化率百分之百。我們就不相信你是鐵打的,現在給你最後的兩個選擇:一、判刑六年。二、必須配合我們學習。」我說:既不判刑也不配合你們學習,就聽我師父的安排,你們說了不算數。當時他們氣急敗壞,握著拳頭朝我的頭打過來,可是就是挨不著我的頭,拳頭到臉邊就是打不到頭上去,我一點也不動心,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操控他們的爛鬼。

晚上我一睡到床上,眼睛一閉,看到好多披頭散髮的邪惡爛鬼,嘲笑我,跳舞,還有幾百條大蛇小蛇。我坐在一個很大的金光閃閃的圈子裏面,圈子外面全部都是幾百條蛇,頭朝著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瞄著我,我就發正念,消滅一批又補充一批,不斷的消滅,不斷的補充,感覺很累了,就請師父加持我,請護法神護法。

大概到了二十六七天左右,「六一零」主任對我說:「你丈夫還是黨員,甚麼黨員,天天坐在我們『六一零』要人,還說不放人就去北京天安門打橫幅。」正在說著,他的手機來了信息,他拿給我看,說這是法輪功學員發來的信息,上面寫著:「江澤民已下台,請你們趕快放人」。

那七位同修被放回了,還剩一位同修身體不好,不能走路,身體被迫害的嚴重。只有我一人沒被轉化了,他們這些人全針對我一人,我一點也不能掉以輕心,調整好心態,信師信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完全有能力消滅這些邪惡,師父給我的神通我就好好使用,徹底解體這個黑窩內的一切邪惡爛鬼!

到了二十八天的時候,突然間這個洗腦班裏沒有工作人員了,猶大們都不見了,只看見一個守門的警察和一個「六一零」主任。那個「六一零」主任對我說:「你看你好厲害,把我們這裏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整病了,現在都在醫院裏打點滴,我現在頭也疼死了。」到了二十九天的時候,我在屋子裏突然看見我的兩個姪女進來了,她們大聲質問守門的警察:「我姑姑犯了甚麼錯,你們為甚麼把她關在這裏,她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功好。」她們一進來就拉著我走,這個警察慌張的打電話:「不得了了,她的家人衝進來了。還幫她說話呢!」洗腦班守衛森嚴,我問她們怎麼進來的,她們說直接問警察人在哪裏把門打開要來看人,警察就開了門。我心裏明白這一切都是師尊的安排。那個守門的警察叫了一個人進來要把她們拖出去,她們還是沒有走,就一直守在鐵門外要人。晚上一個六一零的人員開車把她們送回去了。只剩下我在黑窩內,我依然堅定的做我應該做的,持續發正念。對那個六一零的主任,我非常和善的對他講:「希望你再也不要迫害我們法輪功學員了,我們真的是在做好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樣參與迫害對你對你家人孩子都沒好處。我確實為你好,我們見面是緣份。」他說:「我是真的不想幹了,我整天過的不是人過的日子,頭整天是疼的,沒有好過的一天。算了,我回家,跟你一起做生意開公司,好嗎?」我笑了。

第三十天,本地六一零派人把我接回去,送回了家。以後聽說這個洗腦班再也沒有辦了。

以上是我在魔窟的一段經歷。當同修被抓到魔窟迫害時,如果所思所為都是為出去而做,那還是為私的,根本沒有想到及時救度那裏面的眾生,發正念,解體黑窩內的操控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切邪惡爛鬼。

有些被迫害過的同修,一被抓進去,馬上就要想到回家,而不是及時想到既然進來了,那就是鑽進邪惡的心臟,就來解體邪惡,圍剿邪惡黑窩。即使你正念闖出來了,那裏面的邪惡還在繼續,被關押裏面的正念不強、人心重的同修仍然遭受迫害,而眾生都在等待著被救度,受迫害的人可不僅僅是同修啊,還有裏面參與迫害的人員犯下多大罪過,外面的芸芸眾生,舊勢力是從根本上在毀滅眾生的。「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的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毀滅眾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這個邪惡的洗腦班就是舊勢力針對法輪功學員辦的,為所謂的檢驗法輪功學員而強加的迫害,從根本上是不能認可的,決對不允許存在的,因為它是毀滅眾生為目地的。

為甚麼邪惡的洗腦班至今還存在,而且有的地區還是表現的很邪惡,這不能不說和本地區的整體狀態有關,這裏其實是一個漏洞,是舊勢力鑽我們法輪功學員認識不足上的空子。它們死死的用洗腦、勞教、判刑以及各種慘無人道的方式迫害著同修,它們知道你們怕這個環境,它們就一定要加強這個環境,不僅僅是被綁架到洗腦班後又正念闖出來的同修,還有所有在外面的同修,並沒有從根本上重視起來,解體邪惡洗腦班的目地,是為了根本上救度眾生而做。

有多少同修在監獄裏面被迫害四、五年甚至更長時間都沒有被轉化,而一到洗腦班就被「轉化」了,當然我們不承認這個「轉化」,這證明了洗腦班集中了大量邪惡因素,被關押到裏面受迫害的同修應該把「怕被轉化,一心想出來」這個觀念扭轉到堂堂正正在魔窟裏解體邪惡洗腦班的正念上,能正念闖出來是了不起,但解體那裏迫害同修的邪惡因素,救度被迫害的眾生才是我們的目地和使命。我們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其實那些參與迫害的才是最可憐最可悲的,而正是他們被操控著阻礙了法輪功學員救度眾生,這場迫害中真正被迫害的是眾生啊!如果被綁架進去被迫害的同修都正念十足,信師信法,放下怕心放下各種執著的人心,都不配合它們,都不轉化,它們這個邪惡的洗腦班還能辦下去嗎?再加上外面的同修都能認識到解體洗腦班的必然性,齊發正念解體它,邪惡還能肆無忌憚的猖狂下去嗎?它早就解體了!總的說來,還是我們自身做的不足,沒有形成個整體的正念之場造成的。

希望我們法輪功學員形成整體,修去為私為我的私心,彌補漏洞,那這個邪惡的洗腦班就全部解體了,邪惡沒有市場也就自滅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