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歲奶奶修法輪大法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奶奶的一生很可憐:幼年喪母,她的父親又娶了個後母。後母狠心程度不亞於灰姑娘和白雪公主的後媽,可惜的是,奶奶既沒有七個小矮人疼愛她,成年後也沒有碰到理想中的白馬王子。

奶奶的婚姻是她痛苦人生的又一個開端和延續。爺爺年輕時候長得很帥,人也有能力,年紀輕輕就成為當地的知名商人之一,手中有錢,風流倜儻的韻事也不少。奶奶長得嬌小玲瓏,但全然不是爺爺眼中的「美女」。因爺爺喜歡一個有夫之婦,老爺爺一氣之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給爺爺選擇奶奶做兒媳婦。在老爺爺在世的時候,爺爺尚不敢造次。老爺爺去世後,爺爺變本加厲,把自己的情人公然帶回家裏。奶奶曾經想到過自殺。也是命不該絕,又繼續活著。

奶奶真的是個好人,三從四德沒的可挑,裏裏外外一把好手,對待晚年失明的老爺爺如同親生父親般照顧。奶奶心地善良,遇到可憐的事情,必定跟著他人流淚。方圓幾里的乞丐幾乎都知道奶奶的善,受過她的周濟,一件衣服,一碗粥……

得法

因為命運的不濟,奶奶學會了抽煙,以此來緩解痛苦和壓力。

爺爺去世的那年冬天,奶奶開始咳嗽,靜脈點滴半個月都沒有甚麼用。修煉大法的姑姑把奶奶接到自己的家中,教奶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奶奶很聽姑姑的話,早晨起床笫一件事情就是不斷的念這九個字,晚上睡下也是不停的念。一週過去,奶奶的咳嗽好了,身體恢復健康。自此也開始了她的修煉法輪大法之路。

奶奶失聰多年,即使戴了助聽器,也沒甚麼幫助,所以她沒有辦法聽法;奶奶沒上過學,不認識字,所以也沒辦法讀大法書。奶奶先從煉功開始。有緣自然師父有安排。奶奶一開始煉功,師父就給她打開了天目。她最喜歡打坐,打坐時候每每看見另外空間殊勝的景象。她很開心的說,看見了很多漂亮的花,顏色是那樣的鮮亮,是從沒見過的,那些花還不停的轉。她還說,自己一個人煉功,看見的花少;和姑姑一起,看見的花多,顏色也更漂亮。一天中午打完坐後,奶奶對姑姑說,今天我看見一個大胖臉的年輕人朝我笑呢!(在奶奶眼中,胖胖的大臉是有福氣的象徵)後來就走了。姑姑馬上把寶書拿來,指著師父的照片說,是不是這個人啊?奶奶很激動,說:「就是他!哎呀,就是他!胖胖的,還直笑,真好看。」這是奶奶第一次看見師父的照片。

淨化身體

師父在寶書中講的走進大法修煉後人身上會出現的那些現象,奶奶一樣也沒落下。

一天下午,我突然有些惦念奶奶,就打電話給姑姑,詢問奶奶的近況。姑姑說,奶奶正在靜脈輸液呢。趕緊問是怎麼回事?姑姑說,奶奶從昨天開始發高燒,並且自己很沮喪,說過世的爺爺要來接她了。姑姑趕緊聯繫了叔叔,找來了醫生,給奶奶做靜脈輸液。我問姑姑,這不是淨化身體嗎,為甚麼用藥?姑姑說,我哪裏敢替她做這個主,我畢竟是女兒,是你奶奶自己要用藥的。我又問姑姑,有沒有把這其中的道理講給奶奶聽?姑姑說沒有。我叮囑姑姑還是把這段法讀給奶奶聽吧。我問姑姑奶奶現在在幹啥?姑姑回頭一看,老太太正在沙發上打坐呢。

第二天,叔叔帶著醫生又來了,奶奶雖然仍然發燒,但較前好轉,這次奶奶明白了,不再用藥。叔叔無可奈何說,那就看看再說吧,如果下午體溫再升高,一定要用藥了。奶奶說,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就這樣,八十多歲的老人,沒怎麼用藥高熱就退了,不修煉的叔叔覺得不可思議,從此支持奶奶打坐煉功,他說就連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發這麼高的燒還需要輸幾天液才能好呢,奶奶一次就好,自然是煉功煉的。

第一關奶奶就這樣不拖泥不帶水的順利通過了。

隨著煉功學法的深入,奶奶身體上的奇蹟繼續出現。

奶奶的雙手因為經年的勞作,又患過關節炎,已經形成畸形,雙手手指無法伸縮自如,也就是說,既不能完全握成拳頭,也不能徹底伸直。突然有一天,奶奶說她的手正常了!真的,伸縮自如了,完全不見以前畸形的樣子。

奶奶失聰多年,也有家族遺傳的因素,她的兄弟姊妹年紀輕輕就都耳聾了。煉功後,奶奶的聽力漸漸恢復。那天,在叔叔家裏,嬸嬸們在議論奶奶早年的事情,坐在一邊的奶奶突然插話說:這事不是這樣的。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啊,您能聽見了?奶奶說,是啊。這件事情轟動了整個家族。

修煉能使人返本歸真,這可是不爭的事實。

修心養性

因為起初既不能聽,又不能讀,所以奶奶幾乎對法理認識很少。但是她知道煉功好,就非常積極的煉功,只要看見姑姑煉功,她一定會加入,姑姑不煉的時候,她就自己打坐。修煉之前奶奶是個很喜歡說話的老太太,記憶力又好,往往一件事情,她可以原話不動的一天之內給你講上三、四遍。我都試驗過,真的是一個字都不會差的。因為她的這個特點,家裏人都有點頭痛。可是煉功後,她總能看到另外空間殊勝的景象,她卻隻字不提。這點令姑姑很不解,就問奶奶為甚麼不喜歡講話了?奶奶說,一說出來,尤其是高興顯示的說出來,下一次就看得少或者看不見了。呵呵,奶奶懂得修口了。

一天我學到師父的一段法:「老人有老人的修煉狀態。她沒有難,坐在那塊也讓她想起十年八年過去那些生氣的事,非得讓她想起來,看她動不動心,生不生氣。有的人坐在那兒氣的都不行了。就是甚麼都不能給她落下。我總得讓她修,包括我們現在有些學員,年輕的、年歲大的,也遇到過這樣的事,就讓她想起那些生氣事兒來,看她生不生氣。十年穀子八年糠,都讓她想起來,反正是看她怎麼去對待。」(《新加坡法會講法》)給姑姑打電話詢問奶奶近況時提到這段法,問奶奶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姑姑說,怎麼沒有,昨天還坐在那裏,憶起了當年她的後媽虐待她的事情,越說越氣,就開始抹眼淚罵人了。姑姑勸奶奶,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可是奶奶不聽,還是繼續洩憤。第二天早上,奶奶對姑姑說,哎呀昨天真的不應該罵人,晚上煉功,花不見了。看來以後再也不能罵人了。

有一次打坐中,奶奶看見另外空間一隻綠色的玉碗,上面寫著四個字,很清晰,但是奶奶不識字。後來奶奶找到爸爸,要跟爸爸學認字。爸爸說教奶奶學習,真的得非常有耐心,因為她總是學了後面的,忘了前面的。看來教奶奶認字也是心性考驗的好機會。

奶奶以她親身的經歷給見到的人講真相,八十八歲的奶奶越活越年輕,臉上的皺紋也在逐漸減少,真的在返老還童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