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福自招 山東招遠市惡警惡報焚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在一個正常的國度,警察本來是一個讓人有神聖感的職業,因為他們的職責是保護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財產,抓捕壞人,除惡揚善,會得到群眾的信任、依賴。然而在中共邪黨執政的中國大陸,警察在大多數人們的眼裏竟是一個可恥的職業。一些警察的職責就是專門抓捕和迫害好人,勾結壞人,打壓「真善忍」。

齊山鎮,這個位於山東招遠市南部,距市中心約十五公里的小鎮,自九二年法輪大法洪傳以來,修者日眾,不計其數。全鎮七十多個村,幾乎每個村都有至少幾十位法輪大法修煉者。一九九九年以前,法輪功學員在當地掀起了一股道德回升的高潮。農民修煉者帶頭交公糧,帶頭交農業稅;晚輩孝敬長輩;拾金不昧,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頑疾在修煉後徹底消失……

然而,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為首的中共發動了對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全國的警察系統被動用參與到這場迫害之中。一方面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的邪惡政策讓那些打人的警察徹底沒有了後顧之憂;同時中共利用加薪和升職的誘惑,使得大量原本還有良心的警察徹底放棄了做人的操守和最後的道德底線,瘋狂參與迫害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修煉者,犯下了滔天大罪,成了名符其實的殺人兇手。

迫害大法修煉者,自然會得到天懲。下面讓我們來看一下,發生在招遠市齊山鎮原大吳家派出所和當地村民中的幾個因果報應實例。

楊立志,男,四十多歲,原大吳家派出所副所長,大秦家人。曾多次親手毒打法輪功學員,對於法輪功學員勸善時講的真相置若罔聞,並和所長劉奎多次綁架並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無度榨取法輪功學員的錢財。一天晚上楊開著警車去喝酒,回來的路上警車的油管破碎,醉醺醺的他竟然用打火機去照明,結果一下子點著了油管並導致警車著火。楊在烈火中被燒得奄奄一息,勉強被搶救過來,在醫院裏痛苦得死去活來。當地的百姓都知道楊是因為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遭了惡報才招來焚身之火。

王宏成,男,三十多歲,原大吳家派出所司機,齊山鎮立甲曈人。本來作為一個司機,幹好本職工作,開好車就沒事了。但生性惡毒的王宏成,竟然多次主動對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一次王用腳狠狠踢後倉村的女法輪功學員,竟然把一雙嶄新的皮鞋都踢爛了。王宏成的惡行很快引來天怒,不僅賠上了自己的性命,也殃及了全家。

二零零五年農曆五月初五,這一天豔陽高照,烈日炎炎之程度比七月酷暑有過之。下午二點左右,正是當地百姓都在睡午覺的時候,忽聞「轟」的一聲巨響,響聲驚醒了周圍三四個村的村民。原來王宏成和他岳父偷偷卷鞭炮販賣,正當王用鐵锨收藥的時候,由於天太熱再加上摩擦,瞬間引爆了堆在家中的一大堆鞭炮藥。一聲巨響之後,整個房子瞬間變成廢墟。王宏成,以及妻子,岳父,小姨子一起被炸死。

王愛伍,男,四十多歲,原大吳家武裝部部長。七二零後緊跟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多次帶人到法輪功學員家裏進行綁架,並多次親自毒打法輪功學員。跟大吳家派出所所長劉奎一樣,鄉鎮合併的時候,官職被罷免。後來回到家,用貪污的贓款買了一個吊車,打算自己開吊車做買賣。誰料開了沒幾天,就發生了車禍。這次巨額的車禍賠償,讓他從此窮困潦倒。

呂文玉,男,五十多歲,原大吳家鄉果樹站站長,齊山鎮鄒格莊村人。七二零後緊跟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經常到他分管的法輪功學員家騷擾,要求法輪功學員一天向他家打兩次電話彙報,否則,有的被抓去非法關押,有的送洗腦班關押、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希望他不要迫害好人,他不聽。二零零六年,呂文玉腦中長瘤,切除一個又長出兩個,後來腦中長滿了瘤,已不能做手術,癱瘓在床。

王學賓,男,五十多歲,齊山鎮南周家村人。他和妻子由於被中共造謠迷惑,謾罵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揚言不怕遭報。二零零零年王學賓患肺癌死亡,其妻二零零二年被汽車撞死。

雖然面臨著被抓、被打、被罰和被勞教的危險,齊山鎮的法輪功學員義無反顧,一如既往的向眾生講述著真相,就是為了避免更多這樣的事情發生。當地也有越來越多的百姓明白了真相,好多村都有過半的人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明真相者奔走相告,「你三退了嗎?」

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對真善忍長達十一年的殘酷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堅韌、不屈,受難中依然解救眾生。在他們的慈悲感召下,世人在紛紛覺醒,迄今為止,已有八千多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民意反映天意。一些中共高官明白真相後,能夠反思自己,不再助紂為虐;很多警察在覺醒後,決心不再給中共當劊子手,開始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

也許有的人因迫害法輪功而升官和加薪,卻不知等待他們的可怕下場就在眼前。千萬別因為自己的無理智而毀了自己和家人的永遠。願所有的世人明是非,存善念,獲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