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法輪功學員姜玉萍多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遼寧省瀋陽市鐵西區法輪功學員姜玉萍女士自二零零零年以來,多次遭到當地派出所、社區、區政法委和「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騷擾和綁架,並被關入鐵西精神病院辦的洗腦班以及張士洗腦班遭受迫害。為免遭非法抓捕,她曾被迫長時間流離失所。以下是姜玉萍女士講述的受迫害經歷。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那段時間,瀋陽市鐵西區滑翔凌空派出所片警劉岩、社區、廠保衛科等經常來電話騷擾,問我是否要去北京,跟誰聯繫,七月二十日,片警還叫我去派出所一趟,像是審問犯人一樣問我是否去北京。社區還經常上家來騷擾,一來就四、五個人。

七月二十一日,片警劉岩帶領警察、街道、社區人員闖到我家,在甚麼手續都沒有的情況下,將我綁架到鐵西區政法委「六一零」在鐵西精神病院辦的洗腦班。那裏有現成的鐵門和窗戶上的鐵欄杆,關在裏邊不讓回家,一個月還要交六百元錢的生活費,早晨吃的是剩米熬的粥,鹹菜、饅頭,晚上吃的是大米飯白菜湯。

到了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剛過大年,社區又找我,我心情很鬱悶,決定到農村散散心。社區和派出所一看我不在家,就把我老伴抓到派出所逼問我的下落,老伴開始不說,後來說上農村串門去了,在追問下老伴將地址告訴了他們,他們就派兩輛車,街道、社區、廠保衛科警察一同到農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一個小時後又將我送到了鐵西區精神病院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老伴陪同他們到農村找我期間被騙請他們吃飯,我被關押後,老伴既傷心又生氣,中共的本質就是欺騙,後來再有警察街道到家騷擾,老伴都不給開門。

我被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院二個月,期間被強制洗腦,天天所謂的「學習」,不妥協就不讓回家。四月份一天,我正念闖了出去。

從此有家不能回,親戚又不敢收留我,我過起了流離失所的生活。這段經歷真的又苦又難,中共機構遍布社會每個角落,街道、片警、社區,小區有警務室,社區的工作人員每人包幾個樓,每個樓的每個單元還有樓長,監視著本單元的二十幾戶人家,一有生人就敲門,樓長彙報社區就查出租房,這幾年一到年節假日,或當局認為的敏感日或開甚麼會了,辦甚麼活動了,警察和社區就上家騷擾。

二零零三年,警察們全副武裝,開著車,把我家樓前樓後全圍住,瘋狂地砸門,門都要砸倒了,圍了四天三夜,把轉椅搬到樓梯的緩步台,抽著煙,堵門,老伴和兒子承受不住,把大法書給燒了(中共迫害法輪大法讓世人跟著犯罪),我聽說後哭了一天。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我出門辦事,騎車至衛工街六馬路路口時,被一幫惡人圍堵,說要我去十二路派出所核實情況。我說:不去,我煉法輪功是好人,我哪兒也不去。他們人多,把我的胳膊背到背後,戴上手銬,塞進車,強行綁架到了十二路派出所。副所長打開電腦,說我是「網逃」,我說我上農村串門,你們就把我關起來,不讓回家,一個月還交六百元錢生活費,我犯啥法了,做好人有錯嗎?他們搜走了我隨身攜帶的鑰匙等。他們與鐵西分局國保大隊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MP3,還掠奪走家中的指南針、好幾個包等私人物品。在十二路派出所關了一天,沒給飯吃,晚上八點多,國保大隊一個姓修的和另外一人將我送到瀋陽市看守所。第二天上午他們又提審我,到了四月一日下午,瀋陽看守所開了釋放票子說讓我回家,可鐵西國保大隊和區「六一零」直接將我從看守所綁架到張士洗腦班,期間沒有通知我家人。

在張士洗腦班裏,當時有七個女的,一個男的,都是猶大,除吃飯和中午休息外,全天散布他們的邪悟歪理。我只想大法師父的法,不動心,不為所動,在師父的保護下,四月五日我回到家中。

可是剛回家不久,七月二十一日早上,社區姓徐的治保主任敲門,開門後,惡人們一擁而進,有街道的、派出所的、還有協警等,其中有一個是所長,一個是姓雷的片警,腰間還佩戴著槍,他們強迫我去甚麼「學習班」,其實是對法輪功學員的進行洗腦轉化的私設監獄。我說:不去,我也不是壞人,我沒偷沒搶沒犯法,我哪也不去。這時幾個膀大腰圓的惡人抻我的胳膊拽我的腿,將我抬到車裏,送到瀋陽市于洪區郎家生態園酒家(此處是鐵西政法委和鐵西「六一零」在那裏辦的洗腦班)。房間裏沒有窗戶,只有門,開著燈,由兩個社區的人看著,逼迫妥協,還拿我老伴和兒子威脅我,說甚麼寫了(符合他們要求的東西)就可以回家。我說不是我要來的,我是被綁架來的,我回自己的家理所當然,沒聽說還得寫點啥,哪條法律規定的?他們說你不寫肯定不讓你走,將來你就是這裏的常客,一有風吹草動,一開甚麼會你就得進來等等威脅恐嚇我。我每天躺著,衝著牆閉著眼睛背法發正念,向內找自己。有一個叫高乃新的惡人,整天纏著我,被中共利用參與迫害,到晚間也騷擾我,讓我做仰臥起坐,說是減肥。他們每天向「六一零」的隊長彙報,這期間還組織我們去看冶煉廠的舊址、新建的廣場、工人村舊址和鼓風機廠,當然他們想轉移視線、歌功頌德,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不能動了我的心。

洗腦班中有坐鎮的市司法局和市「六一零」惡人,他們找我談話,記筆錄。八月三日,所謂的「學習班」要結束了,這期間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整個上午隊長找我談話,區「六一零」惡人張偉找我談話,鐵西區國保大隊也來了三個人,說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等「三書」就送你上張士洗腦班,現在是××黨說了算,不讓你煉你就別煉,將來平反了你再煉等。我心不動,心裏想的就是修煉的珍貴和這萬古機緣,世界裏的眾生和未來宇宙永遠美好的永恆。

他們給街道打電話,派車把我接到社區,我又一次闖了過來。

以上是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些年來我所經歷的事實,寫出來一是為了曝光邪惡,讓世人看清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罪惡,二是勸告參與迫害者立即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