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才能學會修煉及辨別不修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近幾個月來,看到各地的迫害案例有大幅度上升的情況、一些地區的「洗腦班」死灰復燃、有的地區還出現了大量抓捕大法弟子的情況,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和洗腦班的人數在上升,本地區的迫害案例也在大幅度的上升。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

從明慧網上看,各地大法弟子都在找原因。可是,真正的原因在哪裏呢?本地區的同修也在找這個「漏」在哪裏。在同修們的交流中,大家看到是一些根本不實修、不真修的人在幹壞事,表現的情況是:個別人在個人修煉中出了問題,有自稱為「協調人」的人,長期不老老實實修自己,卻到處亂竄,到處「指導」人家怎樣「做三件事」,搞甚麼跨地區的大交流等等。他們把協調人的位置當官做,對所有資料點的情況他都過問、都插手、都想知道,對所有的大法資源都想掌握,亂竄時根本不與人家事先做好溝通,就是通知人家一下就去了,而且是呼呼啦啦好幾個人很張揚的出現在需要注意安全的地方,完全是為了追求名利而為,是在其自己的變異觀念指導下鑽同修之間有「情」的空子而為,其做法就是在其他同修放不下的名、利、情中鑽來鑽去,其行為對大法弟子的資料點、對大法弟子的人身安全和各個地區的環境安全,都有很大的威脅和實際的破壞。

個別人表現的十分不理性,對同修們的善意提醒根本不聽,不注意通信工具的安全,干擾和破壞大法弟子建立的救人項目,打著自己是協調人的旗號到處組織交流會、到各個學法點「指導」、到處布置「任務」,他們對同修們省吃儉用積累的救人資金,並不是十分珍惜的使用,而是任意揮霍大法資源,把救人的錢用於自己到處亂竄的旅費和自己的生活費,用於超量印製資料,而不是根據同修們的實際需要印製資料、不是根據同修們具體的救人項目需要提供必要的資源支持和有利的幫助。經常是以派發任務的方式,把超量製作的東西強行推給同修,同修不接受就給扣上「有怕心」的帽子整一頓。這些表現都是用常人心對待修煉、對待大法,用常人心對待同修、對待救人,起著干擾整體、破壞整體、破壞寬鬆的救人環境的作用。

那麼,這些人心和行為為甚麼會有市場呢?主要是大家學法不夠,否則大家都在好好學法,不用誰說,各自一對照大法就都知道對錯了。然而,在本地區,最近,有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回來了,有長期不精進的同修出來了,有昔日同修回來了,有在「七•二零」以後長期不出來的前輔導員出來了,也有人是過去曾經由於「邪悟」而做了壞事的人出來了。其中的個別人都是在實修方面落後的和不懂得實修的人,他們的人心很重,沒抓緊學法補課,對外面的事又不了解,完全是在用人心對待大法和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這樣就給本地的環境帶入很多負面因素,給救人的環境帶來干擾。

師父講:「再一個我想說一說,就是我們大法弟子在這麼多年被迫害中,不斷的在揭露著迫害、叫世人看到迫害中栽贓陷害的謊言,這實質上是在挽救世人,因為真正被迫害的不是大法弟子而是世人。」(《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事實就是師父說的這樣,真正被迫害的就是世人,其中也包括那些不實修的人,而不是大法弟子。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師父講的修煉是甚麼,修煉是嚴肅的,只有實修的才是大法弟子,那個不實修的就與世人無差別,你有放不下的名、利、情,你就是人,你就很容易被迫害。大家看到許多被迫害的案例中的人,幾乎都是不實修的人和在實修中有漏的人、而且是有漏很大的人才能被邪惡迫害到。這些人由於不爭氣、不實修、沒有經過真正的生死考驗,不能在人的名、利、情中跳出來,又掛著「大法弟子」的名號,那麼他會遇到甚麼情況呢?他會被舊勢力找藉口篩出去。

從本地區的情況看,起干擾作用的人,最突出的表現就是不實修、表面文章做的似乎很好、很狡猾、利用師父的話給人家扣帽子、善於使用強制手段打擊和強加於人、善於指揮別人、善於拉幫結派、善於封官許願,等等,只會說而不會去做。執著名、利、情,維護名、利、情,思維和行為帶有強烈的「黨文化」基因。

有個「協調人」在執著名的人心驅使下,不聽同修的勸告,執意要當面給某官送真相光盤,結果是在人家不想接受的情況下,她還和人家爭論起來,人家就把光盤給掰壞了。她以「協調人」的身份給人家寫曝光材料到處貼,要求賠償損失、賠禮道歉、讓人家公開退出邪黨。同修們勸阻其不要做這種不理智的事,她不聽勸阻,還要求同修無條件配合她這個「協調人」。結果她這種強制於人家的行為激怒了那個常人,那個常人就報了警,警察上門抓人、抄家,嚴重的破壞了本地區稍微寬鬆的環境,也把這個人推向大法的對立面,她只好去過流離失所的日子。其他「協調人」不去幫她提高認識,提醒她給人家道歉、去主動承認自己強加於人的做法不對,而是反過來通知大家給她發正念。大家想想,這個正念怎麼發?發正念能解決她個人修煉應該提高的問題嗎?

本地區,有人出了交通事故怕承擔責任,「協調人」就通過站內信箱通知大家發正念,說是其「在安大鍋中,與人相撞」。據了解,有幾個安大鍋的人是從中掙錢的,也就是經營性的。他們的工作幹的並不好,經常是打著「救人」的旗號只給人家安裝調試出一個台的節目,卻也收了人家的安裝費,這個服務水平真是不如那個常人的水平──人家常人安裝大鍋能給調出幾十個台的節目,而他們就讓人家看一個台。常人當然無法理解他說的這個「好」,常人能理解的好就是「利」,他能收看的電視節目多他就認為好,你逼著人家就看一個台的節目他不理解,所以就認為不好。你收了人家的錢卻沒有滿足人家的要求,人家怎麼能理解你是為了他「好」呢?所以講真相一定要細緻、用心、理性、智慧,才能真正把人救了。救人不能只憑好心,還要把事情做到真能讓人得救的那個成度。

在電話安全方面,這些自我很強、不懂得實修、甚至根本就長期不修的人,對整體的危害為最大。個別的所謂「大協調人」很執著電話的「調兵遣將」作用,無論其身在哪裏都離不開電話。開法會也把電話帶進場,甚至是不進行安全處理、不關機、現場接電話、在電話中直呼同修的姓名、不注意理智的用詞。當有同修給其指出問題時,就馬上找理由辯解說自己的手機是「法器」。事實上,一些出現大面積迫害的地區,都是電話這類東西幫了邪惡的忙,也害了許多與其有聯繫的同修、連累了他們的親朋好友和同事。

師父的《再精進》經文發表以後,本地有的「大協調人」真是高興壞了,覺的師父給他甚麼權力了,覺的大家今後對他的「決定」得「無條件的執行」了,到處和人家「切磋」這件事情。其實他這個「大協調人」還是在拉幫結派過程中自封的,他手裏沒有任何項目,更不是任何項目的第一負責人,也不是在中國大陸以外。其實,他們根本就不懂得大法弟子中的協調人應該幹甚麼。大家知道,大法弟子中的協調人不是官、大法也沒有封他甚麼權力。協調人的作用主要是為大家的需要而服務,大家需要甚麼,由協調人幫助解決一下,有事情通知大家。除了這個作用以外,協調人與其他同修沒有任何差別,他不實修也是修不成的。

在講清真相方面,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救人難、也都知道講清真相應該順著人的執著講,更知道不能講高了,大家都是根據人的接受能力去講。相反,大陸以大協調人自居、卻根本不修、或者長期不懂得修煉為何物的人,根本不顧人家的接受能力,專門講那些能嚇唬人的東西。這種人,本來就屬於師父說的那種不爭氣的,他們也知道大家不看重他們,他們就想方設法的幹一些表面上轟轟烈烈的事情,幾個人結成一幫到各個地方去走,攜帶大量資料以派發任務的方式強加給同修去做,推銷不出去的時候就開交流會,在會上下達指標、派發任務、隨意任命符合他們觀念的人做「協調人」,把嚴肅的法會形式變成顯示他們名利心、提高自己「領導地位」的場所,為了這個目地而不顧同修安全的經常組織各種名目下的「會」。當人家不接受的時候,他們就找了打擊別人、抬高自己的理由,說人家有「怕心」,說自己帶這麼多資料到處走都「不怕」,如何如何。在他們組織的法會上,大家根本就聽不到他們是怎樣實修的、是怎樣在過關過難中信師信法的、是怎樣在心性方面提高的,更聽不到他們是怎樣順著人的執著講清真相的。有的所謂「大協調人」也能講出一些他在做三件事方面「自己的修煉體會」,幾乎都是老調重彈、或者是自己多少年以前的經歷,又都是挑自己「偉、光、正」那一面說的,根本就講不出自己的心路修煉歷程。

事實上,許多大法弟子是有他心通功能的,這個功能是在實修中不知不覺的產生的,是在修煉人修去執著和觀念的同時產生的,他能放下「名」,他就能看到別人執著於「名」;他能放下「利」,他就能看清別人的利益之心怎樣表現;他能放下「情」,他就能看清別人的「情」是甚麼。那些在講清真相方面做的好的同修,很多是在踏踏實實的修煉中修出這種他心通功能的大法弟子,因為他能看清世人的心,所以他就能順著人的心講真相,你執著「名」,他就從「名」這給你打開救你的門;你執著「利」,他就從「利」這給你打開救你的門;你執著「情」,他就從「情」這給你打開救你的門;無論你執著甚麼,他都能給你打開救你的門。他越去講真相,他的功能就越強大,講真相已經是他得心應手的事了,而且樂在其中。這是那些不實修的人根本不懂的。

有的自封的「協調人」由於不實修,所以也看不到大法的內涵。有的人還背了許多大法的書,但是並不懂得大法的內涵,他背書的目地是為了證實自己修的比別人好、是為了用大法的鏡子照別人的「毛病」。而他自己一直是憑著人的熱情在大法弟子中混事,一遇到魔難馬上就退避三舍,對同修給其指出的問題,總是有理由開脫自己,反而指責人家沒有給他「加持正念」。對於有些因為自己不理智而遭受迫害的同修,大法弟子的環境必然會幫助他歸正,當大家在幫助他找原因的時候,不同的意見也必然會有相對的表現,這本來是正常的,說明大法弟子的環境很正、能夠暴露大家在修煉中的不足,那個「協調人」就不幹了,指責大家沒有給被迫害的同修「加持正念」。在這種情況下,由於同修之間有「情」在,大家往往是把被迫害同修承受的痛苦看的很重,對「沒有給同修加持正念」的指責也往往是默認、或者是多不理會,因此,「協調人」的說法多半是佔了上風的,也經常是能夠使他自己加強「協調人」地位的辦法。

甚麼是師父講的大道無形啊?有的人為甚麼執著「協調人」這個有形的「名」啊?他為甚麼不想一想「協調人」這個「名」是甚麼?宇宙中沒有任何神的名號叫「協調人」。你能把「協調人」帶進天國嗎?師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講:「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希望這種「邪悟」的和「協調人」都能明白師父所要的,從踏踏實實的真修、實修自己做起,把心思放在實實在在的救人上,而不是抬高自己上。

大家看到的問題還有很多,由於涉及安全的原因,這裏也就暫時不說了。最後,希望各地同修都能靜下心來多學法,各自看看本地區的具體情況,不要再給那些自封的「協調人」、不修、長年不實修的人市場;要儘快學會接受大法的指導,而不要再盲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