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救了我與我的親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我自從1998年3月修煉法輪功以來,身心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各種病不翼而飛,尤其是長期困擾我的股骨頭缺血性壞死症,兩個大醫院已為我開了入院證,說要抓緊手術,修煉法輪功後也神奇的痊癒了。

此外,在工作中我雖然有了比一般人更多的榮譽和更豐的報酬,在沒有修煉法輪功的時候卻厭倦於人生的是非爭鬥,不知道人活著的意義何在,多少年信佛、修道、氣功都試過,卻沒得到解脫。修煉了法輪功,我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不斷去掉名利心、爭鬥心,覺得從來沒有活得這麼愉快過。

我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變化對親朋好友講,對同事講,也對陌生人講,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分享這難得的收穫。令我欣慰的是不少人接受了我的好意,他們也因此而親身體驗了法輪功帶給他們的福報。下面僅舉幾例。

在工作中認識了一位年輕女教師,我告訴她法輪大法最核心的就是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標準,告訴她煉法輪功的人個個都儘量做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好人,告訴她法輪功所受的迫害;告訴她從古到今天災人禍給人的啟示,告訴她為了免去災禍要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不然天象變化的時候,就一定會給共產黨當陪葬品。她聽的很專心,最後告訴我,她都相信,當即自己化個名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並說要回去給先生講,讓他也退,同時為他取好了化名說先放在我這裏,一旦他同意就會給我打電話,結果第二天她就高興的打來電話說他同意了。

有一次她傷心的給我打電話說她懷孕二、三個月後小腹疼痛,醫院說多半是宮外孕。聽她意思是再複查後要中止懷孕。我立即在電話上對她說你們倆好好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並對寶寶說:「寶寶,快回到媽媽給你準備的家去,那裏安全舒服。」他們認真的做了,結果一切變正常,現在已生了一個健康的男孩。從此,他們對大法深信不疑,孩子一個多月時出現了黃疸,夫妻雙雙虔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結果孩子黃疸消失了。這是我後來去看他們時才得知的。

有段時間,我要到某學校輔導青年教師,學校派一位與此輔導無關的教師開車來接我。車上,我向他講起法輪功,他好像才知道法輪功是受迫害的,但他態度鮮明的表示迫害法輪功是錯的,共產黨搞「一言堂」,並樂意接受了我給他的真相資料。以後,他又多次來接過我。我又給他講了法輪在世界洪傳的盛況,講了貴州出現的「藏字石」上寫有「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是「石頭說實話」,他相信,並和自己的妻子一齊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

前不久,他告訴我他妻子還有幾天就要生孩子了,醫院說孩子的頭大,要剖腹產。我用醫學上的案例告訴他剖腹產可能帶來的危害,順產的好處是甚麼,鼓勵他們不到萬不得已不剖腹產。讓他和妻子誠心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照做了,結果順產了一個8斤重的男嬰。

前年,我的兒媳因重病在ICU(重症監護室)搶救,一直處於昏迷中,醫院先後下了幾次病危通知書。第一天,我在病床前,俯下身對著昏迷中的她說:「媽媽來了,要挺住!」只見她胸脯輕微的起伏,我握住她的手繼續說:「跟媽媽念──」我在她耳邊輕聲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沒有反映,但我堅信她聽見了。她一直昏迷著,氣管切開了,心臟起搏器安上了,還輸了好幾次血,都好像石沉大海般的沒反映。醫院告訴我們她活起來的希望很渺茫,即使好起來多半都是植物人。兩家人已經開始準備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兒子悲痛的叫他爸準備好了輓聯和照片。

我相信大法能救她!因為她從一進門知道我煉法輪功,就很支持,她相信大法好,並用真名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她說,我不怕,就用真名退。我天天去醫院就做一件事:在她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懈的對她說:「聽見媽媽念了,就捏捏媽媽的手。」終於有一天,她用手很微弱的捏了我一下,就那麼輕輕的一下,但我卻強烈的感覺到了,我叫她的名字,趕緊耳語:「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快請師父救你」,我感覺到她有反映,又接著說「自己好好念著啊。」她捏了捏我的手。

她痊癒後告訴我,她都知道,而且天天在心裏念,天天請師父救她。就這樣,一次次念下去,她漸漸甦醒了,但是人很虛弱,醫生講再住幾天ICU,就轉到普通病房,估計要一個月,從入院到甦醒,她已整整住了一個月的院。她知道家裏的經濟已捉襟見肘,想出院,但醫院堅持不讓。我對她說:「由你自己說了算,師父會幫你的!」說這話那天是星期五,她第二天自己給出差在外的主治醫生打電話說要出院,結果阻擋她出院的主治醫生卻意外的說:「我安排一下,明天出吧。」星期一,她真的就出了院。

出來後,她開始煉法輪功了。快兩年了,身體已今非昔比。

像以上誠心相信大法好而得福報的例子,我經歷的還遠非如此。所以,我想告訴大家,法輪功能救人,千真萬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