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巴塞爾退黨信息日(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巴塞爾(Basel)市位於瑞士北部的萊茵河畔,與法、德兩國交界,是座國際都市。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來自瑞士、德國退黨服務中心的多名義工在巴塞爾舉辦了「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信息日。信息台設在了市中心的萊茵河橋(Mittlere Rheinbrücke)頭。秋高氣爽的週六,逛街的遊人尤其多,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在萊茵河大橋上。路過的華人停下來聽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退黨踴躍。

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
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

給華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給華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遊客認真閱讀法輪功真相展板
遊客認真閱讀法輪功真相展板

法輪功學員向路人講真相
法輪功學員向路人講真相

巴塞爾遊客踴躍簽名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
巴塞爾遊客踴躍簽名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

巴塞爾遊客踴躍簽名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
巴塞爾遊客踴躍簽名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

「我祝你們好運」

掛有多條橫幅和擺放了多塊展板的信息台不僅吸引了當地民眾,更有來自不同國家的遊人前來了解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看了、聽了真相的人紛紛在徵簽簿上簽名,聲援八千萬勇士退出中共。常聽有人用中文衝義工們說:「你好!」

印度一家五口人,圍著展板一遍又一遍地看,當義工解開了他們的不少疑問後,一家人排著隊在徵簽簿上簽名。

一對推著嬰兒車的夫婦停在真相展板前。中國太太從大陸出來不久,她說自己相信這上面說的都是真的,在國內是沒有信仰和思想自由的。她接了真相資料後說:那現在就幫我把少先隊、共青團退掉吧,謝謝你們了。站在她身旁的瑞士先生真誠地問義工:「我能為你們做點兒甚麼呢?」義工指著那邊徵簽的人說:「您在那裏簽名表態,就是對我們的很大支持。」他走過去排在隊伍後面,不時哄著童車裏的孩子。簽完後,他又走回那位義工面前,鄭重地說:「我祝你們好運,我和你們同在!」

入了外國國籍也需要「三退」

先後兩位華人女士向義工表示,自己已經加入瑞士、德國國籍了,和參加過的「黨、團、隊」沒關係了,不用退了。義工告訴她們,加入的時候是舉著拳頭發了毒誓,現在不正式聲明退出來還真不行。「毒誓」的痕跡抹不掉,神佛不保祐你,只有「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才保平安。這不是迷信,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兩位女士聽了後,痛快地同意「三退」了。

跨國公司白領:我再好好想一想

一位紳士模樣的中年華人,迎面走來拒絕了遞過去的真相資料說:「我都知道。」義工追上他問:「那你『三退』了嗎?」對方說:「我不想退!我在跨國公司工作,國內外經常走,中國這些年的變化你們知道嗎?我來自上海,你看這幾年建設得多漂亮!」

義工說:「上海世博園外,調集有大批武警、公安,嚴防之一的就是上海一萬八千多家被強拆戶,對被強拆戶實行三級監控打壓,發通告不許他們靠近世博會。訪民曹義寶在世博園外逗留了一下就被抓去勞教一年,她到北京上訪,被截訪的警察打得鼻青臉腫的一張照片,在網絡上流傳,不知道你看見了沒有?如果真像你說的,拆遷戶都得到了妥善安置,怎麼出了一大批冤民被政府防範?國際很多媒體在關注著因建世博園而遭強拆的這批上海難民的命運,希望你也關注一下,建議你多看看沒被過濾的真實信息。」

這位華人臉色和緩下來說:「我知道外地、農村、邊遠地區,還有很多問題。」義工說:請多了解真相,這是你對自己的命運做出抉擇的基礎。國內央視台,大報小報、新華網,所有媒體都在隱瞞真相,曝出的一些負面消息也是因為瞞不住了,不得不報。大真相被隱瞞著。

這位華人對義工說:謝謝你,我接受你的建議,需要再好好想一想。

中共早時不許入,不想入時拉你入,現在怕你退

一位六、七十歲的中國老太太,從信息台旁邊走過時,一直扭著頭在看信息台四週的醒目橫幅,盡收眼底後低頭匆匆離去。義工走上前去問候了聲「您好」,老太太回應:「您好!」義工說:「大姐,一聽就知道您是從大陸來的。」老人笑了:「我聽你的口音,咱們像老鄉誒?可是你不能叫我大姐,得叫我大媽才對。」當老人得知站在自己面前的義工,比自己小不了幾歲時,吃驚地問:「你沒唬我吧?」義工講了自己因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巨變,現在百病全無一身輕。老人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那我可要對法輪功想想了,是不是像政府宣傳的那樣?」

談到「三退」,她說:「我們是專政的對像,沒有資格加入組織的。」她對義工講了一段辛酸經歷:

一九四九年時,「我上學了,父母被打成地主分子整天挨鬥。其實父親是當地『完中校長』,母親是家庭婦女。老家有幾畝地是爺爺留下來的,交給農民種糧了,父親只象徵性地收點兒薄租,因為家裏不指望地租生活,父親有官餉。

「父親的中學校長頭銜,可不像現在的脫產書記、校長。是因為父親能幹、德高望重被推舉上來的。父親在校兼好幾門課,文理科都行,懂英文,城裏有需要英文的事都請他去幫忙。一九五二年的一天,父親離開家,聽母親說,他被送去修鐵路了,從此再也沒見他回來。我們成了「地富反壞子女」,是革命的對像。所以我們兄妹幾個都沒有入隊入團,因為我們沒資格。

「失去了父親的工資,一家人衣食無著落。母親被轟回老家種田,去養活自己,她幹最苦的活,掙最低的工分。我們幾個讀書的孩子,因為成績好,不少人說情才沒中斷學業。學校說:『今後不許再提你們父親,不許到處打聽他。必須和反動老子徹底劃清界限,才能給你們助學金。』我們被嚇得連在家裏都不敢提父親。

「母親告訴我們:『你們的出路就是得好好讀書,要考第一名才可能有希望,除此沒別的出路,你們在這個社會上是賤民。』儘管我們幾個都是學校的『尖子生』,但是在學校裏頭抬不起來。我們都選的理工科專業,不敢沾文、史、哲,那會涉及意識形態、政治,自然科學比社會科學安全得多。幾十年裏,我們都是規規矩矩,從不敢越雷池一步,因為時常有人提醒我們:只許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國家大事、關心政治的事,連想都不要想,別說吭氣了,領導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後來孩子們也走了我們的路,只學數理化,遠離政治,他們都讀到了博士。我想這也是蒼天有眼,看我們不是壞人,給了我們福報。

「奇怪的是,六•四之後,我弟妹中有的入黨了,當時都快退休了。開始以為共產黨開明瞭,尊重知識,重視知識份子了。後來發現,不是那麼回事,是共產黨面臨危機、不得人心而引發很多人要退黨,所以才拉我們這些老實人入黨充數。你說入那個黨有啥意思?現在當官的不如當年的國民黨官員,人家有不少人做慈善事業,講德性的。現在共產黨的官,個個貪財,亂搞兩性,社會風氣都讓他們帶壞了,民間怨聲載道啊!我要是入過黨,我肯定退出去。」

老人裝了一袋真相資料拎在手裏,臨走時指著展板上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血腥照片問:「那是真的嗎?」當她聽到肯定的答覆時說:「如果這些真相讓國內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不用你們勸,都得退黨了,共產黨立時完蛋。」義工說:「所以中共怕真相,怕退黨。」

老人幾次道謝,說回去要好好看看這些材料。義工囑咐她別忘了讓孩子們、家裏的親朋好友趕緊「三退」,老人說:「放心吧,這麼大的事,我不會忘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