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與你我息息相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日】最近,「打錯門」(湖北一個中共政法部門高官的太太被所謂的「信訪專班」的警察暴打事件)成為社會熱點新聞。六個「信訪專班」(在省委值班的警察,實為中共對付上訪民眾的打手)的便衣警察暴打一位六十多歲的高官太太整整十六分鐘,導致其腦震盪、神經紊亂、送醫院搶救,足見其「打人」的專業程度了。警方道歉說:「打錯了人」,而不是錯在打人,可見中共警察對於「打人」並不以為錯、不以為恥。

其實,警察動輒毆打、凌辱百姓,在中國大陸早就不是甚麼新聞,早就是家常便飯了。只是現在出現高官太太也遭暴打,人們憂慮平民百姓又該怎麼生存呢?

在一個正常的現代社會,社會的公正與穩定是由道德和法律來共同維繫的。如果法制健全,政府部門侵犯公民權利都可以直接通過到法院起訴來解決,根本不需要上訪;如果社會道德還能保持一定的水平,人們懂得尊重人權、尊老愛幼,更不會出現暴力毆打事件。

然而近十年來,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到古今中外最不堪的時代,所謂法制、人權陷入最黑暗的時代。究其中根源,就不能不回顧一下十一年前北京發生的一次大規模的依法集體上訪事件。

*中國歷史最大規模的維護公民權利歷程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依法上訪,震驚了全世界。上訪的起因是「天津事件」:當時被人稱為科痞的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覽》發表一篇誣蔑法輪功的文章,身心深深受益於法輪功的數千名修煉者,自發陸續前往天津師範大學《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編輯部澄清事實。在出版社方面準備發聲明更正之際,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突然出動防暴警察三百多名,毆打並非法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天津市政府對去請願的法輪功學員說,鎮壓是北京的命令,並說只有去北京反映才能得到解決。

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們抱著對政府的信任、依據憲法所賦予的權利到北京和平上訪,希望釋放天津同修,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當時的總理朱鎔基與法輪功學員代表進行了會談,問題得到基本解決後,學員們於當晚平靜離開。他們秩序井然,離開時甚至沒有留下任何垃圾。

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在中國社會展現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理性,當時的總理的開明決定使得事件能夠妥善解決,這些都被海外主流媒體高度讚揚。

然而這一切卻讓江澤民感到極為妒嫉,妒嫉法輪功在民眾中威望如此之高,妒嫉朱鎔基的國際威望超過自己。當晚,江澤民強行推翻總理的開明決定,把「四二五」和平上訪污衊為「圍攻中南海」,於六月十日成立凌駕於憲法與法律之上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並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全國範圍非法抓捕法輪功義務聯繫人後,當時各地法輪功學員大都以為是政府搞錯了,於是都自發的到省市政府門前或者到北京去上訪。他們只希望能像「四二五」上訪一樣,政府能夠放人給予合理解決。但事與願違,很多地方政府門前出現暴力驅趕法輪功學員事件,很多學員因為上訪遭到毆打和非法關押。這些上訪的規模和人數要遠遠超過「四二五」。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僅在北京石景山體育館就非法關押了大約上萬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

之後七月二十二日,中共利用一切宣傳機構開足馬力在中國大陸乃至全世界污衊法輪功,並把法輪功學員上訪的路全部堵死,各地派出眾多警察到北京截訪,「上訪辦」成了「抓人辦」。因為上訪,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開除學籍、開除工作、遭到非法抓捕與酷刑、甚至失去生命。無處說理的法輪功學員們只能採取到天安門打橫幅以及在各地散發傳單來表達自己的心聲,講清真相,呼喚正義。

如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十一年了。這場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至今沒有停止,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已達三千三百九十七人。

*迫害與你我息息相關

對法輪功的迫害使中國社會的司法公正和道義良知都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已經使每一個中國人都成為了受害者。

海外評論家橫河博士指出:在迫害法輪功的十一年期間,嚴格地說,從「六一零」辦公室成立那天起,中國的法治就被系統的破壞了。到今天為止,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司法界的濫權已經無法無天了。因為中共不會把濫權這部份限制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上,當權力擴張以後,它就會把所有人都捲進去。

現在很多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時,在法庭上質問法官:中國的哪條法律指出法輪功是邪教?控告法輪功學員「破壞法律實施」,那麼到底破壞的是哪一條法律的實施呢?所有的法官都無言以對,他們反駁不了一個事實:法輪功在中國是完全合法的。儘管如此,公檢法部門仍然完全聽命於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抓捕和判刑。

江澤民和「六一零」非法組織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採取「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政策,中共警察就被給予了對法輪功學員生殺予奪的權力。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為了升官發財,很多警察出賣了自己的良知,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施以各種殘忍的酷刑,淪為了打人兇手、殺人犯,而越是手段狠毒、沒有人性就越是得到中共的提拔和獎勵。

在這種法律成為一紙空文,打人、酷刑、殺人種種暴行都不會受到法律制裁的大背景下,施暴的警察又會如何對待其他民眾呢?也就難怪有「躲貓貓」死、「洗臉死」等荒唐事件不斷地發生了。

當一部份人被完全剝奪了人權甚至生存權時,這個社會中的所有人也必將陷入危險境地。這已經成為中國當今社會的真實寫照。

其實,就是在法輪功遭到迫害的十一年間,眾多普通民眾也開始感受到了生存空間越來越狹窄。中共欺壓、迫害老百姓的手段、力度也越來越升級:因社會不公而上訪者,問題不但得不到解決,卻常被定為非法,而身陷囹圄,有人因此而走上絕路,有人以生命抗爭。

而這次在湖北省委門口遭警察暴打的竟然是湖北政法委、維穩辦副主任黃仕明的妻子,這真是一種莫大的諷刺。政法委、維穩辦都是直接參與迫害訪民和法輪功學員的部門,參與迫害者可能不會想到有一天這樣的暴力同樣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

法輪功信仰的是「真善忍」,而對「真善忍」的迫害,就是打擊人的最珍貴的東西──道德。當人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都被剝奪時,「假惡鬥」必然橫行。法輪功學員十一年來堅持和平理性反迫害,不只是在維護他們自己的合法權利,更是在維護每一個人的權利,維護人類的普世價值。

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停止其對中國百姓的迫害

有評論人士指出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和平上訪,可以說是中國社會的一個難得的機會。如果中共能夠保持總理當時開明的處理問題方式,公民的信仰、思想自由能夠得到尊重,公民有途徑去解決不公正的對待,那麼中國社會很可能有一個良性的轉折。

而且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以後,吸引了中國各個階層的上億人走入修煉,也包括政府、軍隊甚至中共高層的官員。當初政治局六個常委都反對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非常清楚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提高人的道德,有利於社會穩定,對哪個國家都是有利的。如果當初中共不選擇迫害,法輪功能夠在大陸更加廣泛的洪傳,如果更多政府人員也加入修煉「真善忍」的行列,從內心要求自己做好人、做甚麼事情都能考慮別人,那麼可以想像到這個社會的良好走向。

然而中共「假惡鬥」的本性是與生俱來、無可救藥的。中共建政六十年,在歷次政治鬥爭中迫害死八千萬中國同胞,對於一群最善良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者依然不肯放下屠刀;中共的「假惡鬥」和江澤民的妒嫉狂妄一拍即合,還是導致了這場迫害,致使中國全面陷入了最黑暗的時代,同時也導致了中共自己的滅亡。

中共的邪惡本性不可能改變,它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普通民眾的迫害都是它的本性決定的。只要中共存在,對中國人的迫害就不會停止,中國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法治社會,公民權利不可能得到保障。

法輪功學員們為了人們不被中共的謊言欺騙,為了制止殺戮,付出了巨大努力甚至是生命的代價。可喜的是,這最終喚醒了世間的良知與正義。

許多國家正義力量在給予法輪功聲援,江澤民等迫害元凶在海外多國被告上法庭;許多中國民眾特別是正義律師都在參與到反迫害的大潮中來。而如今已經有超過七千八百萬中國民眾在海外大紀元聲明三退(退出黨、團、隊組織)。這些標誌著中華民族精神覺醒的到來,也預示著中國的光明未來。

如果人人都能從內心認同「真善忍」,拒絕「假惡鬥」,中共邪惡勢力必將解體,社會的道德就會回升,等待我們的也將是一個祥和美好的社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