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迫害李秀紅 家人正告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2010年7月30日,吉林省通化市法輪功學員李秀紅的家人李秀清、李秀婷等應勞教所和吉林省檢察院邀請,上午九點多鐘到達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所官員本想讓李秀紅的家人勸說她寫所謂的「五書」(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之類的東西),可是在家人的詢問下,李秀紅證實遭惡警電擊和綁縛。勞教所警察見惡行敗露,就強行結束會面,把李秀紅劫持回勞教所。李秀紅的家人依法正告警察,不得再折磨虐待李秀紅。

會面當天,先出來一個女警察把家屬接到勞教所管理科的一個屋子讓他們等著,說所長全部在開會。十點半左右,田燕秋(女,所長)、住所檢察官周煊夷(女)、管理科科長、嚴利峰(一大隊長)、還有一個女警,他們全部著警裝,從會議室出來,領著家屬進勞教所院內的接見室,又出來男女6、7個警察。同時一個女警把李秀紅領出來了。李秀紅見了親人就哭了、家屬也哭了。

李秀清扶李秀紅坐下來,開始詢問李秀紅在勞教所的遭遇:李秀紅證實2008年6月4日在勞教所被電擊的事實,首先是魏丹和葉颎用六根(其中有一根壞了)電棍同時斷斷續續的電擊了李秀紅一天,當時在場的還有大隊長嚴利峰,管教王蕾,段亞娟。還有一次迫害是從2008年6 月4日起便被綁在死人床上,一直到2009年的3月份才放下來,在被綁期間,有時十天,有時半個月才放她下來洗漱一次。

聽到這裏,田所長當時便打斷她的話說:那不是死人床。李秀青便問李秀紅那個床是甚麼樣子的?李秀紅說是類似於上下鋪樣子的一種鐵床,床上不是木板是鐵條。嚴利峰馬上就說她是為了不讓李秀紅煉功才這樣做的。接著家人又問李秀紅,包夾她的犯人有沒有打她的,李秀紅說有,家人問她們都是誰,李秀紅說有林玉雪、聶榮琴等。家人又問她,這些人打她的時候她有沒有告訴管教,李秀紅說告訴了,但是管教不管。等到再問下去的時候,管教便不讓再問下去了。

田所長當時說:我們找你們家屬來,是做李秀紅的「正面工作」的,不是讓你們問她這些的。家屬就問田所:我們問的難道不是所裏的正面工作嗎?家屬告訴在場的所有人:「我們之所以問這些,是因為李秀紅在這裏呆了這兩年多來有一些情況我們一直不了解,我們也一直很相信所長和檢察官的話,認為李秀紅在這裏一直都很好,今天只是想來證實一下我們在外面聽到的一些事情是不是真實的。」

當時周檢察官便說李秀紅的家屬:很沒有意思,那都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今天還提它有甚麼用?李秀紅的家人問道:那一年多之前警察打人就不犯法了嗎?嚴利峰搶話說綁她是為了不讓她煉功。李秀紅的家人回道:她煉功沒有錯,又沒有影響他人,又沒有殺人放火,她犯到了哪條法律,咋不按法律辦事,誰也不能說警察打人是對的呀。嚴利峰就說:我們使用警棍和約束(就是指死人床)都沒有過份。家屬掏出電話放到桌子上說:你認為你們做得對,你敢把你剛才說的話對著電話再說一邊嗎?這時,上來兩個男警察,一邊一個把李秀清連拖帶拽,推出門外。同時也上來兩個警察要拽李秀紅回勞教所。

李秀婷上前阻止說:我還有話要跟妹妹說,為甚麼不讓我們說話,我要妹妹跟我們回家。我們一年沒跟妹妹見面了,大老遠的路坐了一夜的車好不容易才趕到這裏見到妹妹,我還一句話沒說,你們就要把妹妹領走,不能領走,今天要妹妹回家。我家裏把床都鋪好了,屋裏我給收拾得乾乾淨淨,就等妹妹回家了。一邊說一邊上前抱住妹妹的腰不撒手。上來警察把李秀婷和李秀紅強行分開,把李秀婷也拖出去了。

李秀婷被警察氣得雙腿癱軟不能動倒在地上,對田所長和嚴大隊說:我沒有別的目的,就想讓我妹妹回家,我妹妹在裏面受了那麼多苦,你們把我妹妹帶回去,能不打她?田所長說不能。她告訴田所長,那你必須每天到一大隊看看我妹妹,如果妹妹被打了,怎麼辦?田所說:我們找家屬來的目的,是李秀紅在這裏不寫「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不參加勞動、不穿勞教服。8月23日李秀紅就到期了,我們想跟家屬溝通一下,能否互相都退一步,我們不用李秀紅寫「五書」了,只要李秀紅回家的時候穿上不是她自己的衣服,不是勞教服(紅色的)是演出服白色的,從勞教所當眾走出去就行。就算給嚴大隊一個面子,否則嚴大隊以後就沒有辦法管理了。你給你妹妹寫封信吧,把你要說的話跟她說吧,叫你妹妹把頭髮剪了,稍稍齊一下底邊就行。李秀婷說,不管是甚麼衣服,不符合我妹妹身份她肯定不會穿,在家上班時,工作服她穿,因為她是工人,工作服符合她的身份。勞教服她不穿因為那不符合她的身份。我尊重妹妹的選擇。不許你們強為她。

李秀婷和丈夫每人給李秀紅寫了一封信,交給田所長帶回去給李秀紅。並告訴田所長和嚴大隊必須馬上讓妹妹看到,讓妹妹知道家裏人都在惦記她。同時強調一定不許任何人再打我妹妹。回家路上,田所長打來電話說她到一大隊看李秀紅了,跟李秀紅談話了,李秀紅也看到信了,並給家屬一個電話號碼,告訴家屬可以馬上跟李秀紅通電話。家屬與李秀紅接通電話證實姐姐、姐夫的信都收到了,回去後管教們沒敢再對李秀紅怎麼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