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精神病院合謀害死法輪功學員(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保定法輪功學員榮鳳賢,於二零零一年被北市區洗腦班和保定精神病醫院合謀害死。


榮鳳賢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至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河北省保定市中共「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在該市各區大辦洗腦班,並對法輪功學員又一次進行綁架、洗腦。在北市區,區「六一零」辦公室、區公安分局及各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居委會聯合作案,強行綁架了北市區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都關押在原七一小學洗腦班。

北市區洗腦班的第一天,北市區「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高劍鋒就聲稱:這個洗腦班是長期的,要想出這個洗腦班,必須寫「保證書」、必須承認他們規定的三條對法輪功的誹謗,還要交一千元錢,才能放人,不寫保證的,到期勞教、判刑。

北市區洗腦班利用牛磊等猶大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這計不靈後又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單獨圍攻,兩、三個人「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並晝夜監管,白天圍攻洗腦,晚上逼看造謠錄像,看後逼寫「感想」,談「認識」,不許煉功、學法,不許串屋,不許互相談論,上廁所有專人跟著。他們還從社會上雇來地痞流氓毆打法輪功學員,關小號。法輪功學員榮鳳賢就是在這時期的洗腦班上被迫害致死的。

榮鳳賢,又名榮紅賢,女 ,三十二歲,北市區金莊鄉銀定莊村人。她忠厚老實,又心靈手巧,還會開車,她孝敬父母、公婆,村裏人都說榮鳳賢是個大好人,是個賢妻良母。

榮鳳賢當時在保定康達實業公司上班,每月工資一千多元。一天榮鳳賢揀到一百元錢,交到公司領導那裏,並說明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結果第二天公司就不讓她上班了,第三天她就被綁架到北市區洗腦班。

榮鳳賢絕食反迫害,在洗腦班六天滴水不進;她拒絕寫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所謂保證,處處不配合洗腦班的邪惡要求,並堅持煉功,堅持背《洪吟》,她還把《洪吟》中的詩寫在黑板上。金莊鄉政協主席用腳踢她,村幹部對她又打又罵,村幹還叫來家屬,慫恿其丈夫打她,威脅七、八十歲的老母給榮鳳賢跪下,企圖以此逼榮鳳賢寫「保證書」。榮鳳賢看透這邪惡伎倆,拒絕配合,但她不願這樣消極的忍受,找了個機會從廁所跳牆走了,不幸又被抓回來。當晚,洗腦班惡徒脅迫親屬共十幾人,對榮鳳賢進行圍攻,尤其那個鄉政協主席,對榮鳳賢更是百般刁難,榮鳳賢走到哪兒她跟到哪兒,不停地折磨榮鳳賢,嘴裏叨咕不停,不讓她睡覺,對榮鳳賢進行精神摧殘。

榮鳳賢被綁架到洗腦班的第七天,身體已被迫害致極度衰弱,不能站立,洗腦班惡徒就讓家屬把榮鳳賢接回家,但當天下午又突然把榮鳳賢綁架到精神病院,並將家屬隔開,不讓陪床。第二天榮鳳賢就死了。

醫院說榮鳳賢是從床上掉在地下摔死的,草草給了家屬七千元錢作為賠金。榮鳳賢家人在邪黨淫威下,生怕受連累,不敢多問死因究竟。後得知,榮鳳賢是被精神病院注射了不明藥物致死的。榮鳳賢死後,北市區「六一零」人員宋某還叫囂說:榮鳳賢死在哪兒也白死。很顯然,榮鳳賢是被保定市北市區洗腦班和保定精神病醫院合夥謀害致死的。

據調查,保定市北市區辦的這期洗腦班,綁架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在十三天內,將一人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得送醫搶救,一人昏迷不醒。

參與迫害者:

王廷玖,男,市委書記,曾到該洗腦班,榮紅賢給他講真相,他走後榮紅賢就被隔離了。
張某某,男,四十來歲,是迫害活動的協調者;
徐秀娟,女,五十歲左右,北市區組織部副部長,負責管材料;
高劍鋒,男,三十八歲左右,「六一零」辦主任;
呂冠江,男,北市區公安分局、治安科長;

金莊派出所
金莊鄉政府
銀錠莊村委會
退伍兵張金龍、宋民等
各辦事處、居委會、鄉政府有關人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