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師父保護我家免遭特大水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1994年開始,法輪功在湖南省郴州市洪傳,人們身心受益。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法輪功書籍被搜走。8月9、10日中共在我們地區焚燒了很多法輪功書籍。中共的惡行,令老天震怒,在接下來的8月13日,郴州市遭遇特大水災──這個地區在歷史上從沒有發過這樣的大水。

8.13那天6點多鐘我在家的二樓學法,外面下著小雨,突然聽到「轟轟」的響聲,原來在發大洪水,我家的一樓都進水了。我趕緊往街上跑,想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去救住在河邊的一位孤寡老人,走出二到三米,水就淹到我的胸口。沒辦法,我們只好返回,趕快往山上跑,發現約一米寬水流從上而下直衝我家,我趕緊搬大石頭想擋住這股水,但後轉念一想,我把水擋住了,這水就會沖到旁邊兩家,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能這樣做。

為了不讓水沖到鄰居家,我沒這樣擋水,還把水溝再挖寬一些,很快發現往我家的水竟然沒有了。

我姨媽82歲,家住郴江邊,有一棟三層樓的瓦房,她有六個兒子。那天上午約九點,她的家一樓已完全被淹,老六用一個車內胎,從二樓的窗戶把姨媽接了出來,很快整個三層樓一下塌下來了。但還沒來得及接有點殘疾的老四,當時老四還在房子的二樓。

老六把姨媽送到我家,哭訴說老四沒來得及救出來,肯定是死了,我只好安慰姨媽。可一小時後,老四來敲門了:「姐姐快開門」,我開門一見是老四,愣住了。我上下打量老四,說,房子塌了怎麼沒砸到你?老四說:「房子怎麼塌的我都不清楚,等我明白我發現自己抱著一根樹幹。」

看到老四回來了,沒受一點傷。我們都感到很欣慰。欣慰之餘,我心情又沉重起來,因為……

在十幾天前,7月22日那天煉功,在煉第二套功法腹前抱輪時,有人丟了一個紙團到我手上,上面寫著:「搞運動了,我們被包圍了。」我睜開眼睛一看,我們被警察和攝像頭包圍了。我一下想到的是我趕快保護我的法輪大法書,於是,我趕緊跑,拼命跑回家,通知了其他人把書收好。然後我把我家的一大包書和錄像帶等,用旅行袋裝好,送到了姨媽家,並把書放在姨媽老四結婚用的高櫃子上面,並對姨媽說:這書就是我的命,請保護好這書,不要對任何人說,如果沒有這些書,我的命也就沒有了。

現在姨媽的房子被水淹了,倒塌了,書我想也沒有了。因為我家的房子比較大,那天擠滿了無家可歸的人,很多人需要照顧,很多事需要處理,我的心難受極了。

第二天早晨,雨停了,洪水退了,我無奈的去到原來的姨媽河邊的家,姨媽家已成為稀澤,在高處往姨媽家看,我驚呆了,在一片瓦礫中,我看到一屋架的木條,約四寸寬(約10釐米),1釐米厚,兩米多長,一頭插在地上,一頭翹起約一米多高,我裝書的旅行包(約有300x400x600mm)在離木條的接近翹起端部的地方,穩穩的放在那裏。

我興奮的從兩米多高的台階跳下去,我趕緊走過去看個清楚,「神了,真的神了!如果現在有這樣的木條插在那裏,要把那包這麼重的書放在上面,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時我激動的想喊,讓大家看到這一神跡,但因為邪黨太可怕了,我怕邪黨知道了馬上會把我的大法書搶走,就不敢喊出來,沒有讓更多人看到這神奇的一幕,現在都覺得遺憾。但當時在我家避難的親朋都看到了。那翹起木條上放著我的大法書這一幕深深的刻在我的心裏。

我抱著我的書,直奔我家的廚房,想把書烘乾,可打開包,裏面的書卻是乾乾的,只有在書邊上有一點點的水印。當時看著那些書,我激動的喊著師父,淚水像斷線的珠子……。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一年的日子中,即使是流離失所的日子,我一直把書帶在身邊(除被勞教的一年),現在還是保護的好好的。

書回來了,我心情非常好。我抱著僥倖的心理對姨媽說,我去給你找找東西。如果東西都沒了,就住在我家吧。我又到姨媽倒塌了的房子的地方,看到人們在瓦礫中、爛泥中找東西。

我走到廢墟中,找到了姨媽已經倒塌的床,我發現,奇蹟又出現了:姨媽的被子、床單、枕頭、衣服等,全是幹的,都是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點泥和水。電視機、電風扇、高壓鍋碗筷等全集中在一個大塑料盆裏和一個鋁盆裏。

旁邊的人看到這種情形,說,你們家有神保祐啊!是啊,我們家真的有全宇宙最大的神在保護著。

我流著幸福的淚,心裏不停地喊著師父,謝謝您啊。一手夾著一床被子回家,進屋就喊姨媽,快來看啊,你的被子都是幹的,今晚你就睡你自己的被子吧。姨媽過來一看,突然砰的一下跪在師父的大法書前,不停的叩頭,還不停的喊:師父啊,謝謝您,師父啊,謝謝您,師父啊,謝謝您!我和同修也跟著姨媽一起給師父叩頭。

回到家,我開始搞我家的衛生,我姨媽喃喃的說,要是我的錢包能找到就好了。於是,我對小姪女蘭蘭(那時十一二歲)說,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奶奶的錢包。並說,估計錢包在奶奶的床頭附近,小蘭蘭沒去多久,邊跑邊喊,大姑姑,大姑姑,錢包找到了。我把錢包打開,姨媽的400元乾乾淨淨原封不動。當時我又激動的喊,姨媽,錢包找回來了,姨媽拿著錢包,再一次走到大法書前,一下跪在地上,連連給師父磕頭,邊哭邊喊,師父啊,師父啊,謝謝您。

給洪水泡過的房子,到處都是泥,開始要搞衛生,可這時發現,水管給堵住了,沒有水怎樣搞衛生呢?其實,那時連喝的水都沒有,大家都在發愁。突然我發現我們家一樓浴室的水池的底下在冒水,像溫泉一樣撲通撲通的往外冒,水是很乾淨的,我嘗了一下,水還是清甜的。

我又高興的喊道,有水啦,有水啦,我們家有水啦。這股泉水一直供我們家用了一週多,等自來水來了之後這股泉水就消失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到一個姓周的朋友家玩,她是一銀行的主任,她的兒子告訴我,他在看守所工作,負責看守大法弟子。我就對她兒子說,你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不要相信電視廣播的謊言。我把我家的在這次洪水中發生的神奇事告訴了他們。她媽連連搖頭不信,不可能不可能,我們單位的鐵閘門,重重的銀行保險箱都給沖走了……。我告訴她我說的是真的,她媽說那我馬上去你家看一下,我才會相信。

去到我家,她看到有一個房間裏堆滿了姨媽家的東西,那些被子床單的舊款式,只有老人家才會用的,而且她知道我們家不會用那些東西。看著這些從廢墟裏找回的東西那麼完好,她不得不相信,不得不服,我沒說一點假話,她還豎起大拇指不停的讚歎:你師父真是神,你師父真是神,姐你好好學,我不會讓兒子幹迫害法輪功的事了。

十多年在大法的修煉中,有很多很多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我每時每刻都在師父的保護中,我深深的感受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我修煉大法,不但我受益,連我的身邊的親朋都受益。

我真心希望我的親人們,我現在認識的和還沒有認識的朋友們,都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並通過了解法輪功真相受益,在天災人禍頻傳的今天,能得到神佛的庇佑,平安度過劫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