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流著淚離婚

——一個美好家庭被拆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有位賢孝的媳婦,她叫徐淑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初冬的一個夜晚,她的丈夫眼含淚水的對徐淑鳳說:「我知道你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可稱得上是賢妻良母,這也是家人和鄰居都公認的事實。可是這幾年我為你花的錢,我告訴你是三萬多元,其實我還有沒告訴你的。就單單經濟這一方面我還能扛得住,而且我整天為你擔驚受怕造成的精神壓力,我實在承受不住了。我們這個家到現在為止欠外債十萬多元。這種日子還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是個頭呢?所以我想……」徐淑鳳說:「你今天是怎麼了?說話吞吞吐吐的,心裏有甚麼不愉快的事就說出來會好受些。」丈夫嘆口氣說:「好吧!我想和你離婚。」

徐淑鳳聽了,如同晴天霹靂,眼前一片漆黑。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徐淑鳳說道:「這些年來也確實太難為你了,那好吧,我同意離婚。」

為甚麼這一對難捨難離的夫妻要離婚呢?以下是當事人徐淑鳳的自述:

我是一九八零年十二月結婚的,結婚那年我才二十歲,我丈夫才十七歲,一九八一年九月份生個女兒,到一九八四年六月又生個男孩。由於我和丈夫年紀都小,我又沒有文化,婆婆瞧不起我,三個大姑姐和大伯嫂都在欺負我。我也不甘心被人欺負,心中總是憤憤不平,日積月累到三十多歲時就未老先衰,弄得一身病,精神衰弱,神經官能症,還有附體,我就開始到處治病。去過211醫院,五大連池療養院,也找過巫醫跳過大神,錢也沒少花,病也沒治好。從三十一歲到三十六歲這些年中越來越嚴重,到最後連洗衣做飯都幹不了了。

就在我三十七歲那年(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有人告訴我說:「你去煉法輪功吧,那個功法準能治好你的病。」我為了治病就找到了一個大法學員的家中,當我一進他家的屋中就覺的全身輕鬆。從那天起我就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了,不但所有的病全都好了,也能洗衣做飯了,也知道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我每天細心周到地照顧著八十八歲雙目失明的公爹,有時他糊塗時就把屎拉到褲子裏邊,我就幫他洗內衣內褲及身體,從來不嫌髒。把這位老人感動的流淚說:「這法輪功也太好了!不但把我兒媳婦的病全都治好了,而且把整個人變的這麼善良了呢!」

我也不與家人爭強鬥勝了,所以我的家人親屬和鄰居都看到了法輪功在我身上展現出來的神奇和美好。由於我的改變,我的三個大姑姐和我的大伯嫂子都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這時的我們全家及親鄰們真是沐浴在一片祥和喜悅當中。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啊!

誰知道好景不長,江澤民利用中共發動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迫害與構陷。我也沒能逃此厄運。為了用我的親身經歷去證實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去了省政府,被防暴隊驅趕的法輪功學員有數萬人。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我們為證實法又去了北京,在北京又一次被抓。從北京送回阿城第二看守所,我絕食十天,丈夫為我花多少錢我也不知道,就把我放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為證實法又一次去北京上訪,被當地人員截回來。回到家中,丈夫把我按在沙發上狠狠地一頓打,打我的時候,由於我沒爭辯,也沒還嘴,也沒發恨。他打完了,也很後悔,然後放在炕上一千元錢就走了。我拿起這一千元錢,過了十天又去了北京,到北京展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舉起條幅我就沒放下。我又一次被抓走了,從北京轉回阿城,丈夫為我又花了多少錢我也不知道。丈夫說:「你簽個字說不煉了咱們就回家。」我不簽,把丈夫氣壞了。後來勞教半年,丈夫花錢把我弄回來了。萬家勞教所還逼丈夫給萬家勞教所送一面錦旗和三千元錢。我被迫害期間八十九歲的公爹由大伯家奉養,我回來時由於身體迫害的不太好,他們不讓我去見公爹。可是我回來的第八天公爹就去世了,我也沒見公爹一面。在我離開家的這段日子裏,公爹常對別人說起我對他的好處,老人家也很想我。

二零零四年,因為講真相我又一次被綁架,在阿城第一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又轉到第二看守所關押三個月,迫害得我不能走路,幾次往萬家勞教所送都沒送進去,後來公安局法制科的人送的禮才把我送進去,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那裏受盡非人的待遇,為了讓我寫不煉的「三書」,上大掛,最後我被迫害的受不了,到底違心地在「三書」上按了手印,三年多做苦役,幹對身體有毒的活兒,苦不堪言。

三年後,我從萬家勞教所能活著回來可以說兩世為人吧。由於我三年不在家,家也不像家了,由於這些年丈夫為我花去許多錢,此時欠的外債多達十萬元,就在這種情況下丈夫才傷心地說出與我離婚。我不恨丈夫,他能在這麼大的壓力下,從九九年支撐到二零零七年,整整八年啊!我很感謝他八年中為我所付出的和承受的這一切。我的丈夫也捨不得離開我,雖然和我分手,但心還在一起,而且對我說:「也許有那麼一天,不迫害法輪功了,我還會回到你的身邊。」

就在離婚的當天,我的心中太苦了!廣大天地間卻不知何處度我餘生。抹去淚水,無精打采地來到了外甥女的家中,住一宿。我一看全家都在害怕,我就從她家走了出來。外甥女送我時,眼含熱淚對我說:「五姨啊!我真的不差你的吃住,您外甥女婿還是有工作的人,實在是怕受到牽連而不敢留您啊!」我對外甥女說:「孩子,我能理解你,是五姨的到來讓你為難了。你放心吧,五姨有地方去。

說是有地方去,可實際往哪去呢?沒有地方去,就在大街上走來走去的,走啊走,終於遇見一位同修把我領回家去吃了一頓飽飯,住了一宿。第二天,起來吃完飯我想我還得走,同修想讓我留下來,可是我心中明白同修家中有不修煉的人,肯定害怕,也不理解,我不能給同修添麻煩,就這樣我又上大街上走來走去的。我又遇到了另一位同修,把我領到家中吃頓飽飯,住了一宿,但是為不給同修添麻煩,吃完早飯又上大街走來走去的。就這樣半個月中走壞了一雙鞋。在這半個月中也是飢一頓飽一頓總算過去了。同修又幫我找到一間小房子,房子不但小而破,屋中只有一床小被,別的甚麼都沒有。這時兒子來了,看見我的狀況,就大哭起來了,說:「媽媽呀!你看你都到了這種地步了,不煉法輪功就不行嗎?何必吃這個苦呢?」我嚴肅地告訴兒子說:「不許你胡說!我在沒煉功之前我的身體和我的精神都要死了,是大法給了我生命,怎能吃一點苦說不煉就不煉了呢?」兒子氣的關上門就走了。由於兒子孝順,回去後就給我找了個大房子,從此以後也找到了打工的活,慢慢的度過了難關。

丈夫離婚後又結婚了,但是他看見我一個人過的日子太苦了,經常給我生活費用。因為我以前對他父親(公爹)的孝順、對孩子的付出,他總覺得應該幫助我,可是每次我都嚴肅的拒絕,不接受。但是每次他都是把錢放下後就走了。後來孩子對我說:「媽媽,爸爸給你錢時你就收下吧!當你冷冰冰的拒絕時,爸爸的心裏會很難過的。」實際我怎麼能對孩子和前夫把心中的話說出來呢?我不要前夫的錢,第一是他有新的家庭,我怕因為錢破壞了他的新家庭。第二是我怕把我夫妻的舊情勾起來,對他們新的家庭更不好。可是有誰能知道當前夫給完錢走後,我手捧那錢都是淚流滿面啊!算了,我又流淚了,故事就到此為止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