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清除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最近大魔頭流竄到我地,多名同修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也是其中之一。大魔頭來的當天早上,小區派出所和社區的人就來敲門,同時調來一輛警車堵在門口,告訴我這兩天別出去,如果要去哪兒的話就坐他們的車去。這件事對我無疑是一記重錘,在環境越來越寬鬆的今天,一直覺的自己早已不在惡警的監視之內,對大魔頭來的消息也未加重視,所以突然間碰到這事,還是心亂的很。但是通過向內找和加大力度發正念,一天半後,監視的警察散去。

通過這件事,嚴肅的反思自己的修煉狀態,長期以來存在諸多不足。其一是不重視發正念,發正念是師父明確要求的三件事之一,同修的交流文章也經常談到發正念的重要性,可就是由於自己人的觀念太重,感覺不到也看不到甚麼,不能在法上理性認識發正念的真實威力,所以常常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都做不全,發正念時精力無法集中,敷衍了事,空間場清理的不好,易疲乏、不愛煉功。

尤其是迫害發生前一兩個星期,學法狀態大不如從前,睡不安穩,大腦迷迷糊糊,到了煉功時間也起不來,常錯過晚上和早上的整點發正念。自己心裏著急,可是意志力太弱不足以突破。迫害發生的前一天,外出辦事坐公車上都能睡著,蒼蠅、毛毛蟲都往我身上落;晚上半睡半醒時一陣恐懼感襲來。這都說明了舊勢力已經往我空間場聚集了大量邪惡,這個時候即使表面空間的警察不來,我也是難受的不行了。就在我決定第二天找同修幫我的時候,警察已經堵上門了。真如開著修的同修寫的文章那樣,舊勢力先往大法弟子的空間聚集大量邪惡,再讓這個空間的警察實施綁架迫害。所以通過這事我意識到對於自身發生不正常狀態一定要有足夠的重視,及時歸正,不要讓迫害發生。

其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長期的忙做事,學法不足,慈悲與寬容不夠,心的容量太小,與同修發生矛盾後一大堆委屈無法釋懷,堆積在心裏成了死結,覺的沒有人能理解,孤苦無依的感覺不斷侵蝕著自己的正念,尤其是怨恨心比較多,經常想加大力度學法,可干擾不斷,未能如願,覺的都是別人要我幫助做這事那事,佔用我大量時間與精力,卻沒人顧及我的感受和狀態,都是「我」字當頭。就是因為「私」所以不能同化法,也感受不到法的威力,所以才脫離整體,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發生的前兩天,還有個明顯的感覺,就是這些不正確的觀念和思想業力被加強,心裏堵的厲害,有窒息的感覺。如果平時能對自己要求嚴一點,多清理一下不正確的觀念與思想業力,時常保持正念,就決不會發生這次的監控事件。

其三,監控發生的時候,原本就心神不安的我更加慌亂,這時候其他同修的正念加持起到很大作用。那時我各種複雜的心緒一齊湧來,還有明顯的「怕」,明明知道他們不會綁架我,屋裏的大法資料我也沒藏起來,但原來被迫害留下的觀念就是無緣無故的怕,發正念無法靜下來,我打電話想叫一個同修來跟我呆一會,交流一下或是幫我發一下正念就會好,想著自己好了,邪惡就沒了。可是打完電話又知道自己不對了,盡想著自己,卻沒考慮到同修的處境,這個時候同修來會不會對她的安全不利?這不是強大的私嗎!但是這位同修也很了不起,表現出一個大覺者的無私與無畏,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兩次來我家,第一次來看了看警察監控的情況,因擔心我家有常人不方便就沒進門,回去幫我發正念了。第二次來幫我解了一些心結,我邊說邊哭,委屈的不行,她提醒我,「你沒修自己」「你心裏裝的都是事卻沒裝法,」說的正符合我的情況,我哭了一會兒也明白了,下決心去掉這些不好的物質。隨後同修走了,過一會監控的警察就撤了。

我原以為是大魔頭走了警察才撤的,可事實上大魔頭是第二天才走的。我這邊警察撤走的同時,其它小區還有同修被綁架。這說明是正念滅盡邪惡的結果:一方面有同修及時的正念幫助,另一方面我除了煉功就是學法內找和發正念了,明顯感覺思維清醒,空間場清亮,好像沒甚麼邪惡了。

回首十來的修煉路,坷坎多於通途,眼淚多於歡笑,教訓也多於經驗,想想自己真是個不精進的弟子,以後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決不能只在重錘下才知精進、迫害來了才知道抓緊。同時把這次經過寫出來希望給同修一個借鑑,要把所有的迫害都及時化解在萌芽狀態,因為舊勢力預謀迫害時,我們提前都會有感覺的,只需稍加重視即可,即使迫害來了,也不要慌,加大力度發正念,同時一定要向內找,「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還要以安全的方式通知周圍的同修正念幫助,也是非常關鍵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