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讓的風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最近明慧網上發表了一位參加過李洪志先生講法班的學員寫的回憶文章,他在文章中記述了李洪志老師在成都開辦法輪功學習班的情況。中間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在成都辦班期間,從開始到結束,每天都有新學員進班。他們開始是坐在後面,而且還從自己家帶來各種花和礦泉水放在講台前(其它功法叫作『接信息』)。他們聽師父講法,聽著聽著就逐漸往前移。怕干擾師父講法,貴陽的學員就阻止他們,可是師父慈悲,叫住了貴陽的學員,讓他們往前坐。開始了解大法的人不多,許多人都沒有報名參加師父的講法班,只想來聽聽熱鬧。一節課聽下來,原來很多沒有報名的人,都紛紛報了名,正式參加了學習班。通過專心聽師父講法,他們都明白了原來師父傳法是真正來度人的,根本不像他們想像的那樣,甚麼接信息啊,治病啊等等。」

他記述的這個場面很多人都不陌生,不要說是在法輪功的學習班上,就是在其它的場合,人們遇到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時,自覺不自覺地就會往前湊一點,這一點記述的很真實,也確實是這樣。

隨著對大法理解的加深,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李洪志老師傳授的法理是真正的佛法,而且是千年不遇的。這些人很自然地就會去動員自己的親朋好友來參加李老師的講法傳功班。同時他們對真、善、忍也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既然講真、善、忍,就不能和還沒有了解法輪功的人去爭座位了,即使有了好的座位也要讓給其他的有緣人,不然的話,何談其善呢?如此地與人家爭座位,又哪有忍呢?這就是李洪志老師當年講法學習班上經常出現的一個場景:開始時大家往前擠,都想找個好座位,到後來都紛紛的把好座位讓給新來的人員了。

當然,隨著修煉的深入,法輪功學員修煉的成熟,這禮讓的風範就更加的感動人了。有一位旅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當年在大陸跟隨師父四處聽法,她寫了一篇文章叫《隨師萬里行》,其中有一段這樣的故事:

「那次開班在吉林大學的鳴放宮。由於外地來的學員很多,老師辦了兩個班,早班上午9點~11點,晚班下午7點~9點。早班的票我早就買了,可晚班的票買不上。第一天上午下課後,回到宿舍總不定神兒,我們是來聽課的,明知道老師晚上還在上課,可我們在宿舍裏呆著,不是味兒。第二天上完課,我們沒回旅館,在禮堂外的草地上呆著,一直等到晚班開課的時候,大家站在門口希望能買到退票進去。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們一群人眼巴巴地望著。突然一個學員在我邊上說:「誰要票?」我很高興,一把拿過來,把錢塞給他。我高高興興地走進禮堂,準備落位,只見一個熟悉的老學員遠遠地奔過來喊:「我正到處找你。」我想:「完了,這張票是保不住了。」果不其然,她說青海來了一個學員,第一次來聽課,普通話聽不太懂,想再聽一遍,你是老學員,把票讓給新學員吧,她是第一個從青海來學的。我只好戀戀不捨地把票交出去,就又站到了大門口。人都進去了,早就上課了,我們這些沒票的仍在門口站著。這時禮堂的管理人員把正門關了,零星出入在側面的一個小門,我們就向那小門走去。在離小門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年輕人,剛才我就看他站在那裏,也不吭聲。當我走過他時,他忽然問我:你要票嗎?我一愣,馬上脫口:要!他把票給了我,我趕緊把手裏攥著的那位青海人給我的票錢塞給他。我又有票了!看著周圍羨慕的目光,我很不好意思,就對邊上一個也是老跟班的鄭州的小伙子說,你進去吧。他說:這是該你去的,你就去吧。當時鳴放宮的地下室在辦舞會,買張舞票從小門進去就可以到聽課的大廳,可大家都沒這麼做。天津的一個小伙子說,如果我們做了這樣騙人的事,即便能進去聽課,也甚麼得不到。後來聽說,我進去後又過了很長時間,禮堂的看門人看到學員這樣的鍥而不捨很感動,就把守在門口的學員都放進去了。」

這篇文章我讀過多篇,每次讀到這裏時都忍不住落淚,我是為大法弟子對佛法真誠嚮往而落淚,同時也為那些毫無掩飾的禮讓而落淚。哪個人不想親耳聆聽李洪志老師的講法呢?包括那些讓票的人。可是他們畢竟是老學員了,已經聽過老師的講法了,那些還沒有機會聽到老師講法,或聽過一次還不太懂的外地學員,他們才是更需要聽啊。

佛法洪傳,人心自然歸正。為了聆聽這萬載難逢的大法,多少人不遠萬里跟隨著李洪志老師去四處聽法。數千人聚集在一起聽法,擁擠嗎?不,真修者禮讓的風範已經在他們組成的修煉的氛圍裏形成。他們的互相幫助和禮讓,真的是呈現出佛法傳世時人心向善的真實境況。我們看看作者所記述的法輪功在中國舉辦的最後一期學習班的盛況吧,看看真正的修煉人所體現出來的高尚的禮讓風範吧。

「幾個月後的12月21日,廣州舉辦了第五期,這是在中國的最後一期。那時法輪功已經傳播得很廣,傳得也很快,加上幾個月沒辦班了,人們都翹首盼望著。又聽說是最後一期,全國各地都有人趕來,東北、新疆,為了求道,這是生命中最大的事,有許多感人的故事。有的來早了,為了用僅有的錢維持聽課期間的生活費,每天吃2元的伙食,在廣州2元是吃不飽的,北京的學員拿出自己的錢來,送他們每人一百元。有一個東北的女孩,沒有收入,大中型企業都停產了,她就去賣菜掙錢來聽課,又用僅有的錢去幫助別人。還有兄弟倆背著鋪蓋,風餐露宿,幾乎是要飯走來的。

「廣州第五期據說來了五千多人,可能更多。廣東省氣功協會很早就把票賣完了,我的票是托廣州的親戚10月份買的,後來的學員就買不到票。第一天離上課時還早,體育館前的廣場就已人山人海,聽說有500多人沒有票,可體育館的工作人員無論如何不允許超員,過道一律不准坐人。北京的部份學員把票讓給了新學員,交票時,雙方眼裏含著熱淚,邊上的人也熱淚盈眶。開課了,沒有票的學員就守在體育館門口的廣場上。這樣的鍥而不捨讓體育館的工作人員感動不已,他們破例打開了旁邊的一個館,接了一個同步錄像的電視機,讓餘下的學員進去聽課。」

這是法輪功在中國最後一次辦班所出現的盛況,而其時法輪功在中國傳出也僅兩年之久。兩年的時光是短暫的,可這兩年,對於一個有幸親耳聆聽佛法的人顯得多麼珍貴,這是生命永遠的期待,這是令整個宇宙所有生命都敬佩和讚歎的事情。他們得到了,同樣佛法的美好也在他們身上體現了出來。其中,人與人之間禮讓的風範是那樣純潔的在修煉人身上得到了真誠的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