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警察保護我 中共警察大打出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報導)「今天我在中共使館前和平抗議,德國警察保護我,十一年前的今天,我在大連市政府前和平請願,中共警察對我大打出手。」朱先生站在柏林中心區的亞諾維茲橋(Jannowitzbruecke)上感慨地說。

'圖片:朱先生曾經親身經歷過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被中共警察毆打。而在德國,警察保護法輪功學員的集會。'
朱先生親身經歷過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被中共警察毆打。而在德國,警察保護法輪功學員的集會。

朱先生向馬路對面望去,中共駐德國使館和往常一樣大門緊閉,前面圍著高高的鐵柵欄,這一圈冰冷的銀灰色鐵柵欄被周圍居民戲稱為「新中國長城」。朱先生的身後是正在閉目煉功的德國法輪功學員,在旁邊的橋欄杆上,五六個大橫幅一字排開,上面有的用中文寫著「法輪大法」,有的用德文寫著「器官摘取-中國勞教所裏的罪行」等。

'圖片:從二零零一年開始,柏林法輪功學員就定期在中使館前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從二零零一年起,柏林法輪功學員定期在中使館前抗議中共迫害。

時不時有過往的行人停下腳步,和法輪功學員交談,簽名支持反迫害。不遠處有德國警察在向這邊看,如果有甚麼人攪亂抗議活動,他們會馬上過來幫助法輪功學員。

這一天是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十一週年,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在這一天前後舉辦活動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德國首都柏林也不例外。

十一年前上訪 遭警察毆打

十一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上午,在遼寧大連工作的朱先生從他經常去的煉功點聽說,在前一天,一些大連市的法輪功義務聯繫人在沒有做出任何違反法律法規行為的情況下,被警察非法抓走了,他和其他大連法輪功學員抱著讓政府了解真相,並釋放被捕法輪功學員的心情來到市政府門前和平請願。

「當時去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大概有幾千人吧」,朱先生回憶道,中共方面派出了防暴警察來驅趕這些依法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連老人和孩子都不能倖免。朱先生看到一個警察使勁揪著一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的頭髮,要把她拖走,一縷頭髮都揪下來了。「我是年輕人,覺得自己有義務阻止這種暴行,我馬上上去要把警察拉開,結果警察立刻就把目標轉向了我,兩個警察用暴力將我拖出人群,一輛小型警車馬上快速開過來,幾乎是一瞬間他們就把我推到了車上,那個動作都是很暴力的。」之後他被帶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過了幾個小時,登記完了姓名,朱先生被放了。

朱先生雖然被放了,但是當天有另外一些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了派出所,沒有再放出來,過幾天之後還有人被轉到了看守所。而朱先生也沒有想到,這一天他登記的名字,成了中共日後秋後算賬的憑證。

這之後的幾年裏,朱先生經歷了人生中數個轉折點: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壓力下,他不得不背井離鄉,從東北去了南方謀生,遠離妻子孩子;家人承受不住迫害的壓力,他的家也破裂了;二零零五年他去德國出差,剛下飛機不久就接到國內傳來的消息,他前腳上了飛機,後腳他家鄉的警察就到他的單位裏去找他了。朱先生很清楚,警察從幾千公里外的東北追到南方,絕對不是只想請他喝杯茶,為了免遭進一步的迫害,他被迫留在了德國。

「中共表面上看上去很強大,手裏掌握著軍隊、警察、法院、勞教所、中國所有的媒體等等,但是它是非常虛弱的,」朱先生望著馬路對面用高高的鐵欄杆嚴嚴實實地圍起來的中共使館大樓說:「你看,十一年了,我們這些手無寸鐵、從來不使用暴力的法輪功學員,我們這些無權無勢的普通老百姓,卻從來都沒有被這個所謂強大的政權壓下去,這不正說明了中共的強大是一個虛架子嗎?」

「迫害的藉口很可笑」

'圖片:柏林的王先生從新華網的污衊文章中看出來,「迫害的藉口很可笑」'
柏林的王先生從新華網的污衊文章中看出來,「迫害的藉口很可笑」

住在柏林的計算機工程師王先生是在迫害開始以後才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但是因為他的太太在迫害之前就修煉了,所以,他對法輪功書籍並不陌生。一九九九年七月,當中共開足馬力動用其全面控制下的兩千多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和數百家地方電視和電台來誹謗法輪功的時候,王先生也開始格外關注法輪功了,當時他正在大學裏學習計算機專業,憑著理工科人士的「眼見為實」的態度,他特地拿出大量時間到新華社網頁上去仔細閱讀有關法輪功的文章。

「我看了我在新華網上能找到的所有關於法輪功的文章,越看就越明白,為甚麼中共要銷毀法輪功的書籍了」,王先生微笑著說,「因為法輪功書上講的和中共說的法輪功是甚麼樣子,完全是兩碼事。」王先生記得最清楚的是,在《轉法輪》裏提到不許法輪功學員(用功能)給別人看病,但是在中共的喉舌媒體裏,卻玩起了文字遊戲,說《轉法輪》中寫著,法輪功學員不許去看病。「我越看越覺得這些迫害的藉口太可笑了」,王先生說。

當年年底,王先生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到現在已經快十一年了。「煉功以前,我根本就意識不到自己的弱點,比如,如果我妻子和我意見不一樣,以前的話,我就一定盯著她,讓她改」,想起以前的事情,王先生輕輕嘆了口氣。修煉法輪功以後,王先生開始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向內找,就是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哪裏做得不好,他發現,那種一定要別人同意自己的看法的行為,其實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表現。「我現在能夠尊重別人的意見,別人和我的看法不一樣的時候,我甚至還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支持別人,這在以前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其他一些柏林的法輪功學員也看到了他的變化,覺得他對別人更寬容,看問題的視野更開闊了。

「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

弗蘭茨(Franz)煉法輪功還不到一年,「我非常感謝我能找到法輪功」,一生中都在尋找修煉道路的弗蘭茨說:「法輪功就是我這麼多年尋找的東西,有時候我問自己,到底我做了甚麼,以至於配得這個大法。」

修煉法輪功以後,弗蘭茨發現,在別人冒犯他甚至是侮辱他的時候,他都能保持內心的平靜,在以前,這是他想做但做不到的。而且他還發現,煉法輪功以後,他頭腦中的雜念變少了,做事情更容易集中精力。

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弗蘭茨就開始參加柏林法輪功學員在中共使館前的抗議活動,他說:「迫害必須馬上停止,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的真相。」

這也是全世界法輪功學員的心願。在過去的十一年裏,包括朱先生、王先生和弗蘭茨在內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運用發傳單、做媒體、參加遊行、向國內打電話、將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告上法庭、向各國政府講真相等方式在抵制著迫害,與此同時,這些反迫害的努力使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關注法輪功,而「真、善、忍」也傳遍了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了,迫害只能讓人們更清楚地看到中共的邪惡,最終讓中共把自己打垮了,無法維持它的統治」,朱先生說:「而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在打壓中只能是越來越明白,『真、善、忍』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真理正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