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恩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們全家都是新學員,本來覺的自己得法晚,也沒有甚麼可寫的。通過這幾天學法和與同修們切磋,認識到無論體會多與少都是在修煉之後才改變的,都是師父給的。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一是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二也是在證實大法的神聖與美好。於是我和媽媽爸爸都寫了自己修煉以來的點滴體會。

我今年二十三歲了,是二零零六年才得法修煉的新學員。在我之前,媽媽二零零四年得法,得法後她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全家都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當時我得了神經性頭疼,怎麼也治不好。媽媽和我說:「你看媽學法輪功一身大病都好了,你也和媽一起學功吧。」我同意了,看到《轉法輪》第二講時,整整吐了一天,媽說那是給我淨化身體了,別怕。在媽媽的鼓勵下我把九講都看完了。神經性頭疼也消失了,身體也變好了。爸爸和弟弟也都修煉了,後來姥爺和姨姨也修煉了。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救度了我們一家人,佛光普照在我們一家人身上,從此我們全家幸福的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學習了師父幾個新講法後,我懂得了遇事向內找。前段時間我們和爸爸之間發生的一場風波,在向內找中使大家得到了共同提高。爸爸很愛說話,但是話多了,廢話隨之也就多了。這樣搞的媽媽、弟弟和我都很討厭他,平時吃飯的時候總愛說他幾句。因為帶有怨恨心、氣恨心等,爸爸接受不了,總愛和我們吵。因為我們有執著,舊勢力就要鑽空子。所以,爸爸的表現就越來越差勁。那幾天我幾乎不怎麼和他說話,說也是衝著他吼兩聲。當時我們都沒有意識到向內找,還是一個勁的嘮叨他。有一次爸爸終於忍不住了,生氣的說,晚上念法時都不願念了,還是其他同修勸說後才又拿起了《轉法輪》。那個時候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學完法後和弟弟切磋,認識到這是很嚴重的漏。為甚麼不向內修好自己,而要去找別人呢?意識到向內找後,才發現很多的執著心都出來了,最重的就是對親情的執著。設想如果他不是我的爸爸,只是同修會這樣對待嗎?這不等於是在往外推同修嗎?

第二天就和媽媽切磋,然後又經過多學法,慢慢的我們的這些執著去掉後,爸爸的表現也改變了,我們也不氣了,感覺心裏特別敞亮。從那以後,我們一家人再發生矛盾時,都會互相提醒對方要向內找自己、修自己。執著心去掉之後真是感覺一身輕,好像空氣都被更新了一樣。現在我們一家人遇到矛盾都先向內找,誰意識不到時就善意的提醒一下,整體都在提高昇華。

一、媽媽的體會

下面是媽媽自述她修煉的體會:

我在修大法前身體有十多種病,整天渾身疼,沒有一點精神。醫院不知去了多少家,連北京都去了好幾次,打針吃藥都不管事兒,每年藥費花三四千元。丈夫在外幹活有一天沒一天的,一年掙不了幾個錢,兩個孩子念書,欠債一萬多元。我整天愁眉不展,心想我怎麼命就這麼苦?真有不想再活下去的念頭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我想去本村的小紅家問問她吃甚麼藥好。沒想到我剛走到街上就遇見了她,我說完後她立馬就告訴我:「你要問我吃甚麼藥好,我說你就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準管事兒。」

回家後我就念了幾天,也沒感覺到甚麼明顯的效果來,其實我當時也沒當回事兒真心念。後來小紅送給我一本小冊子,我拿回家看看挺好的,才知道法輪功並不像電視上說的那麼回事兒。又過幾天,小紅給我送來了一本《轉法輪》,我鑽在家裏用了六七天時間就看完了,才知道師父教給學員的都是如何做好人、如何修煉的事兒,電視上說的那全是騙老百姓的。

有一天我出門去見街上站著好多人,有一個人說:「小紅讓我學法輪功。」我馬上接過來說:「法輪功挺好的,我也學上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是我第一次向世人宣布我煉上法輪功了。在邪惡迫害的形勢下,我就那樣順其自然的說出來了,而且純淨得一點私心雜念都沒有。

我剛學法那陣兒純粹是抱著為病而來的有求之心,有一次我正在發正念,就聽身後有一個聲音說:「沉重如山」。當時我也不會悟,有同修說,那是提醒你不要把病看的太重了,讓你放下治病這個心。從此我把病放下了,後來有一次病又翻出來了,我的心又不穩了,跑出去買了五十元的藥,回來吃了兩頓也不管事兒。我悟到了,既然修煉了就不能老是把自己當作常人,從此以後再沒吃過一粒藥,一身大病不翼而飛。

自我修煉上以後,我們家的變化可大了,真是一順百順,其樂融融。我的身體好了,不用吃藥了。丈夫每年攬的裝修活幹不完,兒子畢業後同他爸爸一起幹活,女兒在外地打工,收入多了,債也還完了。我們全家人都沐浴在師父給予的無量慈悲和佛恩浩蕩中。

原來我們家在農村居住,剛得法後心性把握不住,村子裏又我一個人修煉,被常人帶動得出去打麻將、玩牌,回到家就後悔。師父珍惜我這顆修煉的心,指點我們搬到了縣城居住。在同修的引見下我很快的找到了學法小組,每天除了學法就是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感到自己提高特別快,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苦心安排。

當時學法小組是輪流按家轉,我們租的房是個大雜院,學法不方便。丈夫說咱們再從新租個獨院,讓同修們到咱們家去學。我心裏很感激丈夫的想法。有了這個願望,師父很快就給安排了一個好環境。租了一處三間房的獨院,還是一位同修的房子,價格又不貴。學法小組很快就成立了,附近的同修都到我們家來學法。從那以後不管風吹草動,不管甚麼「敏感日」「奧運」,學法小組從沒有間斷過。因為我們一家都是新學員,丈夫和兒子每天幹活,學法時間比較少。我們就將每週集中學三次改為每天都學,就連邪黨的甚麼「大慶」期間,不管它甚麼監控不監控,我們照學不誤。從中大家去掉了很多怕心私心,增強了正念,得到了整體提高昇華。從中我更加體悟到了師父在《洪吟》中〈怕啥〉那首詩的內涵。

師父要求我們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修成大覺。我悟到大法修煉是個有機的整體,不能侷限在個人修煉之中,要服從大局、圓容整體。幾年來不管整體安排甚麼活動我都盡力參加,到市縣有關部門去講真相,到勞教所、看守所去營救同修,到農村去送真相資料,到鄉下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只要我知道就都去參加。

在服從大局、圓容整體的過程中,暴露出了我的怕心、安逸心、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等好多人心,同時也相應去掉了好多人心,感覺自己的心性提高昇華很快。

奧運期間我們地區有幾位同修被邪惡非法勞教,由於同修們堅守自己的信仰,不向邪惡屈服,被非法延期迫害,為此同修們開展了一系列營救活動。我決定和同修一起去到勞教所營救同修。臨走的那天,突然有位同修來到我家說:「我看沒有必要去,都去了好幾趟了,人力、物力、財力划不來,家裏有多少眾生還沒有救度呢?」當時我也有點動心,但去了同修那兒見已經準備好了。我突然悟到這是對我的考驗,看我敢不敢邁出這一步。我想救度眾生當然重要,營救同修也重要,也是在解體邪惡、救度更多的眾生。同修早日出來了又該多救多少眾生呢?我就發出一念:我今天一定要去。

那次我們去了一個星期,開始去向他們講真相要人,他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我們要求見他們隊長,他們也不出來見我們。於是我們就每天來到勞教所門口發正念:徹底清除勞教所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迫害,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後來大家又切磋,他們不放人又不見我們,我們就去到他的上級部門反映,同時也是救度那裏眾生的機會。於是在星期三那天我們來到了省司法廳和勞教局,這可是一生來到過的最大機關,當時也沒有甚麼觀念,也不懂得怕。甲乙兩位同修進去找他們講,我們幾位在外邊發正念。不一會兒同修出來了,說效果很好,他們答應星期五給我們回話。

第二天是星期四,甲同修認為我們今天不能停,還應該到勞教所去要人。丙同修不同意去,我看的出來她有了怕心。其實當時我也有了怕心,就說了句這個不能強為。甲同修說她不是那樣的人,我們意識到了我們出來是一個整體,必須形成整體。大家調整好了心態,又去勞教所門口去向他們要人。這回意想不到的是那位科長很快的就出來了,他問我們:「你們都是她們的家屬嗎?」我們說是。他說:「你們回去開上證明,拿上身份證,我們很快就告訴你們結果,很快就放她們。」我們想可能是司法廳或勞教局給他們打來了電話,看的出來他們害怕了,不再像以前那樣猖狂了。

十多天之後兩位同修相繼回到了家。我體悟到我們營救同修的過程,在這個空間表現的就是到勞教所去要人,講真相,發正念。在另外空間可能就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但解體了很多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也是在制止眾生對大法犯罪,使更多的眾生得到救度。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也使我看到了同修們那種無私無我、處處為同修著想的那種令人感動的珍貴品質。感受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不知有多遠,也找到了自己許多不好的心,這個環境對修好自己有多麼重要。我想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帶著使命來的,就必須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圓容好整體,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的大願。我會努力學好法、修好自己。

二、爸爸修煉後的神奇經歷

下面是爸爸自述他修煉後的種種神奇經歷:

自從妻子修煉大法後,我真真實實的看到了大法在她身上的神奇表現,對我觸動很大,心想這法輪功真是管事兒。

二零零六年夏天,妻子讓我看《轉法輪》,讓我一氣兒看完,別看兩天不看兩天的,我真的連續看完了九講。有一次幹活把手傷了,醫生要給我截指,我說不用截指,你給我縫住就行了。在家裏養傷時。我和妻子說:「可能是讓我學功了。」她看我悟到了,就說:「你得法修煉的機緣到了,你要珍惜。」從那天開始,我們全家人每天一起學法煉功。

修煉前師父就開始保護我了,修煉以後師父更是一次次的慈悲呵護我,給我化解了一次次還命的大難。

記的修煉前的一天,我在大街上騎著摩托車著急趕路。為了躲人,摩托車衝上了大橋的邊沿,我趕快急剎車,前轂轤已經懸空在橋沿下,摩托車傾斜在那裏。大街上的人們都駐足觀看,驚呼到:「哎呀,真懸!」

有一回我騎摩托車帶上妻子和她姐回老家,正走到山路下坡拐彎處,突然對面過來了一輛大卡車,我情急之中趕快往右打方向,汽車緊貼我們身邊擦過去。摩托車也不知怎麼停在了那裏,我往前一看前轂轤正好停在溝沿邊,再往前一寸就下了兩三丈深的大溝,溝下就是水庫。我驚得臉色雪白,妻子說:「沒事兒,有師父保護咱們。」半天我才想起了妻子是大法弟子,說出一句:「謝謝師父保護!」

從此以後,我見了人就說這件事,告訴人們是法輪功師父保祐我們,不然我們三人都沒命了。和朋友一起吃飯時,人家勸我喝酒,我就說:「我煉上法輪功了,從此不喝酒不抽煙了。」

還有一次更神奇的事,我正在給人家裝修房子,突然沒有電了。我到樓下去合閘,閘箱在一樓的陽台底下。我彎腰爬進去,把二百二十伏的電閘合上後,三百八十伏的電閘又跳下來了。當我剛把三百八十伏的電閘合上的瞬間,閘箱轟的一下猛然起火。胳膊粗的電纜線燒著後,發出吱吱的響聲,藍色的火燄順著陽台底下竄出來又捲到上邊。在那一瞬間,我只記得自己哎呀一聲,隨後腦子裏就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自己之後是怎麼爬出來的,只覺的臉上火辣辣的,兩隻手大部份被燒焦了,有幾處還在流著黃水,眉毛鬍子都被燒光了,可神奇的是衣服一點也沒有燒壞。

當時在樓上和院子裏看見的人很多,人們都被這突然發生的事件驚呆了,有的人說這人夠嗆,肯定完了。沒想到人又從底下爬出來了,人們說趕緊去醫院吧。當時我也沒多想就去了醫院,醫生給開了七天的藥,並說如果配合的好,至少得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好,除非你是煉法輪功的好的快,不然二三個月能幹活就不錯了。我悟到了我是大法弟子,醫生那句「除非你是煉法輪功的好的快」也是說給我聽的,我有師父在管著,怎麼能靠常人的手段去治療呢?到第八天我就再沒去醫院,到十一天的時候我就去幹活了。

臉上的燒傷三五天就好了,手上燒焦的肉皮都又奇蹟般的變成了好肉皮,到二十多天的時候全部復原,和正常顏色都一樣了。按醫生說:燒傷到這個成度,要恢復好,先得把燒焦的肉取掉,肉色先變成黑色,再變成白色,然後再變成紅色,最後恢復成肉色。這個過程一般得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中間還不能出現感染。可是在大法弟子的身上,這一切都打破了,這不是大法的神奇嗎?

我幹的是裝修樓房的活,房主一般都急著趕時間。而且每天還要學法、煉功、發正念,時間特別緊。我的時間安排是:凌晨三點五十分參加全球煉功,六點發正念,七點上班,十二點多回家吃飯,下午七點下班,八點前參加小組學法,半夜十二點發正念後睡覺。每天只睡四個小時,然而卻精力充沛,這真是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啊!

我是個新學員,我們一家都是在邪惡迫害的形勢下新得法的,更知道大法的珍貴。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賜予我們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和「大法弟子」這個宇宙中最偉大而光榮的稱號,使我們全家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