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煉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下面是我幾年來修煉的一點體會,和同修們切磋。

我丈夫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一身的重病全好了,他多次勸我修煉,還經常給我讀師父的講法,可我愛打麻將,看到他們煉功起早貪黑的,還要晚上出去發資料很辛苦,就沒把丈夫說的當回事,自己也沒想去修煉。

二零零一年丈夫和很多同修被關進了洗腦班,他們被抓後,我看到街上也沒有真相傳單標語了,我就找到和丈夫一起煉功的熟人,跟他們要真相傳單,然後到街上去發,要多了,我就再找幾個煉功人一起去發。

丈夫在洗腦班被關半年,我經常坐車去洗腦班看丈夫,在車上我就和司機講法輪功真相。

我的嬸娘原來一身病,和丈夫煉功後,所有病都好了,可她不識字,丈夫被抓後,沒人給她讀法就不煉了,我就把丈夫學的《轉法輪》找出來每天給她讀,慢慢的,我覺得書裏講的真好,我有頭痛病,丈夫被抓後,我家的二十畝地全是法輪功學員給收割的。二零零一年的秋天我也開始修煉了,頭痛病也好了。

年底丈夫正念闖出洗腦班,我就和丈夫共同修煉,共同講真相、發傳單,證實大法。丈夫也領我到縣城認識了好多同修。二零零一年十月,七、八個警察到我家抓我丈夫,沒抓著,把我家給抄了,丈夫被迫流離失所,到縣城取資料、《明慧週刊》和師父經文的事就落到了我身上,一年多,不管陰天下雨、颳風下雪,每週一次,我始終堅持著。

自從修煉後,我的怕心就很重,一次同修們要到外地發真相資料,問我去不去,我的怕心上來了,猶豫了半天,去吧,很害怕;不去吧,又怕丈夫說我,只好硬著頭皮說:「去!」一路上我渾身就像篩糠一樣,顫抖的直哆嗦。到了地方,發上資料就不像在路上那樣怕了,就像師父說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通過這次發資料,我的怕心去了很多,也悟到了只要正念足,其實邪惡甚麼也不是,救度眾生才是最重要的。

從這以後,我經常和同修一起到外村和外地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走遍了我鄉的十多個村子和外地很多的村莊。

我的性格很內向,不愛多說話,自從我修煉後,因為丈夫是我鄉的協調人之一,所以我家就成了全鄉每週一次的集體學法切磋點和本村每天學法點,也是真相資料傳送點。我經常幫丈夫和幾個協調人一起做著很多證實大法的事,有的同修路途遠,晚上學法、切磋完後就住我家,吃住一切都很方便。

我雖然做了一些應該做的事,但與自己的史前大願還相差很遠,需要修去的心還很多,比如修好自己、向內找方面,雖然經常對照法找自己,但還是有很多人心沒有找出,在心性修煉方面也修的不夠紮實。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我一定要多學法,向內找,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圓滿隨師把家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