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了正信 就有了脊梁和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每到中共所謂的「敏感日」,社區、單位都要騷擾我,諸如逼迫寫「保證書」之類。一個人有了對「真、善、忍」的正信,就有了人的脊梁,多大的風雨都無法改變返本歸真願望。

曾經有人問我:中共不讓煉了,你怎麼還煉啊?我回答:一個可以改變命運、使人品質高尚、身體健康的高德大法,誰會放棄呢?!(──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生於一九六三年,在出生九個月時患上了小兒麻痺後遺症,落下了終身殘疾。父母帶我跑遍了許多醫院都不見明顯好轉。記憶中,我在十五歲以內都是與治療相伴,手術、針灸、按摩、拔罐……在精神與肉體上都吃了很多苦。長大後,學業,工作,婚姻都因為殘疾腿受到影響。

一九九三年,我在別人的幫助下去了千山香岩寺,並拼命登上了仙人台,祈求佛的保祐,但我覺得寺廟已經不純淨了,記得我給了香火錢後問一位老僧人:我出家你們收嗎?他說:像你這樣有殘疾的人六根不淨,廟宇不收。我聽後心如死灰,不知自己出路在何方。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常常久久凝望天空,問蒼天:我從哪裏來?回到哪裏去?人活著目的?世上到底有沒有救苦救難的活佛?淚水潸然而下。

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越來越不方便,我學了某功,它講採植物氣,結果我採了滿手松樹油子味兒,滿身陰氣。冬天在屋裏穿棉衣還冷,幹活多了腿就動不了了。樓上大伯跟我說:你去學法輪功吧!

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天早上,我去了煉法輪功的一個煉功點。在輔導員幫助下,我煉了一遍功,就感到一股熱流在體內流動,我很驚奇,借了一本《轉法輪》用了一天時間快速的看了一遍;看書時頭頂發緊,小腹裏轉動,後來知道是師尊給我當時就下了法輪。看完後我激動了很長時間,我多年的疑問得到了解答。這是一本寶書,講了甚麼是修煉、如何修煉、人為甚麼有病、煉功為甚麼不長功,等等。我越看越愛看,至今都沒看夠。第二天,我跟其他同修一起聽李洪志老師講法錄像帶,我感到許多小法輪在身體裏轉動,特別是那條殘疾的腿,舒服極了!

從那以後,我每天早晨去煉功點煉功,晚飯後同大家一起學法。不到一個月,我的氣管炎,痛經,鼻炎,都好了,殘疾冰涼的右腿熱乎了、有勁了!大白天在家煉靜功時還開了天目,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樣子,看到了法輪,渾身上下從未有過的輕鬆,如果不是跟大家一起走或者看到自己晃晃的影子,我都意識不到我是個腿瘸的人!

那時我真的感到好幸福!我經歷了三十二年的苦難,終於嘗到了幸福的滋味!終於遇到了救苦救難的李洪志大師!我變了,變得開朗熱情樂觀,我慶幸自己得到了這麼好的功法,我獲得了新生!

身體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我主動看望了十年沒有來往的大姑姐,與婆家人化解了因房子結下的矛盾,對丈夫更是無微不至,再也不嫌他掙錢少沒能耐了。

記得我在二零零一年因不寫與法輪功「決裂」的保證,被街道與單位聯合抓起來時,小姑子跟單位領導說:我大嫂煉法輪功變得那麼好,為甚麼抓她啊?這個國家政府怎麼了?她領導馬上說:這話你只能對我說,到外面說,把你也會抓起來!

是啊,中共為甚麼容不下好人呢!而且至今迫害死三千多位法輪功學員,更殘忍的是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黑錢!天理不容啊!

每到中共所謂的「敏感日」,社區、單位都要騷擾我,諸如逼迫寫「保證書」之類。一個人有了對「真、善、忍」的正信,就有了人的脊梁,多大的風雨都無法改變返本歸真的願望。

曾經有人問我:中共不讓煉了,你怎麼還煉啊?我回答:一個可以改變命運、使人品質高尚、身體健康的高德大法,誰會放棄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