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精進 密西根州法會圓滿結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明慧記者徐菁報導)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部份來自美國俄亥俄州特萊多市(Toledo)、加拿大溫莎市(Windsor)以及美國密西根州大底特律地區的學員們舉辦了一年一度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會上,十五名中西方學員交流了自己在學法背法,在和其他同修摩擦當中向內找,打電話講真相,過病業關以及參與推廣神韻演出的修煉體會。其中兩名新學員的發言,和一名重返修煉道路的西人學員的發言贏得了格外熱烈的掌聲。

正式稿件發言結束後,很多準備了提綱的學員們走上台,通過自己的經歷和大家分享了修煉體會。中場休息時,一名新學員在手風琴的伴奏下還為大家演唱了幾首大法弟子歌曲,表達對大法的感恩。法會結束前,與會者還一起觀看了明慧網上登載的「五一三」法輪大法日的電視短片。

在背法中提高

於先生通過學習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中講到的:「背下來的人當他遇到甚麼問題時,他一下就會想起法,所以他不容易做壞事。」的法理,下決心開始背法。他說:「把法背下來,時時刻刻帶在身上,有法在思想中知道,就不會幹不符合法的事了,背!」

在背法當中,他拋棄了自己原來的背書方式,第一遍用了十天的時間,他說:「即使背到最後一天,思想業力還在干擾自己別背了。」「但當我背到最後一頁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時,眼淚一下子就奪眶而出。」

當他開始背第二遍,決定檢驗一下自己的時候,發現自己很多又都想不起來了,他說:「即使師父講了『修好的隔過去』了,也不應該這麼快啊?」覺得自己付出那麼多,卻甚麼也沒有得到似的。「我把書放下,在師父法像面前哭訴,而師父一如既往的嚴肅而又目光深沉慈祥的看著我。我覺得羞愧萬分,回過頭來問自己,還背不背?」

他悟到:背法不是為了背而背,不是為了在別人面前顯示,背書的目地是提高,是同化大法,如果思想還是一個常人,即使背的再熟又有甚麼用?悟到後,他毫不猶豫的拿書再背。就像從沒有背過一樣,當心放下了,在師父的點化下,又慢慢的開始想起來了。

就這樣,背法也給他帶來了無盡的樂趣,同時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為甚麼這樣表達的用心良苦。最後他說:「背法不是修煉的目地,我還要溶入集體證實法的環境裏,如果不做好三件事,怎麼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呢?」

新學員:找到了回家的路

曾是基督徒的朱女士因為在老年公寓照顧一位老人,而有緣接觸到了同住在公寓裏的法輪功學員們。當時有別人對她說法輪功如何不好,她就向那裏的老學員了解情況,她說:「自從接觸到法輪功修煉者,讀了師父的《轉法輪》後,我才明白,我苦苦找尋的人生目標都在這本書裏,師父告訴了我如何可以回家。」

開始修煉後,朱女士用自己的經歷也開始和老年公寓裏眾多的中國人講真相。得法半年來,她在學法中也看到了很多美妙的事情:比如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曾看到每個字旁都有紅色的卍字符,手指尖上閃現藍色的光芒等,更增加了她修煉的信心。

最後,她說:「看到自己修煉路上的執著,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以及修煉道路上的艱辛和甜美,一切一切都告訴自己要按師父的話去做,好好學法,珍惜自己得來的一切。」

宋女士是二零零九年三月新得法的學員,十多年前曾與大法擦肩而過;十多年後,當又一次接觸大法時,她哽咽的說:「記得我把《轉法輪》帶回家的路上,就有一種舒適,溫暖的感覺,那是一種很特別的久違了的感覺,現在知道那是我這個生命明白的那一面找到了回家的路的感覺。」

她還說:「我如飢似渴的看完了第一遍《轉法輪》,就這樣我得法了,開始的一兩個星期,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都是想到:『哦,自己已經是一名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了』。」

「師父用大法給了我新生!」

西人學員:從返修煉道路,師父仍看護著我

麥克(右)在發言中
麥克(右)在發言中

麥克(Mike McCaw)是一名得法四年的西人學員,但由於各種原因,他停止了修煉,從而自己的執著更加明顯,也沒有向內找,他說:「當時由於自己的妒忌和懶惰,這種狀態使我沿著舊勢力的安排走了下去,我一切又回到了常人生活,甚至沉迷於抽煙和喝酒。」

麥克在搬家開始新的生活後,開始一點點的從新學法,並決定從新勤奮起來。在一次牙痛的厲害的時候,他說:「我心裏仍然有法,我不想去看牙醫,我自己忍受著。」「但同是大法弟子的妻子告訴我應該去看醫生,因為我平時像個常人。」麥克看了牙醫後說:「我的心已經奉獻給了大法,我又回到了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向牙醫講了真相,並給辦公室裏其他人也講真相,並送他們每人一朵蓮花。」

麥克最後哽咽的說:「即使我過了一年的常人生活後,師父仍看護著我,我現在明白了大法的力量,我衷心的感謝師父,將我從可怕的狀態拯救出來,從現在開始,我將繼續努力精進,直到圓滿!」

放下急於擺脫身體痛苦的執著心

林女士講述自己過關體會
林女士講述自己過關體會

林女士在兩年前曾經歷了身體上的病業生死關,她通過這段經歷,講述了自己如何「放下急於擺脫身體痛苦的執著心」。

因為長期無尿可排,林女士曾全身水腫到胸口,無法躺下睡覺,氣喘、心跳過快。開始她心中慚愧自己在大法修煉上不精進,覺得出現這個病業狀態是遲早的事情,給了邪惡進一步迫害的藉口。入院後,醫生就要求切除甲狀腺,林女士當然不同意,這樣一來,幾乎變成了醫生們的試驗品,不斷地更換主治醫師,而醫生們又不停的更換藥方,做各種各樣的檢驗,使她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衰弱,最後到了護士們私下都在猜她還能撐幾天的危險境地。

林女士說:「靜下心來,我才發現我存在一個非常強大的執著心:那就是想通過加強學法、煉功、向內找,來達到儘快擺脫身體病痛的目地,我所做的一切好像是修煉上精進了,其實是帶著強烈的有求之心,有為而做。而且,我被身體的假相迷惑住了,陷入了邪惡給我製造的陷阱。因為,修煉人是沒有病的,既然沒有病,為甚麼還把這個不舒服當成了病痛了呢?為甚麼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圍繞這個痛苦而動呢?」

「發現這個問題後,我提醒自己,我不能陷在這個漩渦當中,我應該先跳出來,從著急改善身體的心態中跳出來,這個時候,我慢慢認識到:學法、煉功、向內找、發正念,這是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有的狀態,是修煉必然要做,就像一個人就要吃飯睡覺是維持生命的必要方法一樣。而不僅僅是為了達到擺脫病痛的手段。心態的改變,使我能夠靜下心來查找修煉上的不足,不是為了病好,而是要嚴肅對待自己的修煉」

「然後我開始坐在病床上打坐,再慢慢坐在床沿邊煉動功,再慢慢站在地上煉功。我記得我第一次煉功的第二天,每個見到我的護士都大聲的說:哇,發生甚麼事?你變的像另外一個人一樣。」最後她說:「這個經歷,使我對大法修煉是嚴肅的有很深刻的體會。一個常人念『法輪大法好!』就能逢凶化吉,而法對修煉人的要求和標準是更高和更嚴格。」

在修煉中去掉雜念私心

徐先生是三年前來到密西根州的,他從自己失業後開始,談到了正法時期失業,絕不是師父要的。他說:「因為是全組都要解散了,在那段和中國同事們即將分離的日子裏,我和他們一個個單獨吃飯,在最後的機會裏多講真相,我知道這比甚麼都重要。」後來,他很順利的拿到了現在工作的聘書,他悟到:「一切都是師父給的,讓我儘快安定下來,多做證實法的事情。」

修煉十餘年來,因為參與了很多證實法項目,不知不覺中有了自己付出的如何如何的私心,直到有一次和一位和他年齡相當的大陸大法弟子的接觸,讓他看到了修煉上的差距,徐先生說:「讓我震驚的不是他流離失所後承受的苦難,而是那種平靜中顯露出的『放下自我,心裏裝著眾生』的高尚。」「我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小小的一個我做了點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又怎麼能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呢?又有甚麼放不下呢?」

同時,徐先生還談到了自己在推廣神韻時期,如何放下自己後天的觀念,雜念,在和其他媒體、商家談贊助、廣告或賣票的時候,把基點放在「救度眾生」上時,法賦予的智慧就會源源不斷的釋放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