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九九年以來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中共建政以來,歷次政治運動都是矇蔽群眾、挑動群眾鬥群眾、整群眾。對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是史無前例。我因為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在中共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屢屢遭到綁架、非法關押、洗腦迫害。

一、「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不是迫害的根本原因。

我和本縣同修參與了九九年「四•二五」中南海和平上訪,回來後,一本鄉幹部找我了解情況,我給他講了為甚麼上訪及經過,並且講了部份法輪功學員看到法輪在中南海門樓上和警車上轉動的奇觀。那鄉幹部說:中央對法輪功早就定了性了,可能要取締(他妻子在公安工作,他知道信息)。

二、「七•二零」時,中共的迫害鋪天蓋地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得知中共已經定下要迫害法輪功,我和本縣中同修毫不猶豫地登上了去保定的火車。買去北京的車票時已是傍晚,車站不出售去北邊的車票。我們和各縣不認識的中同修一道沿鐵路線一夜步行至徐水站,天亮時再繼續往北走時,遭到中共公安警察的盤查與攔截。我們只好回來了。我想,在中國的土地上公民為甚麼連行路的自由也沒有,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在哪?

七月二十日中午我剛回到家,家人說:鄉校長鄭仁生和一些不認識的一夥人,昨晚在咱家盯了一夜,盤問你去了哪兒。他們說一宿了,餓了,讓我請他們吃了一頓飯,在飯館吃的。我一家人一夜未眠。對我家人造成精神壓力和經濟損失。

不一會兒,學校鄉校長要兒子把我送到鄉政府去。去了之後,看到全鄉大法學員都在那兒。農村的法輪功學員有農村幹部跟著,各單位都有領導跟著。鄉幹部宣讀中共謊言和迫害法輪功的決定,要我們法輪功學員在已經擬好的「不修大法、脫離法輪功組織」的表上簽名,我後來才明白,原來中共搞株連,不簽名的,各單位領導晚上不准回家,要「轉化」不簽名的法輪功學員。我和另外兩名女性法輪功學員堅決不簽,認定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師父是慈悲救人的,是最好的人。鄉里的幹部、校領導多次對我講,不簽名就開除公職,扣了工資,你吃甚麼?我堅定回答:「要飯吃。」這樣,他們沒法說服我仨,用鄉里的吉普車把我們三人送到望都城關小學非法關押。下車後,先給排上號,再照相、登記上黑名單。我們一點也不害怕,那裏非法關押了一百多人,三個教室人滿滿的,後來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的部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和截回來的,也陸續被關押在這裏。每個教室裏有中共人員放污衊大法師父、歪曲事實的、攻擊大法和師父的錄像。我們心裏很難受,就是不看。伏天的七月下旬,天熱蚊子叮咬,睡在課桌上,很多人不睡,打坐,交流。

我們在那裏被非法洗腦拘留三天後,各單位有的接人回去,沒有工作單位的自行回家。

三、二零零三年的綁架及洗腦迫害

二零零三年,在縣委縣政府工作和退休的中共幹部和我住同一小區,同一個家屬院,他們受中共欺騙,敵視法輪大法及修煉人,惡意構陷我。在「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指示下,暗中調查我與誰講了甚麼。用「騙捕」的手段找到我,強行綁架後沒出任何證件直接將我非法送往縣看守所,關押十五天後,在家人多次找人想辦法後,我又被送往「六一零」關押。

在那裏,他們不准我隨便上廁所,除了奴役勞動之外,就是強迫洗腦,由「六一零」轉化幫教人員劉永剛和徐永香給放天安門自焚錄像及污衊大法及師父的錄像。我們有時不看,看也是找它的漏洞。

後來我和劉俊彥被劫持到保定「六一零」遭受迫害。當局還要我家人送去三千元,也有逼迫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工作單位出錢的。那裏的監管人員是各縣抽上去的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管制嚴格,一人一室,企圖分化瓦解,室內牆上張貼的全是污七八糟的害人的宣傳畫,監管人員不斷地在樓道來回巡視。不准我們煉功,連上廁所也要打報告,一人一人單獨上,不准交談,白天強迫去「電教室」看洗腦錄像。「六一零」每三人一組,承包轉化一個人。他們軟硬兼施,手銬一大抽屜。強迫我們吃藥,不放棄信仰就不准睡覺,不讓吃飯,甚至遭受毒打、吊銬等酷刑折磨。這一期,望都「六一零」劉永剛參與了迫害。「六一零」扣發了我一個月工資近八百元。

這之後,當地「六一零」每到所謂敏感日就打電話騷擾,或打電話給我孩子說有人「舉報」我了,或說要回訪了,或是要我寫甚麼書了。現在我正念足了。就是不承認這一切迫害。我有師父管,不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