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見證: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今年5月13日,是法輪功公開傳功十八週年紀念。回憶既往,有很多話想說。我是十四年前得法的老年學員,親眼見證了大法的弘傳、美好與神奇。

見證了大法弘傳

我是在1996年5月初,為健身目的走入大法修煉。當時我在的某大學校園煉功點有20多人在煉。後來由於人員迅速增加,幾經分合,到過公園、沿河空地等地煉功。開始入門,先一口氣看完了寶書《轉法輪》,為其博大精深的法理和先行煉功者明顯的健身效果所吸引而走入修煉。在煉功點由輔導員義務教功,集體看李洪志大師講法錄像。

當時一般都是在早晨4點到達煉功點,有先去的學員將大法橫幅掛起來,各人拿個坐墊席地而坐,跟著煉功音樂煉一個半小時的靜功(因人而異,不強求一律),然後煉一小時動功。再學半小時法:或聽老師講法錄音,或學新經文,或讀《轉法輪》,有時間就切磋議論。一般7點結束,不影響上班。有不上班的人可自願留下學法。期間,有輔導員或動作比較規範的學員,輪流負責糾正動作或義務教授新學員煉功。當時一週或兩週要組織一次到一個更大的廣場集體煉功,學員大約有500多人,場面宏大,一片祥和。

法輪大法把學法修心性放在第一位,強調集體學法,所以陸續成立了學法小組,我住處周圍的幾個同修也在1997年初成立了學法小組。開始只有八個人,後來發展到十四、五人。其中中共邪黨成員佔了一半,還有四個現任或退休黨支部書記。學法主要是輪流讀《轉法輪》,有新經文下來學新經文,然後大家交流討論,談學習心得體會。多數是根據大法「向內找」的法理,談自己如何逐步看淡名利情,做事先考慮別人,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如一位年近六十歲的老年學員,在馬路上被一輛疾駛的大型帶人摩托車撞倒在地,腿流血了,褲子扯了,駕車的男青年和他帶的女青年下來,將老者扶起來,說要去醫院給看傷,學員是學大法的,想到他們也不是故意撞人的,就說「沒事兒,你們走吧,以後注意點」。那兩人一定要給錢,學員硬是沒要,拍拍土,擦擦血,一瘸一拐的回了家。

有一位理髮的中年女學員,和一個人做生意,對方欠她5萬元長期不還,還找理由想賴帳,同修本想與他訴諸公堂,但想到要「善」要「忍」,想到對方經濟上也確有些困難,也就沒再追究。

還有一位學員,與一家工廠訂了共同開發其專有技術的合同,基本模式是利潤分成,合同簽訂時就將技術資料交給了對方,但工廠採取拖延戰術,遲遲不試制。同修看到該廠繼任領導缺乏積極性也確有些客觀原因,也就不再追究對方違約責任,連欠兩千多元的現場服務費(工資)也給廠方免了。

還有一位曾是同一煉功點的中年女學員,父親是「老革命」,當時有一套百十平米的大房子,老人已八十多歲,母親早逝,平時多是她照顧父親,她家三口住的是一套30多平米的小房,而她有錢的哥哥和做生意的妹妹,住的都比她的房子大,當父親召集他們三人徵求以後房子處理意見時,該學員主動提出放棄繼承父親遺產,由她的哥妹去處理。這樣的例子很多。

當然在學法中也有不少學員談到修煉後身體健康出現的奇蹟。一位平時患有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的中年女學員,學法煉功後不久,各種疾病不治而癒。一位老年學員得了面癱,嘴歪眼斜,他相信大法,認為這不是病而是消業。經過一個多月,嘴和眼終於正過來了。小組一位下肢癱瘓的青年殘疾人,學法煉功不久居然奇蹟般的站起來能走了,他見人就說「法輪大法好」。

以上舉的只是我們小組學法交流時談到的幾個比較典型的例子,若把範圍稍微擴大點那例子就更多了。有一點要說明的,我們當時根據大法的要求,只談心性提高,不談國事,不議政治。我們當時是每週兩次晚上集體學法,每次兩個小時。每隔一段時間還參加大片的法會,也參加過紀念師父傳法的全市法會和到當天能回來的鄰近城市法會。每次法會,學員們修煉提高的感人事蹟讓我們受益匪淺。如有一位女學員,修煉前身患八種疾病,被單位列為「死亡三號」,但學法煉功不久,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奇效。這樣的例子真是舉不勝舉。

由於法輪大法顯著的祛病健身效果:許多修煉者通過修煉使身上所患絕症如癌症、白血病等醫院沒法治療的疾病,在短期內痊癒;癱瘓病人站起來了,羅鍋的腰直起來了,盲人復明瞭,聾人聽見了,心臟病好了。據1998年由醫學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對廣東省廣州、佛山、中山等市12553名法輪功學員的抽樣調查結果,通過2個月至3年不同時間修煉後,患病學員的疾病痊癒和基本康復率達77.5%,加上好轉率20.4%,總有效率達97.9%,按12年前的價格計算,平均每人每年節約醫藥費1700多元,僅這一部份學員每年就節約了1265萬元。北京、大連、鄭州、合肥、長春,許多城市也都作過類似的調查,疾病痊癒率一般都在80%左右,這是任何一種功法與醫療所望塵莫及的。同時由於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最高佛法及「無私無我,先人後我」的心性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去執著,修心性。很多學員工作上兢兢業業,生活上無慾無望,利益上不爭,榮譽上不求,以善為本,真誠待人,嚴守法紀,無私奉獻。在單位埋頭苦幹,是模範工作者;在家庭孝義仁悌,是好丈夫好妻子好子女好父母,在學校是好學生。大法學員不喝酒,不抽煙,不涉黃,「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恪守道德情操,處處為他人著想,因此得到了社會的一致好評。

許多報刊媒體紛紛正面報導:據不完全統計,僅在1998年6月21日至8月28日,短短兩個月時間內,就有6月21日廣東電視衛星台,7月10日中國經濟時報,7月10日淮北日報,8月11日北京日報,8月20日瀋陽電視台,8月26日遼寧有線一台,8月××日上海電視台,8月28日中國青年報等,8家媒體對法輪功作了正面報導和宣傳;此前,1998年5月29日,中央電視台體育新聞播放了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到長春觀看幾千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場景及記者的隨機採訪。

以上媒體均肯定了法輪功在祛病健身和淨化人心方面的奇特功效,對社會穩定,道德提升,淨化心靈,精神文明建設起到了積極的巨大作用。全國城鄉許多人紛紛加入大法修煉行列。我所在的煉功點和所在的城市也一樣。

在我煉功一個月參加全市法會時,有4000多人參加,但時隔三年,到1999年5月,全市分兩處組織大型煉功活動,已有兩萬幾千人參加,連同在家煉的同修,估計全市有3萬人左右煉法輪功,比三年前增加了六七倍,佔到全市人口的2.5%左右。遺憾的是,這樣好的功法,卻在此後不久,遭到非法鎮壓,給國家和民族帶來了巨大災難,真是可悲可嘆。

見證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我在修煉法輪功前,因身體不好,特別是年輕時得的乙型肝炎時好時壞,曾數次住院治療,都不除根。為健身先後練過這拳那功的,一練就是少則四、五年,多則一、二十年,雖然也有好處,但效果都不是很明顯。

在我學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困擾我三十多年的慢性肝炎即已痊癒,一改以往面黃肌瘦的病態,體重增加了十五六斤,胖瘦適中,面色白裏透紅,精力充沛。後來有時也有過類似其它病症的不適感覺,但我知道這是在消業而不是病,相信很快會好。

有一年夏天我在街上被大雨澆了,晚飯後高燒39度,我相信我是大法修煉者,這是消業,到後半夜準能恢復正常,果然過了十二點,體溫降到了37度以下;還有一年夏天我到外地出差,中午在招待所的床上打坐煉功,突然覺得鼻血在往下流,我立即想:我是大法學員,老師決不會讓血流到床上,果然血立即在上嘴唇上停住了,凝固了,直到打坐兩小時後也沒有流下來。前幾年血壓有時波動,但我沒怎麼放在心上,只是在飲食上注意了一些,堅持煉功,過了一段時間就恢復正常了。自我煉功十四年來,沒有報銷過一分錢醫藥費,在我們單位可能是沒有的。經過修煉,我的心性也有提高。有一次,去銀行取款,結果發現多給了我一千元,我想煉功人不能佔便宜,便立即退還了,他們說現在這樣的人太少了。當然,我煉功後還看到過另外空間的一些美好景象,聽到過天上美好的音樂,這都增強我煉功的信心。

有一年還發生了這樣一件事兒。一個嚴冬的夜間三點鐘,我老伴上廁所摔倒了,陷入昏迷。老伴煉功前就曾因心肌缺血摔倒過,大病一場,差點去世。我趕忙叫了120送到了一家大醫院搶救,折騰了一天,各種檢查包括腦部CT拍片,最後說無大礙,不用住院,花了3000多元回來了。結果一直吃飯很少,頭痛頭暈,不能下床,整天由我護理。輸了兩次液也不頂用。由於頭痛得受不了,就又到一家二級醫院去看。重作腦部CT,醫生說今天的片子與前時片子不同,腦幹部份有佔位,需進一步檢查,後經一位高級腦科專家看片子,也說有佔位,最好作磁共振進一步確診。

當時我和孩子們都有些緊張,怕長了腦瘤之類的壞東西。將作磁共振時,我想到:過去有些學員,就是把握不住自己去了醫院,結果越查病越多越大,由小病變成大病,甚至最後被奪去生命,老伴的「病」開始說沒問題,現在有了問題,如果不用正念制止這種趨勢,後果將不堪設想。於是當其進入共振室後,我連續為其發正念,在心中反覆說:某某某(老伴的名字),雖然修煉不夠精進,但畢竟也是大法弟子,她還有許多救人的事兒要做,決不允許舊勢力讓其病倒,更不允許奪去其生命。請師尊加持,徹底否定舊勢力和邪惡的安排,徹底清除其腦幹業力,清除其病灶,讓其不留任何痕跡,以證實大法的美好與威力,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我這樣反覆發正念,直到老伴做完出來。當時天很冷,老伴喝了一碗湯,吃了一碗米飯,比平時多吃了許多。結果出來後,大夫說:「沒事兒,腦幹部份沒有佔位,只有小血管一點點滲血,會慢慢吸收,不用住院」。又拿著片子請那位權威專家再看看,結果也說「沒事兒,和CT片子有明顯不同。只有少許滲血,不用住院和吃藥,回去靜養一些日子就好了。」

回來後,老伴也沒有感冒,吃飯增加了,頭也不那麼痛那麼暈了,過了一段時間就好了。通過這件事兒,這再次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

還有我認識一對老年夫婦,也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雖然經濟也比較拮据,但還經常關心救助一位家境十分困難的白血病人。不時的給點零花錢和藥品,更主要的是他們告訴病人:經常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會好轉和痊癒,還給了病人一張真相護身符。結果病人照他們說的作了,經常念「法輪大法好」,配合適當治療,結果病情日益好轉,與其一起生病的人,不少已去世了,但該病人卻經過了五年的努力,病情基本痊癒,並且上班工作了。

以上都是我親歷親見的事實,只是為了安全,隱去了當事人的姓名和單位。我想不要多久,我和當事人就會進一步告訴諸位更加具體生動的事例。

全中國和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