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在大法看護下活過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我最大的幸運就是得了大法,修煉了「真、善、忍」。修煉過程中,得到了許多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東西。我把我經歷的大法神奇故事的其中一個講給大家。

二零零七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丈夫去打山泉水的途中,被一輛前七後八的大車給撞了。撞後,在冰天雪地裏躺了兩個多小時(據說交警在現場例行公事)。找到我時,已經是下午的三點多了,我趕到醫院,已經認不出來了,只是從地上的衣服認出了是他,頭腫的很大,光著腳,全身冰涼。

醫生告訴我:頭部、胸部都需要手術,也有可能下不了手術台。一個女醫生看到家屬只我一個人,就說:「練練唄。」當時我的正念很足,清楚的知道:他們是讓實習生練手法(我去複印病例時,果然是實習生做的手術,表面上他們讓一個有經驗的醫生和我接觸。)我當時的一念是:一切由師父做主,師父一定會救活他,做手術,只不過是為了符合常人這一層的理(因丈夫未修煉法輪功)。

我坐在手術室門口,心裏默默的求師父救活我丈夫,我堅信師父一定會救活他,丈夫活過來也一定會修大法。當丈夫的兩個妹妹趕來時,我告訴她倆:別哭,如果為你哥哥好,坐這默念「法輪大法好」。她倆也坐在那兒念「法輪大法好」。當肇事者的妻子來看我時,我說:「別上火,你們也不是故意的,你叔他會很快就好起來的。」

手術進行了四個多小時,因頭部震裂,右側被切成一個U形的大口子,胸部沒有手術,他們認為沒有治療的價值了,做頭部手術只不過是盡盡人道而已。

我坐在病床邊,在丈夫的耳邊講:「大法師父能救你的命,你默念『法輪大法好』」。因肇事者的妻子孩子小,我就讓她回去了,告訴她好好照顧孩子。

醫生看到只剩我一個人護理,就說:「老太太,你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可別以為你一個人能行。」我說:「沒事,能行。」我感到師父在看護著我,我甚麼也沒想,只記得別難為別人,我告訴肇事者家屬:我是修煉大法的。

我還要告訴大家一件事:丈夫剛和我結婚時,講了這麼一件事,他的外祖父給他算過卦,說他犯水災,他一直很警惕水,甚至不敢游泳,這次是因為打水,導致生命幾近結束。

第二天、第三天,兩個兒子從外地趕回來了,他們未修煉。我為了在丈夫身邊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儘量找藉口留在醫院,他們有時強行讓我回家休息,我也用不了幾個小時,又回到了醫院。

在縣醫院住了十天,丈夫一直沒有知覺,頭頂插兩支管,往外引淤血,鼻子插一支管,輸流食,氣管切開,插一支管,吸氧、咳痰,小便插一支管撒尿,胳膊、腳各掛一吊瓶。左側瞳孔放大,左半部身體沒知覺,左胳膊、左眼皮被查病房的醫生擰的黢紫,他們已經把他當成「木乃伊」了。

第七天拆了線,第八天又縫上了,傷口根本沒癒合,漏水了。由於醫院欠製藥廠家的債,購不進藥,兩個兒子和肇事者家屬商量轉院到了市級醫院。這次,我和丈夫的弟弟,還有一個護工、一個護理,半夜十二點到的。值班醫生做了檢查:瞳孔仍然放大,左手左腳沒知覺,用小錘子敲左腿的膝蓋,一動不動,胸部還打著繃帶,透視胸部還有積水。住進了重症監護室,二十四小時監護。

在人這邊看是環境好了些,我知道,這方便了我時時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大約五十多天左右,他有了知覺,但由於氣管切開,根本發不出聲音來。後來,轉到了普通病房,當氣管被縫上後,能說話了。我告訴他:大法師父救了你的命,你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他說:「我知道,這些天師父一直領著我到處走,是大法師父救了我。」他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身體恢復的非常快,醫生說:「超出想像。」

前後一共兩個月,他出院了。回到家,就進屋到師父的法像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然後寫了嚴正聲明,請了一本大法書,開始修煉。

順便告訴大家:在醫院裏,醫生曾問過我,這老太太信甚麼吧?我說我是修煉大法的。有幾個重症病人的家屬來找我說,醫生說你很有護理經驗,讓我來問一問,你是怎麼護理的?我就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