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各種迫害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非常殘酷,包括強制「轉化」、酷刑折磨、經濟迫害、包夾連坐、奴工勞役等等,無所不用其極。

非法關押

目前,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共關有勞教人員四百餘人,分別被關押在三個大隊。一大隊、二大隊稱為「普教隊」,各非法關押著三十至四十名法輪功學員。她們都是非常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自始至終拒絕「轉化」,無任何程度妥協。

三大隊非法關押的全部是法輪功學員。一部份拒絕「轉化」、不配合惡警的法輪功學員會被關入三大隊的嚴管隊迫害。

被關進嚴管隊的法輪功學員幾乎都被惡警關過小號及施以酷刑。法輪功學員有從東北三省劫持來的,也有勞教所從北京調遣處成批買的。

強制「轉化」

關押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開始都被集中到三大隊特設的嚴管隊,被強制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強制每個人背司法部下發的「二十三號令」和唱共產邪黨的勞教歌,稍有不從就被惡警說成「不遵規守紀」繼而被電棍電、施以各種酷刑。

強制「轉化」主要是用謊言強行進行洗腦,加上肉體折磨、實施酷刑等手段。有一個自稱苑淑珍的人及趙某,兩人早年被抓到這裏「轉化」,後留在馬三家當了所謂的「教官」,專門「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月薪一千多元。她們倆白天晚上的找人「談話」,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還開課「講解」,全是亂講一氣。一旦有人被迫「轉化」,苑淑珍們就會對她們進行下一步所謂深度洗腦,要聽她的課,做「作業」,等等。這所謂的深度洗腦,使一些違心「轉化」者忍無可忍,紛紛公開向惡警聲明:之前所寫的「轉化」書全部作廢,修煉法輪功到底。

酷刑迫害

在三大隊,有的法輪功學員拒絕背23號令、不唱邪黨歌曲,並在居住樓和食堂等各種場所高呼:「法輪大法好」。在一、二大隊,有的法輪功學員不出奴工、不戴胸牌、不簽每月一次的考核。

這些法輪功學員無一例外的被施以酷刑,惡警把她們的雙手分別銬在兩張床上,腿繃直、上身前傾、不讓吃、喝、拉、尿,連續一天、兩天、甚至更長的時間,一刻也不鬆同時加以電棍襲擊;有時兩個惡警把兩張床往兩邊猛抻,致使法輪功學員像被「車裂」一樣劇痛難忍,鐵銬子深深的勒進了肉裏,大小便解在了褲子裏。曾受到過這種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王春英、王俊燕、盧琳、閆俊華、張連英等,有的即使遭受酷刑折磨卻依然堅定不屈的法輪功學員被致瘋致殘,如張英林、韓等。

參與以上迫害的惡警有:李明玉(女,原一大隊指導員)、張春光(女,原一大隊大隊長)、劉永(男,原三大隊嚴管隊頭目)、嚴(男)、王燕萍(女,現一大隊指導員)等。

聯保包夾式迫害

幾乎每位法輪功學員隨身都跟著一個或兩個「包夾」,三大隊用已「轉化」的人做,一、二大隊用普教做,法輪功學員無論吃飯、走路、幹活、睡覺,都被緊緊「包夾」,總之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都被監視著,不許煉功、不許傳看經文、不許互相說話等等,法輪功學員一有甚麼行動,惡警就給包夾加期、又打又罵。

比如二零零八年十月,監視法輪功學員王芳的一個小姑娘沒跟著王芳上廁所,被惡警王當眾打了兩個嘴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法輪功學員顧新華因寫交流信,被加期一個月,其「包夾」沈冬菊被加期五天。有時法輪功學員集體喊「法輪大法好」,二大隊警察說:包夾沒及時捂住法輪功學員的嘴,容其喊出第二句就給包夾加期。

法輪功學員不寫作業,也不買作業本,惡警就讓包夾代寫並代買作業本。法輪功學員抵制各種勞教所內的非法集資,惡警就讓包夾代為出錢。這種無理和非法株連已使包夾叫苦不迭,惡警王燕萍、尤然還經常挑撥離間,尤然曾對沈冬菊說:「你受顧新華連累,你怎麼不恨她呢?」在惡警的挑唆下,一些不懂事理的包夾也主動加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列,打小報告,對法輪功學員百般刁難、折磨,充當惡警的打手。

勞役迫害

在馬三家勞教所,勞役迫害是非常嚴重的,其中一、二大隊最甚。車間做服裝,工時最短為九個半小時,趕上晚上和中午加班,一天工時可達十一至十二小時。勞教所的規定超出一個健康人無法承受的硬性指標,流水線作業,一進車間立刻開機台和上案板,一會兒也不許閒著,半天只許去一次廁所,車間內工頭和惡警的叫罵之聲不絕於耳,除五一、十一、大年平時從來不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至十二月,每晚加班二個小時,嚴寒的冬日,法輪功學員每天披著星星起,戴著月亮歸。

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惡警王燕萍當班,在共產邪黨所倡導的所謂婦女的節日裏,大家非但得不到休息,晚上收工時間還被王燕萍拖後一個小時,到食堂後飯菜早已冰涼,王燕萍惡意的問:「菜涼了嗎?」沒人吭聲,一會兒不知誰說了一句:「何止菜,飯都涼了!」王燕萍冷笑一聲說:「涼就玩命幹活呀,早點收工呀。」又累又困、吃了一肚子涼飯的法輪功學員晚飯後又被逼連著上了兩節「課」,課間不許休息。課後王燕萍依然不讓法輪功學員休息,逼看甚麼邪黨的三八晚會,直到這台虛假的晚會結束,被折磨到極限的法輪功學員才被允許睡覺。就連很多普教人員都說王燕萍是個毫無人性的魔鬼。

經濟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裏雖然每天體力嚴重透支,如牛似馬的幹活、累病累殘累弱,可是一分錢報酬也沒有。按規定每年上級部門撥給每個被勞教者若干錢款,但被勞教所剋扣。而許多本來應該勞教所掏錢的項目卻都推到勞教人員身上,如醫藥費自理,連轉院用車二十元至一百元不等也自己拿,並且不給收據。勞教服自己買,冬、夏裝各五十元一套(並不值),出獄時還必須上交,警察把這些白交的舊衣服再賣給其他人,二十五元一套從中謀利。

伙食費按照勞教所應付上級檢查時公布的數字是:每人每月伙食費五百餘元,但是實際吃出的水平每人每月不到二百元。連每月買衛生紙的十元日雜費也變成給物不給錢,而給的物並非所需,屬強買強賣,並且剋扣多多。

更無理的是法輪功學員要自己出錢買勞動工具,比如買大剪子、小剪子等。勞教所三天兩頭讓法輪功學員集資購買拖布、洗衣粉、涼衣架、洗衣甩乾機等本應該勞教所自己配備的設施。後來許多法輪功學員抵制非法集資,警察就讓包夾代為出資。

惡劣生存環境

在馬三家勞教所,自來水冰冷刺骨,但長年法輪功學員早晚洗漱、洗衣、日常喝水都是用它,冬天二十人一屋,每天給兩暖壺開水,十多天能輪到用一壺熱水。冬天氣溫常在零下10─20度,但暖氣三天兩頭冰涼。

勞教所統一買的被子,大家每天要把它疊成豆腐塊,惡警經常在晚上命令又累又困又冷的法輪功學員用冰冷的水洗被罩、床單,但卻不許法輪功學員鋪蓋,這些乾淨的床單被罩還有窗簾都是假相,只是為了應付外面來人檢查用的,就連獄警也稱這些東西為「假相」,他們還常說「不許蓋假相」、「把假相疊好點」。法輪功學員每天要把自己的被褥捲好放進行裏包,早晨送到倉庫去,晚上取回,背著沉重的大包,被惡警吆喝著「快點」,每天如此。

冬季,東北戶外寒風透骨,而惡警王燕萍動輒罰法輪功學員在戶外站著唱勞教歌,如果聲音不響亮,就別想進屋別想吃飯,在外邊頂著寒風一遍一遍的唱。一次王燕萍又逼大夥在室外唱勞教歌,而且強迫法輪功學員把戴的帽子摘了,把棉衣脫了,法輪功學員張樹峰說自己正咳嗽,王燕萍說:「咳嗽去看病呀,在這就得摘帽子,在這就得脫棉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