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用手機打錄音真相電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一天我到同修家,同修拿出手機,告訴我如何打真相錄音電話救眾生,我被同修的智慧善引所帶動。第二天,又一同修來我家,也告訴我手機打真相電話的事。

過後我就想,一同修住在東面,一同修住在西面,都告訴我了,這是師父的安排,我做,要把錢用到救眾生上。於是,我向同修要手機,同修幫我送來了。

一天晚上,我到外面去打真相錄音電話(為了安全)。有時是空號,有時打通了,對方馬上掛斷;有的聽幾句,有的沒聽完;我又打,並且發正念,清理對應空間場,加持錄音真相救度有緣人,叫對方聽完,明白真相。打著打著,有一通電話對方聽到第三遍還在聽。

本週的星期六,我給一位現在在教育界任職的初中同學打電話,我選「西班牙訴江案」這一項,她靜靜的聽著,我也靜靜的聽著,她聽真相,我聽她的反應。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法輪功是反動的,你聽那幹嘛?」同學說:「我再聽一會兒」,接著又是那個男人的聲音:「這麼說來,法輪功是好的。」聽著聽著,一直聽到第二遍要完了才掛機。我在心裏說:這回你接受真相了,並且身邊的人也明白真相了。

談起我和這名同學,還有一節插曲:我住鄉下,她住城裏,我們二十五年沒有聯繫,我常想:我們曾經是知己,我有幸修大法,她也修大法了嗎?聽到真相了嗎?

一次看似偶然、實則不是偶然的機會,她托一位生意人捎來了電話號碼。我馬上打過去,談話中,我斷定她還未修煉,於是決定進城告訴她真相。就在我十分高興的和她見面並掏出真相資料給她時,萬沒想到她竟拒絕,怎麼說都不敢要,說單位查的緊,不想接觸。我當時一籌莫展。但我沒放棄,我想通過其它渠道讓她知道真相。

回憶起在學校時,她曾經告訴我:文革時,她爺爺因一張有關國民黨的甚麼證放在書裏,被中共發現,一家人被下放到鄉下──我住的村子,她家三代人住一間破舊的小屋。她兄弟姐妹讀書成績好,學校老師要她的兄弟姐妹們參加中共的共青團、少先隊組織,結果,他們一個都不參加。幾十年過去了,今日她還是心有餘悸。她聽真相電話時,她的心我能想像的到。我感悟到:有了手機打錄音真相電話,能把救眾生的事做的更完善。

我想讓身邊的同修也參與進來,共同精進。一天中午,我帶同修甲一起出去打電話。回來時,甲告訴我,跟我在一起打那麼久的電話,她一點都不怕,她想湊錢買手機。

又有一天晚上,我跟同修乙出去。乙開電動車,我打電話,耳線我們各聽一邊。我們停下來打了一陣電話,一邊打一邊發正念。其中一個電話題目也是有關西班牙訴江案的,對方聽一會兒,放起小聲的音響,乙說,可能是多人在聽,聽到第五遍還在聽。乙說以後還要和我出來打電話。

這次,在網上看到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把電話號碼打印出來,跟同修丙(他也用手機打真相電話)當晚出來,丙帶上微型手電,他念號碼,我來打,也是打「西班牙」這一條,對方手機關機或沒聽的,我們就打到對方在派出所的電話,派出所的人也聽一會兒。我們這裏發正念,打電話,配合營救同修,震懾邪惡。

在做的過程中,我們邁出了一步,也知道更需要走好下一步,如,改串號,發短信等。寫出來,希望有更多的同修也來做,使用手機講真相救眾生。

註﹕安全使用方法請見:《手機撥打真相錄音電話技術手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