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芝在唐山開平勞教所遭受的洗腦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唐山市鋼鐵公司二煉鐵廠鄭秀芝,一位八級工傷致殘的婦女,修煉法輪大法獲新生。然而,在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後,她由於堅持說明法輪功真相,遭唐山開平勞教所殘忍迫害、暴力洗腦險喪命後失去心智,像白痴一樣完全受這些折磨她的人操控污衊法輪功、參與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她表示當時她的靈魂被竊取,「說白了,已經被他們迫害成了傻子、白痴。」

下面是鄭秀芝恢復理智後訴述她的經歷。

修大法獲新生

我叫鄭秀芝,女,四十九歲,是河北省唐山市鋼鐵公司二煉鐵廠(原北區動力廠)給水一車間廢水回收站室的職工。一九九四年我在熱網車間小空壓站室上零點班時,因一氧化碳中毒,留下後遺症,鑑定為八級工傷殘。除了一氧化碳中毒後遺症,我還有肌肉萎縮、風濕性心臟病、胸椎變形、頸椎增生,雙眼視力不到0.1(0.08),頭痛、頭暈,上吐下瀉,心臟每分鐘跳五十五到六十下,並伴有間歇。為能堅持上班,在廠附近租房住(我家離工廠較遠,坐不了班車)。

我的丈夫為照顧我不得已辭退了工作。我因為不能正常吃飯、喝水,抵抗力下降,腰彎成了九十度,做CT也沒有檢查出甚麼病,無法醫治。到一九九六年幾乎不能進食,喝一點水洇洇嗓子也要引起上吐下瀉、頭暈頭痛,心臟病也開始犯,上吐下瀉出來的也不知道是甚麼東西。夏天穿著毛衣,幾乎不能自理,不能照顧幼小的孩子,父母雙親和弟妹還要照顧我和孩子。我給家庭造成了極大的負擔和痛苦。

一九九六年八月底,我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我第一次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時,心中一震,嘴裏重複著「法輪功」三個字,似乎看到從左上方無限遠的天際有一個圓東西旋轉的很快、很穩,由遠而近,在我左上方離我二米遠的地方消失了。從那以後我上吐下瀉的次數明顯減少,腰也在不知不覺間直起來了。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跟著別人去煉功點,到那也不會煉功動作,也沒有看書,只是在那坐著看著別人煉,等別人煉完功,我也好了,一切病症全部消失!

神奇的功法使我真正感受到「真正沒有病是甚麼滋味」,比我年輕時沒病身體最好的時候還要好不知多少倍。其實根本就沒有語言能表達那美好的感受。第二天,我就上班了,身體一身輕。到了班上主任和工友都問我是怎麼好的,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和身體好了的經過,他們都為我高興,也給他們減少了許多麻煩。

從那以後,我開始按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領導分配甚麼活也不挑、不怨,兢兢業業的幹活,善待別人,工作中不等、不靠、不攀,考試也不抄了。有一次廠子裏考試不抄的人獎勵二十元錢,我們車間那時一百多人,聽說不抄的就三個人,一個是大學生,另一個是老工人,再一個就是我。「真、善、忍」大法使我變得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在此僅舉一例,班中有人搬弄是非、對我不好,連別人都看不過去,並想幫我打抱不平時,我用「真、善、忍」的法理解開他不平的心理,使矛盾化解,避免了在工作中打、吵、鬧的現象,使其他職工和作業長都能安心工作與休息,也給以後在一起愉快的工作打下了好的基礎,心態穩定,精力集中,減少了差錯事故。幹好工作,給家庭和領導都減少了麻煩、痛苦。大法師父教導我們:在哪裏都是個好人,事事處處替別人著想。

遭迫害險喪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出於對好人的妒嫉,獨斷專行,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證實法輪大法給世人帶來的美好,我二次進京上訪,都是為了說一句真心話:「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因為這一句真話,在唐山鋼鐵公司某經理及動力廠廠長張毅剛、動力廠黨委書記張威、給水一車間主任王春德和書記張少平(現為二煉鐵廠勞資科長)及唐鋼公安處及北區動力廠保衛科的直接參與下,先後非法強行綁架我到唐山拘留所(路北區長寧道),唐山市精神醫院,豐南看守所,石家莊市精神病院,唐山開平勞教所等地方,遭到非人的折磨與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綁架到唐山開平勞教所。開平勞教所(河北省第一勞教所)是一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剛到那時,我被非法搜身,內衣內褲從裏到外翻一遍,連衣服都要用洗衣機攪一遍,飯盒裏的飯菜也要攪和一遍,衛生紙也要從新卷一遍。甚至有的法輪功學員的棉被、褥子都被拆開,連棉花也被揭開、搜查,有的鞋幫也被拆開。每個屋(他們叫班)關著六、七個或十來個法輪功學員,每個屋都有普教日夜輪流監視、看守,而且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上廁所得每個班輪流去,有特殊情況互相之間碰到都會遭到惡警與普教的惡語中傷。每個屋都是封閉的,一個屋的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都不讓說話,不許閉眼睛,強迫法輪功學員看污衊大法的電視。如果有人不看或說是假的,就會遭到惡警的拳打腳踢或電棍電;有法輪功學員說「不許打人」時,也會遭到警察毆打。

二零零一年六、七月份時,我也遭到了這樣的毆打之後,被強迫繼續看電視並被警察和普教重點監視,不許我的頭和眼睛離開電視,當我眨下眼時,普教都會用拳頭或手捅一下;日夜不許去廁所,在大屋子(教室)裏得坐直了,身體不讓放鬆,雙手放腿上不許動,又累又乏又困;不知不覺稍微放鬆一下,就會遭到警察和普教的拳打腳踢。後來他們又找來不少人渣、騙子把法輪功學員圍一圈,欺騙、威脅、恐嚇。我們開始絕食抗議,惡警魏濤欺騙我們說:「先吃飯,然後有話可以說,好好談談。」結果他一開始是找來幾個人(幫兇,多是已經被轉化的學員),後來是找來十幾人,再後來是二十幾人,把每個堅定的大法弟子都圍的三圈兩圈的,有的大法弟子衝出這種包圍圈,都會被警察或普教抓住、追回,雙臂被狠狠的擰著。當我說話時,他(她)們就都一起七嘴八舌的說歪理,不讓我說話。我想閉眼背師父的講法靜靜心,她們就連拽帶捅、連喊帶叫的大聲說:「你想靜下來不聽我們說話?你幾天幾夜沒睡覺,還不吃飯、不喝水的,你不想聽,也得往你腦子裏灌。不聽也得聽,就從你耳朵往你腦子裏灌,都得給你灌進去!」

剛開始兩天惡警對我說:「現在都一百人輪過來跟你說了(你還不轉化),那也不怕,還有四、五百人呢,都給你輪著說過來。」當時我已經幾天幾夜沒吃飯、沒喝水,還不允許睡覺,在這種雜亂、高聲、極其邪惡的因素滲入灌輸下,在遭到野蠻灌食和不許睡覺的精神與肉體雙重迫害中,頭腦出現昏沉、發脹,身體極度奇異的煩躁,心開始散亂,眼神模糊不穩。在這種裏外雙重邪惡因素高壓下,又出現心跳加快、忙亂,腦神經衰退、脆弱,說不清(大腦)是膨脹、崩裂還是收縮,思維就像停滯了一樣。這時腦細胞就像不存在了,沒有了思維活動,已被傷害的不會思維,已沒有了對事物的正常的思考能力。迷迷糊糊的我只記的惡警魏濤先是一隻手,好像握著東西似的在一側脖子上下的比劃著,嘴裏說某某某在甚麼地方拿甚麼東西往自己的脖子上,說到這就見魏濤一邊說一邊又換了一隻手用同樣的動作在另一邊脖子上比劃著,接著說是怎麼不讓她煉就自殺等話。從這以後,在被他們圍攻迫害中,我的腦子裏總是出現魏濤所說的話和他的那些舉動。隨著影像出現的次數的增多印象也越來越深。有一次,反應的特別強烈,我的右手不自覺的握起了身邊喝水的玻璃瓶,往下一蹾,不知怎的自己已躺在了地上,右手舉著半個玻璃瓶就往自己右邊脖子上使勁來回划動(當時也沒破皮,也沒出血),不知怎的又換到了左手,重複著同樣的動作,上、下、左、右不知來回划動了多少下後,也不知怎麼停了下來。之後,好像甚麼都停止了,甚麼也沒有,甚麼也不知道,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一小陣兒過後,我漸漸聽到忙亂、驚恐、嘈雜的好像是在為我忙甚麼的聲音。好像有人說把我抱小屋去,出血太多,快點送醫院。我沒有思維,也感覺不到我的身體在哪裏,漸漸的感覺身體軟軟的,也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一樣,也沒有任何傷和痛的感覺,甚麼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一點痛都沒有,嘴裏不知說著甚麼。到小屋後我才知道自己被別人抱著。到醫院後,聽惡警魏濤跟醫生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想自殺,自己割脖子。聽到這,我跟醫生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但)我這樣(抹脖子)不是煉『法輪功』煉的。」

到病房後,我才發現自己右手大拇指肉幾乎整個往外翻著,有半個乒乓球大;中指和無名指也有傷口,肉有點外翻。脖子有兩道傷,還有手上傷,我都沒有感覺到一絲的痛。

縫完針又絕食了兩天,惡警魏濤欺騙我說先配合治療,然後送我回家。結果不但未送我回家,反而把我強行關進了小號。

神智失常

小號就是在一間房裏有兩個小屋,各有鐵柵欄,外面還有一層鐵柵欄窗和防撬門。關在裏面不讓出來、不讓洗漱、不給水喝。我再次絕食抗議。灌食的惡警幾次咬牙切齒、陰險狠毒的抓住我的肩膀說:「別給我們找麻煩!」

這次,他(她)們再次找來人渣、騙子輪流圍攻、迷惑、誘騙。在極其邪惡的精神與肉體的最殘酷的迫害下,我再次失去心智,頭腦被邪惡因素所侵蝕,再也沒有一絲的支撐能力,完全沒有了真正的自己,神智不清時放棄信仰。這時的我已分不清好壞善惡,完全喪失了神智,反過來還感謝他們。惡警讓我入黨,我就想入黨(別人告訴我別入我就沒入),說我「自殺」是煉功煉的,我就認為是煉功煉的。他們還惡毒的找來電視台記者採訪、錄像,特意讓我揚起脖子,露出傷口,長時間的錄像,並讓我承認「自殺」是煉法輪功煉的,我就麻木不仁的承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們跟我要錦旗,我就給他們買錦旗,完全站到了邪惡的一邊,欺騙著不明真相的世人,成了它們利用的工具,成了他們的幫兇。說白了,已經被它們迫害成了傻子、白痴。

這就是中共邪黨對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身體健康的人,強制洗腦,最陰毒、惡狠、極其殘酷的精神與肉體的迫害的結果。這時,放棄信仰之後,我的身體健康狀況開始逐漸下降,又出現了一氧化碳中毒後遺症的症狀。二零零一年底,我被丈夫接回家中。

回家後沒多長時間,唐鋼公司的於國普(原動力廠的,現在唐鋼紀委)等人,帶著幾個同樣被轉化的人,來到我家,讓我幫著勸說另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趕快「轉化」,放棄信仰,利用我繼續迫害其他的大法弟子。但是對於我的工作問題卻隻字未提,也沒提讓我上班的事,也沒有給我發放一分錢工資,對我的生活不聞不問。

清醒

回到家後,離開了那充滿邪惡毒素的環境與空間,我的頭腦開始清醒,理智的思考使我明白了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明白了信仰「真、善、忍」完全是對的。當我明白過來時,心情極度悲傷,根本沒有語言能表達那極度的痛苦。

對一個人來說,不能用真正的本性主宰自己,是多麼的悲哀!我深感自己愧對大法師父,我用師父恩賜的「真、善、忍」構成的本性,向師父說一聲「師父,對不起!」

我也愧對自己的生身父母,我用師父所賜予我真誠、善良、忍讓的本性,對我的父親、母親(已過世)、親戚朋友、大法同修、世人眾生,真心的道一聲:「對不起!」

從那以後,我又開始了修煉,身體逐漸恢復了健康。

長期監視、騷擾

二零零六年六、七月份,給水一車間的劉景春(現泥漿作業長)、於國普(現在唐鋼紀委)和二煉鐵廠的一個幹部來到我家,企圖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說唐山地震三十週年,胡錦濤要來唐山,不讓我出家門。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唐鋼二煉鐵廠黨委書記史少輝(現在唐鋼宣傳部)指使給水一車間黨支部書記張金林(原在唐鋼紀委工作)、給水一車間安全員高順喜找到我,以八月份開奧運為名,企圖限制我人身自由,並派一名男職工在我家門前長期監視,直到奧運會開完為止。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給水一車間書記張金林,讓我丈夫在一張表格上簽字:保證「十一」我不去北京。同時,二煉鐵廠書記朱連喜和給水一車間書記張金林都簽了字。

從一九九九年至今,一直沒有給我回覆工作,一分錢工資沒發過,傷殘補助一分錢也沒有,也沒給過生活費。十多年來,每次他們都以我是廠裏職工,假冒「關心看看我」為名,干擾我安寧的生活。我曾經找過史少輝(原廠黨委書記),後來多次找到朱連喜(現廠黨委書記),告訴他自己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告訴他「真、善、忍」的美好,同時要求回覆工作,他都幾次搪塞與推托。最後三次我找朱連喜(現廠黨委書記)時,第一次,他和門衛通話後,門衛不讓我進廠,就連我去廁所都有一個女門衛跟著,從廁所出來時,又發現有三個穿警裝的男門衛在等著。他(她)們既不讓我進廠,也不讓我出廠,更不讓我去找朱連喜(黨委書記),我要求他(她)們和我一起去,那也不行,非讓我去門衛接待室,原來是讓我等他們的隊長。這期間,我給他們講真相,講找朱連喜的原因,最後,他們隊長說:「書記開會,沒時間。」這樣我就走了。

第二次,朱連喜以上班也得辦手續為由,讓我去勞資科。勞資科長張少平(一九九九年時給水車間書記)根本沒提辦手續的事,直接告訴我去門衛接待室,並說有人管這事。第三次,朱連喜以所謂的已經開除為由,又讓我去勞資科,勞資科長張少平又讓我去門衛接待室。

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朱連喜、張少平、劉景春、張金林、於國普、史少輝、魏濤等人,真心希望你們都能理智、清醒,靜下心來認真的思考一下,煉法輪功的人傷害過你們沒有?沒有。你們在物慾洪流中迷失心智,在被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其實你們也是在被利用你們的人所迫害,層層級級,從上到下,都是如此。該警醒了,你們也都是被洗腦了,只是方式與程度不同而已。都知道:欠債還債,欠命還命;欠人精神痛苦的債也得還,而且還有父債子還的說法。真心希望你們找回純真、善良,找回本性純真的自己,給自己選擇一條正確的人生道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