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人生一世,不能碌碌無為的白白的來到世上一回,人活一世,總得幹出一番驚天動地、轟轟烈烈的大事,在歷史的記載中一定要留下寫有自己的一頁,引用經常在一起的一位朋友講的話說就是:「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這就是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的人生觀。當然我的本性並不想遺臭萬年。

亡命之路

在九十年代初,我剛剛二十出頭。那個年代正是中國大地黑社會犯罪開始蔓延、泛濫的時期,基於自己當時的心理狀態,也想去棲身於黑社會,因為喜歡這樣的風險,喜歡這樣玩命。對黑社會頭子很崇拜,甚至開始籌劃著建立一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我的性格是比較隨和的那種,從來不囂張,在日常生活當中很少與人發生口角、摩擦。和朋友相處更是能寬宏大量,甚至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所以能結交各類朋友。然而我的個性中又有那種撞到南牆都不回頭的特性,我認定的事情會不擇手段的做下去。也因此我的內心深處隱藏著一股強烈的暴力、殺氣。

我開始著手做全面準備:為了保持自己頭腦清醒從不去沾酒;為了不影響身體的健康不去吸煙;為了能多對付幾個對手去練習武術、散打,甚至還為了能出特異功能而接觸各種氣功書籍等等;有意的網羅一些可以能和我「共大事」的朋友,學習黑社會幫會中需要的一切技能,並策劃著如何著手搞到黑社會必備的武器。就這樣,我在其中越走越遠,越陷越深。

最終,我的同伙中,有人因盜竊被追捕而後落網;有人因為搶劫被抓,這樣我也被牽連,不得不落荒而逃。

逃亡近半年的光景,覺的不是辦法,索性心一橫,就在家裏等著被抓吧。被抓捕後,一頓刑訊逼供是無法避免的。當時對我的拷打無論怎麼殘酷,我也沒有甚麼想法,只憑著自己的智慧和他們周旋。但是,這過程中,我卻看到了中國公安警察品質的低劣,那幫警察在拷打我的同時的污言穢語,就連我這種人都無法開口去和別人重複。我有生以來都沒有受到這樣的侮辱,自尊心被強烈的傷害,那時我在心裏暗暗發誓:侮辱我的人,我一定會殺了他,一定一定的殺了他!那股仇恨在心底非常非常的強烈。

之前,我只要看到有關打擊黑社會及其各種犯罪的報刊、雜誌,只要兜裏有錢我就會買下來,為的是去研究他們失敗的原因,從中吸取經驗和教訓。正是自信自己有應對警察的能力,才會不懼抓捕,才寧願終結逃竄的日子回到家中。

經過了酷刑的拷問,我的供詞在法律上是半點罪也定不了的。我被關押不到一個月就「取保候審」的形式釋放了。回到家裏我才知道,是家裏花了近四萬的錢打通關係把我「買」出來的。其實按我的供詞法律無法給我定罪,如果供詞可以定罪,即使花再多的錢,他們也不會放我的。但是,買我出來的錢,在當時的年月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因為那個時候在中國有十萬元就可以過一輩子的。我明白了:這是公安警察搜刮錢財的好機會,焉能放過?!

家裏為我就欠債三萬元。錢花了出去,不能挽回,也不好再說甚麼了。但心裏卻盤算:這些錢如果是靠自己安分守己的去勞動掙來,恐怕我得辛苦半輩子,那我這輩子豈不就慘了,碰到機會我一定會來一把,我決不是那麼安分的人,這樣一想,心裏倒也沒有太大的壓力。

生命的轉折

冥冥之中有定數。我想幹的「大事」竟沒有一件成功。而且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的命中出現了一個轉折點──幸遇法輪大法。大法改變了我的一切!

那時候我家附近總能看到有幾位老年人和幾位婦女在一起煉一種氣功,因為從未想過自己和那樣的一個群體會有甚麼關係,甚至在內心裏還嘲笑的他們:一幫子老頭、老太太能練出甚麼功啊!

但是,我對武術、氣功有種特別的興趣和喜愛,只要看到氣功、武術方面的書籍就喜歡買下來。於是我買了法輪功的全部著作。那是一九九六年的秋季,法輪功的書籍只有《轉法輪》、《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卷二)》和《精進要旨》。

看這些書的時候,正是我因工傷在家裏療養,每天有很多讀書的時間。看過之後我知道這個功法和以前看過的、接觸過的氣功都不一樣,這種功法不一般。於是,決定走入大法修煉。

剛一走入修煉我就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過了沒多久,我自己都能感覺到自己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整個來了一個脫胎換骨:我的人生觀徹底改變了;內心變得平和,再也沒有了半點「殺氣」。過去的那一幫朋友也因為我的變化而慢慢的離開我,他們說我學法輪功「浪費了一個人才」。也因為我的轉變,我身邊的那些朋友慢慢的也散了,因為當初籌建組織、灌輸黑社會暴力思想、出謀劃策等等,大都是我在做,我就是他們的核心人物,儘管我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從來都沒有流露過這樣的情緒。也因為我的轉變他們少了犯罪的機會,差不多都能安分守己的過日子了。我給了所有了解我的人一個驚訝,我堅定的修煉大法,對認識我的人都是一個震動,特別是我還能經常和那些婦女、老年人在一起,學法煉功,這真是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鏡,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深知如果不學法輪大法,我的生活會成甚麼模樣,依我以前那樣的思想觀念,會有多少人因我而受到傷害。現在,我欠的債靠自己安安份份做苦工一點點的還了八、九年終於還清,每分錢都是清清白白的自己的血汗錢。我內心為此感到自豪。

在這裏我不能不提及中共的邪惡。一九九九年,江××利用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誣陷的謊言鋪天蓋地。那時候給我的感覺,那個壓力無以言表。

我是一個真真切切在大法中受益從而轉變過來的人,任何的謊言都不能欺騙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的實踐者。當大法遭受誣陷時,我感到的是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過的那種痛苦:我在努力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不傷害任何人的好人,卻要忍受這樣的冤屈,教導自己向善的大法也被這樣造謠、誣蔑,更甚者一起修煉的同修還遭受種種難以想像的殘酷折磨。畢竟剛剛修煉沒有多久,面對中共的邪惡,我以前那種殺氣又開始抬頭,與曾經被拷打、受凌辱時的心態一樣,恨不得馬上拿起刀來殺了那些做惡的警匪。「我寧可不修了,也要去殺了那些壞蛋!」我內心在這樣吶喊。但是,我的理性又告訴我:不要那樣去幹,如果那樣幹了,這個邪惡的政府會利用我給大法製造更大的謠言。我強烈的抑制著自己,實在難以抑制的時候就去同修家傾談,一吐為快。最終,艱難的熬過了那個時期的內心折磨。法輪功學員是善良的,是不應該有敵人的。

我很榮幸今生成為法輪功學員,能成為師尊的弟子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榮耀。我是大法的受益者,在大法中,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沒有大法法理的教導,我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的向善,同時也解救了許許多多可能會被我傷害的人及其家庭。

人世間的語言無法表達對師尊慈悲救度的感恩!我只能把一顆向善的心獻給師尊!

法輪大法好!請大家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