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傳到廣東普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從吉林長春傳出,一九九六年傳至普寧。

普寧,取「普遍寧謐」之意,位於廣東省東南部,氣候宜人,四季如春。

這裏,有著濃厚的潮汕文化,潮劇、漢樂、城隍廟會等民俗風情保留至今。逢年過節,普寧人的祭祖拜神是很熱鬧的場面,雖然如今的拜神已失去其內涵,在人的心靈深處,還是保存著對神佛的敬畏。

九十年代,中華大地掀起了一股氣功熱,普寧地區也隨處可見各種氣功門派,一大清早,公園裏、廣場上、新河邊,各個公共場地好不熱鬧。其中以法輪功最為引人注目。

法輪功有簡單易學的五套功法,同時要求煉功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修心性的同時,能達到身體的淨化,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短時間裏,由只有幾個人的煉功點,擴展到一個煉功點裝不下,分開建立了幾個煉功點。

其它氣功都是一些老年人或氣色不太好的人,主要想通過練功得到身體的健康。而在法輪功的煉功點上,各個年齡階層的人都有,有在校的學生,也有在職的年輕人。學煉法輪功完全是免費的,有好奇人上前詢問,法輪功的義務輔導員會耐心介紹,有心想煉功的,輔導員也會很樂意地手把手地教。無需登記,沒有名冊,想學就來,不想學了也沒人強拉著,完全自由的。一起煉功的不一定都認識,卻都能溶洽相處。在學法輪大法的著作中,每個人都知道如何做個好人,把不好的習性逐漸去除,人與人之間自然能和睦相處,那真是一個祥和的修煉群體。

法輪功沒有任何組織,大家都從心裏想要符合「真、善、忍」的法理,所以做起事來秩序卻是比任何組織都整齊。在法輪功學員組織的活動中,如:租場地放映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大型的集體煉功、開心得交流會等,每個人都盡自己所能去做好。有經濟能力的學員自願出錢租場地,有學員自願負責去清潔打掃衛生,當學員離開時,租用的地方都是乾乾淨淨的。

這是一向以暴力屈服人心的共產黨所無法理解的,以不光彩手段奪取的政權讓共產黨時時充滿危機感,對法輪功如此神奇的凝聚力感到恐懼,發動了一場對信仰的打壓。

一九九九年中共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普寧的各個煉功點被執法部門強行驅散了,站長、輔助員以至所有法輪功學員受到了騷擾、威脅,有的人被逼迫上電視說違心話。一時間,法輪功學員的身心都受到很大傷害。有承受不住壓力的說了違心話的,心裏受著良心的譴責。而不屈服於強權的,竟遭牢獄之災!

迫害初期,學員們抱著對當局的信任,陸續上北京反映情況,遭到遣返,回來後被登記,要求寫保證,寫認識,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抄家、關押。

其實每個與法輪功學員接觸的執法人員都明白,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很多人無奈的說是上面壓下來的。這場迫害拷問的是人的良知,人在選擇著自己的角色。有良知的執法人員就走走形式,或私下保護法輪功學員。糊塗的、一味聽共產黨話的、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執法人員,不同成度上遭到了報應。

比如,佔隴鎮志古寮村村長李俊毫,四十四歲,於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經常帶鎮政府幹部及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家恐嚇騷擾。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九日,李俊毫自駕私家車往東莞外出辦事,在葵潭路段(高速線)撞上一輛正停於路旁維修的集裝車。據說,死時整個人頭拋出路旁。佔隴鎮陂頭村村委人員吳家嚴,幾年來經常帶派出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再次到學員家,恐嚇說「若要繼續修煉法輪功就要抓到政府辦學習班」。三月十三日與一位村民騎摩托車外出,撞上了汽車,腦出血,住進了醫院……

十一年迫害,證明了正信的力量是無窮的,是任何強權、暴力也無法使之改變的。普寧的各種公共場所再也見不到法輪功學員的集體煉功場面,但各種法輪功標語、真相傳單卻是隨處可見。有的學員被無理開除,有的學員為避開中共的非法關押,被迫離開了家,生活拮据。但學員們省吃儉用,用攢下的錢買了打印機,做出各種法輪功的真相傳單、小冊子、光盤。為了甚麼呢?只為了世人都能明白真相,不要受謊言的欺騙,只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

十一年裏,法輪功學員平和講真相的努力,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敬重法輪大法,退出中共邪黨,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中得到了福報,親身驗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我們將感到榮幸,因為法輪大法在普寧弘傳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