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幕後,多少雙敏銳的眼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民間有句俗語: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說的很有道理。當然不想讓人知道的,多是見不得人的惡事,所謂「惡恐人知,必是大惡」。就現今的中國來講,最大的惡莫過於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了,因為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共使盡了古今中外的一切酷刑,太沒有人性、太凶殘了,甚至達到了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的人體器官以牟暴利的地步,而且這種迫害是系統性的,是在中共內部相當多的部門協調下完成的。中共一邊對法輪功學員施暴,一邊對老百姓封鎖消息。

然而,迫害真實地發生著。從海外法輪大法明慧網上揭露的迫害案例看,大多都是中共基層鷹犬的一些罪惡行徑。這些惡徒的手段極其殘忍,其歹毒早已超越了世人的想像,是對人類文明和人類尊嚴的褻瀆。那麼,這些底層的惡徒猶能如此,那些中共高層呢?沒有中共高層的指使,他們敢這樣肆無忌憚嗎?

畢竟是凶殘的迫害,中共上層迫害者當然不希望讓民眾知道自己參與了迫害。偶有不慎,一旦有口實被人紀錄,便不可避免的要成為日後追究其責任的鐵證。當年,江澤民在法國訪問期間,第一次公開表態,把法輪功污衊成是邪教;並且他還把自己關於對法輪功打擊的相關文字整理到自己的《江澤民文選》裏,這無疑是給追究其刑事責任留下了賴不掉的口實。

在十一年的迫害中,中共各級「六一零」對直接參與迫害者或下級「六一零」通常都是採取電話或口頭通知的方式進行的,極力避免留下文字資料,因為有了文字也就等於給人留下了追究責任的證據。這些沒有文字的口頭指令或淫威表態,看似安全,可是能保證沒有人用其他方式記錄嗎?中共各級職能部門內部能沒有仁義之士?也許就在高官們自以為消息封鎖相當嚴密的鐵幕內,在他們忘乎所以的對法輪功學員妄加迫害的指使中,不知不覺的就有人把他們的言行給記錄了下來。

明慧網在今年六月八號有一篇揭露迫害的文章,文章的作者署名是「一名陝西政法系統幹部」。他詳細揭露了原西安科技學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電氣自動化學科教授楊恆青與其子楊昭俊受迫害的冤案。在他的親筆揭露中,我們不僅看到了覺醒世人對法輪功的同情,更看到了中共系統內部的正義之士早已默默地收集相關責任人的罪證了。

對此,這位政法系統的幹部說:「出於做人的良知,我一直利用工作關係之便收集有關法輪功受迫害的各種材料,準備在適當的時候拿出來,作為向那些迫害者追究責任的證據。」他的話雖然不多,但是確實令相當一部份人感到後怕,這些後怕者當然就是那些在中共上層對法輪功發布迫害指令的人。

他在文章中寫道:「他(楊恆青)於2000年向陝西省委寫長信反映法輪功情況,被全省通報批判,當時就有人放出話來:「找個事把他收拾了!」當楊恆青在監獄裏被折磨得身體極度衰弱、不能下床行走時,西安市『六一零』主任張兆雲竟說『死了才好!』」他還說:「2002年,楊恆青一家三口被抓。被非法羈押五個月後,西安市『六一零』按照中央『六一零』負責人劉京的指示,由西安市檢察院將楊恆青和他的兒媳批捕。」

顯然,作者是相當了解內幕的。說「找個事把他收拾了」的人來頭肯定不小,作者雖未明確指出是誰,但這不妨礙日後對說此話的人的追究。中央「六一零」劉京的指示和西安市「六一零」張兆雲的「死了才好」的惡毒語言都是他們將來必須在法庭上面對的。

作者在文章中還把西安市「六一零」怎麼「找事」,借非法妄判楊恆青兒子楊昭俊以達到「收拾」楊恆青的罪惡圖謀揭露的清清楚楚。在作者的筆下,中共系統迫害楊恆青一家的內幕被全部揭露了出來。有些雖未提及姓名和具體情節,但是並不代表作者不知道,他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而沒有直接點名罷了。其實,就他所披露的這些內容,如果條件一旦許可,就完全可以根據他所提供的這些信息線索去收集更加精準的迫害信息。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絕大多數集中在中共的政法系統內。因為中共的政法委直接管理的就是公檢法司等執法和司法部門,而直接掌管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就掛靠在中共各級的政法委裏,「六一零」辦公室主任也大都是由政法委的副書記擔任。這是個對外較為封閉的系統,可是在這個系統內,對法輪功的迫害就不可能是那麼嚴格保密的了。「六一零」要操控公檢法司對法輪功迫害,政法系統內部的工作人員就不可能不了解相關的信息和上級的要求。另外,因為這方面的案件太多,而且對這些案件的處理又是完全違背中國的法律的,想在政法系統內把對法輪功的迫害保密下去,根本就不可能。

當然,就中國大陸的現狀,中共仍然把持著權力。中共的高度集權和系統腐敗好像形成了一個嚴密的系統,然而還是有一部份有良知的人,他們雖說在中共的系統內工作,可是他們卻能夠相對的保持著良知。隨著對法輪功的打擊日漸式微,加上《九評共產黨》在大陸的迅速傳播,相當多的人越來越明白真相,這些人當中當然也包括中共政法系統內的人士。他們看到了迫害的不得人心和參與迫害者的不可救藥,以及中共必然滅亡的走向,他們秉持著做人的良知,悄悄的把犯罪者的罪證收集,並在適當的時候公之於世,這本身就是在止惡揚善,盡一個好人的職責。

從迫害之初一直到今天,始終都有仁義之士在默默地收集著相關責任人的罪證。他們分布在中共的各個系統裏,收集起迫害罪證來得心應手,同時也令中共防不勝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共中央「六一零」辦公室的三個負責人召集了三千名政府官員在人民大會堂開會,討論鎮壓法輪功之事。在這次會議上,「六一零」頭目李嵐清,口頭傳達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最新迫害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這個政策中共當然沒有寫在文件上,而是屬於口頭傳達下去的。外界主要是通過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裏的經歷知道這個政策的。可以說,這個滅絕性政策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總體指導方針,法輪功學員受到的一切迫害也無不與這個迫害政策有關。

李嵐清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他召開的會議,規格應該是很高的吧。當時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勘察設計管理處處長李百根參加了這次會議,後來他到美國後親自指證了這句話的出處。

隨著世人對法輪功真相的了解,相當多的人會越來越關注那些迫害者曾經犯下的罪惡。在中共的迫害鐵幕內,有多少雙正義而敏銳的眼睛在默默的注視著惡人的所作所為。

我們寫出這些,不是為了恐嚇,而是像作者所說的那樣:「出於良心,出於對他的敬佩和對他一家的同情,根據我所看到的材料和從內部了解掌握的情況,向大家披露楊恆青一家受到的迫害、尤其是他的兒子楊昭俊遭受的誣陷,提請社會關注,以扶正祛邪,伸張正義,使楊先生和其兒子的苦難遭遇得以儘快終結,還他們一個公正,清白的真相。」

這位政法工作者在文章的最後寫道:「建議政法界的朋友們,都能通過『自由門』『無界瀏覽』等軟件登陸動態網、大紀元和明慧網,明白真相、辨清是非。俗話說:『善惡有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根據多年的歷史經驗和我了解到的國內外的各種信息,我堅信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法輪功受迫害的日子絕對不會持續太久了。一旦形勢大變,對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是一定要清算的!」

真誠希望那些曾經對法輪功學員下過迫害指令的中共各級人員能夠懸崖勒馬,停止迫害,並在可能的情況下將功補過。在你們發出迫害指令的同時或之後,越來越多的正義之士在關注著你們的所作所為。

在世人越來越明白法輪功真相、迫害越來越不得人心的情況下,勸君三思而後行,還是給自己留條退路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