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突患胰腺癌 法輪功慈悲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

  • 親人突患胰腺癌 法輪功慈悲救度

  • 念法輪大法好 格林巴利症的孩子起死回生

  • 喜馬拉雅山變成了門檻

  • 親人突患胰腺癌 法輪功慈悲救度

    程雨是我的一位住在黑龍江的遠親。二零一零年五月,程雨突然腹痛不止,並逐漸加重,經當地大醫院檢查發現胰頭部腫塊明顯,胰管堵塞,膽囊腫大有膽結石,膽管也堵塞。程雨持續疼痛不止,不能進食,靠二十四小時點滴抑制胰腺分泌物,不到半個月,體重消瘦二十斤。

    程雨的孩子帶著母親病歷和所有檢查資料來到另一省城,經這省城最好的醫院和最好的專家確診為「胰腺癌」。多數專家認為手術意義不大。只有一位專家認為還可以手術治療。

    我得知後告訴程雨: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會得救的。程雨就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聲明,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不久,程雨的孩子們帶母親到哈爾濱醫科大學附院手術,術前醫生再一次檢查,發現所有的病灶都不見了,腫塊消失了,胰管,膽管通暢了,膽結石不翼而飛了,病狀也沒了。這五、六天的變化震撼了所有的知情人。程雨激動地喊:「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感謝法輪大法!感謝李洪志師父!」


    念法輪大法好 格林巴利症的孩子起死回生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家住河北唐山開平一街的小雪的父母接到石家莊學校打來電話,說他們的女兒小雪突然腿站不起來了,急得直哭,老師和同學給緊急送到醫院,讓家人趕緊去。

    晚上九點多,小雪的父母還有她姨到了石家莊和平軍區醫院,醫生告訴說小雪已昏迷,心臟衰竭,需要馬上切開氣管上呼吸機,不然隨時就有生命危險,就等家屬簽字呢。小雪的媽媽急得直哭,爸爸也不敢簽,說等一等吧。到急救室見到小雪嘴裏插著管子,還有心臟監控器,臉色蒼白沒有血色,兩腿冰涼沒有知覺。家人叫她,她睜了一下眼,證明有意識。小雪的姨是法輪功學員,趕緊貼在孩子耳邊告訴她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雪明白似的睜了下眼,小雪媽媽明白了,也念。

    十點多,她姨父從北京找的專家也到了,看了孩子的情況後經過會診說基本確定確診是格林巴利綜合症,這是世界上罕見的一種病,症狀就是人突然腿沒有知覺站不起來,基本沒有治癒的可能。醫生告訴家人病情危急時會上呼吸機,明天準備抽骨髓。

    她姨和她媽媽一直不停的在小雪身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夜裏十二點多,媽媽和她姨看到孩子的腿動了一下,就更堅定的不停地念。到了凌晨五點多,小雪的腿能來回活動了,抓腳心也有知覺了,這時人也醒了,但因嘴裏插著管子不能說話。到了早上七點多,腿能抬起來了,這下可把大家高興壞了,真正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上午,醫生查床看到小雪清醒了,腿能抬得老高,腳心有知覺,左看右摸覺得不可能。醫生認為病人應該是越來越重的表現,怎麼會好了呢?自言自語地說:不可能,是誤診。莫名其妙地直搖頭。他們哪裏知道是法輪大法救了孩子。

    兩天後小雪就出院回家了。一家人真心地感謝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大師!


    喜馬拉雅山變成了門檻

    文/瀋陽市沈河區大南居民

    前幾天,我路遇好友陳姐,她笑著問我:「你說喜馬拉雅山變成像門坎那樣高,可能嗎?」我說:「可能,做夢就能。」她說:「我沒和你開玩笑,這是真的,聽我跟你說……」

    原來,陳姐的母親在二零零七年時得了絕症,瀋陽的幾所著名醫院都給判了死刑,說最多挨不過半年去。幸運的是她母親在這緊要關頭知道了法輪功真相,並由原來的抵觸到自己也學煉起來,結果現在變得比健康時還能幹,家務活全包了,全家人都感謝法輪功的救命之恩。她母親現在常說的話就是:「啥是自己的?就健康是自己的,兒女再有錢、再孝順,他們不能替你難受,不能替你去死。」

    陳姐感慨的說:「媽媽被判死刑時,我絕望了。在我看來,絕症就像喜馬拉雅山那麼高,不可逾越。萬沒想到,在法輪功面前,喜馬拉雅山變成了小門坎,一步就邁過去了。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輪功,會有多少老百姓能死裏逃生啊。」

    聽了陳姐的講述,我很感動,看來我也該學法輪功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